优文网
优秀文学小说推荐

求封念魏圳小说免费资源

一定不要错过目前火热好书《魏爷的未婚妻是玄学顶流》,这本小说男女主角是封念魏圳,主要讲述了:说这栋小洋楼高耸,是因为在这村庄里头,几乎每家每户都是一层的平房,只有这户人家建了一栋小洋楼,站在小洋楼的最高处,能望着村庄周围的平房,如鹤立鸡群的感觉。只是这小洋楼应该也是多年不曾修缮了,楼顶一侧出…

求封念魏圳小说免费资源

《魏爷的未婚妻是玄学顶流》免费试读第16章 小洋楼

说这栋小洋楼高耸,是因为在这村庄里头,几乎每家每户都是一层的平房,只有这户人家建了一栋小洋楼,站在小洋楼的最高处,能望着村庄周围的平房,如鹤立鸡群的感觉。只是这小洋楼应该也是多年不曾修缮了,楼顶一侧出现了一角坍塌。更何况,这小洋楼是“白虎盖青龙”之势。

俗语说,“白虎盖青龙,代代有人穷”。简单来说,“白虎盖青龙”的意思就是白虎位的建筑物比青龙位的建筑物高。

青龙在东方,位于震位。也代表着少阳,少阳也就是男人。白虎在西方,位于兑位,也代表少阴,少阴就是女人。如果白虎盖青龙,那就意味着白虎占据了上方,也就是疾病、女人等占据了上方,压制住了青龙所代表的新生、男人等。会导致家庭不合、家里人多病等问题。

“你怎么回事,不是叫你去跟你爸送饭去,怎么这么晚还在这里窝着?”一把粗犷的农村妇女声音在小洋楼内响了起来,而且周围的平房都听得一清二楚。

片刻之后,小洋楼的门打开了,一名拄着拐杖的男人背着一个背包,艰难地往农田的方向慢慢地挪动。

门打开的时候,封念看到了刚才发出那大嗓门的妇女,在男人出门后仍不依不饶,叉着腰站在门口继续骂着,“我都不知道造了什么孽,嫁给你这个瘸子,还说是大学生呢,能下地干活的都比你利索。”骂完之后,似乎是解气了,又重重地把门关上,发出重重的声响。

与小洋楼相隔的平房内,一个年老的妇女轻轻地摇了摇头,“天天这么闹,也不知道消停会。”

封念的嘴角笑起了一个弧度,她走到那平房前,轻轻地敲了敲门。

“谁呀?”平房内的那年老妇女问了一句。

“您好,我来问个路。”她脸上挂起了甜美的笑容,看起来就像是个迷了路的学生。

那妇女见状,打开了一条门缝,压低声音回答道,“往相反方向走,就能出村了。”说完这话后,就想要立即把门关上。

不料封念的脚尖抵住了门缝,她朝着门缝露出了个大大的笑脸,随着笑脸出现的,还有从门缝内塞进去的一张十块钱,“阿姨,麻烦你,我口渴了,我给您买碗水。”

她其实心里头疼啊,这可是十块钱,能买两桶泡面了,可是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她要把这十块钱算在肖家的账单上。

那妇女笑眯眯地拉开了门,将封念带进了家里头。平房内空荡荡的,除了必要的家具外,没有多余的东西了。

妇女给她递来一碗水,这个碗应该是家里头最好的碗了,可边缘还是有些破损。妇女不好意思地擦了擦手,解释着,“平常这里也没什么外人,家里没杯子,大妹子你将就些。”

封念笑着道了声谢后,拿起碗喝了一口水,这水应该是井水,很甜,没有杂味。“阿姨,怎么称呼您?”

见到她没有在意这些细节,那妇女笑得更开心了,话也多了起来,她自称自己叫田芳,“大妹子,我说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平常这里可没有外人进来过的咧。”

封念早在心里头打好了草稿,脸不红心不跳地撒谎道,“都是老师布置的课外作业,让我们外出到田里照相,我走着走着就迷路了。”

田芳一脸了然的样子,“现在大学生啊,读个书也不容易;我们村啊,就隔壁那个之前读了个大学回来,可还不那样。”她朝着小洋楼的方向努了努嘴。

田芳的话,让她继续顺着话头说着,“读过大学,还在村里盖起小洋楼,很厉害了,说明还是要多读书;我以后毕业后,也要在家里盖一栋小洋楼。”

“小洋楼有什么好,还不是靠——”田芳的话说了一半,似乎察觉到这些话不能当着封念一个外人的面说,她立即转移话题,“我说大妹子啊,喝完水,快点走吧,这村里头可没什么好看的。”

她顺从地点了点头,将水碗放在了桌子上之后,就向田芳告辞,起身离开。

顺着村道往回走去,她看到了刚才从小洋楼内出来的那个男人,旁边一个和他长得有八九分相似的、年纪更长的男人正往口里头塞着窝窝头,照理,到了这样年纪的人,极少还会下田干活,除非家里头没了劳动力。那家人,即使盖起了小洋楼,没有注意格局,现在也是人丁凋零,家人多病的状态。

这村子里头藏了秘密,既然从别人口里问不出,那就让肖家的人来查吧。再说了,到了她去咖啡店打工的时间。

————

午后的阳光从窗台斜斜地映在墙上,暖暖的,如同咖啡店内的温度一般,安静而温馨。

窗户旁边,一名身穿深蓝色衬衫的男子慵懒地坐在沙发上,衣袖半卷,桌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魏圳喜欢在下午不忙的时候,来咖啡店点上一杯咖啡,享受下午的悠闲时光。

忽然一阵喧哗声打破了咖啡店内的宁静。

“怎么回事,这咖啡怎么那么难喝?”这是一名三十出头的男人,正大声地在店里喧哗着。

“又来了,每个月总有那么两三次,比我大姨妈还准时,”和封念一起在咖啡厅打工的常意,走到封念身边,低声说道。

这男人是这条街上有名的泼皮,每天都会挑不同的店铺胡搅蛮缠,店主们不是没试过找治安员,可治安员一走,他又闹的更厉害了,店主们只好息事宁人,花点钱了事,只求这尊大佛赶快走,别影响他们做生意。

封念望了那泼皮一眼,这人穿着一件衣袖口有污迹的衬衫,下巴满是胡渣,浑身都是浓浓的烟味,可她还是从那人身上感受到了鬼气。

忽然一只吊死鬼伸出长长地手臂,从泼皮的背后探出头来,它牢牢地圈住那泼皮的脖子,长长的舌头耷拉在他的脑袋上,口水滴在了他那状如鸡窝的头发上。要是有人能看到,那肯定会被这场景恶心得三天吃不下。恰巧的是,魏圳看到了。

他本就没打算搭理这事情,但他的口袋内发出了阵阵的灼热,他将手伸进了口袋内,一块浓紫色的玉佩正散发出阵阵热意,这是魏家祖上传下来的,能感知到鬼怪的存在。他望向了那个泼皮,正巧看到了封念看到的一幕。

封念心里有了个主意,她的脸上挂起了职业性的笑容,拿起托盘,走向了泼皮。“先生,您好,这是本店免费为您赠送的鱼子酱面包一份,祝您用餐愉快。”

那泼皮愣了愣,原本以为会来的争执一句也没有,反倒是一个长得十分好看的女孩子给自己送上一份面包,他注意到了面包下还放着一张大红色的人民币,原来啊,这是花钱了事呢。他笑着接过了面包,点了点头,安静地坐了下来。

泼皮的安静,让没了热闹可看的人都返回了座位。她趁着周围没人,将一张黄色的符纸贴在了泼皮的背后,那吊死鬼一脸惶恐,它不停地挣扎,想要离开泼皮的后背,可惜一切都迟了,它被吸入了符纸内,就这样化成了灰烬。

魏圳的嘴角扬起了一个弧度,这丫头还真的有仇报仇,吊死鬼被灭后,符纸上的朱砂也一同消散,徒留下符纸上画的一只王八。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