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文网
优秀文学小说推荐

魏爷的未婚妻是玄学顶流最新章节,魏爷的未婚妻是玄学顶流免费阅读

男女主人公叫封念魏圳的小说《魏爷的未婚妻是玄学顶流》,主要讲述了:盲婚哑嫁?两情相悦?魏聪读书一般,但用起四字词语来,还是可以的嘛。哦,封念知道了,原来这位老先生请她来,是要替魏爷和他的未婚妻合时辰,看姻缘的吧。“曾爷爷,你不好意思赶人,我来赶,你给我出——”在看到…

魏爷的未婚妻是玄学顶流最新章节,魏爷的未婚妻是玄学顶流免费阅读

《魏爷的未婚妻是玄学顶流》免费试读第39章 婚约

盲婚哑嫁?两情相悦?魏聪读书一般,但用起四字词语来,还是可以的嘛。哦,封念知道了,原来这位老先生请她来,是要替魏爷和他的未婚妻合时辰,看姻缘的吧。

“曾爷爷,你不好意思赶人,我来赶,你给我出——”在看到封念之后,魏聪的“去”立即咽了下去。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他的债主是圳叔的未婚妻?不,这不可能,她肯定是到魏家来向自己讨债来的。

听到魏聪称呼眼前的老人为曾爷爷,她不难猜出这就是魏老先生魏规昌。

“魏老先生,这合时辰,看姻缘可以改天,您先忙吧。”她站起身准备离开,她一个外人听别人的家事不大好,更何况还是有关魏爷的未婚妻。要是尊城里的女孩子知道魏爷居然有未婚妻,肯定心碎了一地。

对,曾爷爷肯定是请封念来替圳叔合时辰的,她这财迷的样子,怎么可能是圳叔的未婚妻。魏聪也在一旁赞同地点了点头。

“孩子,你等会。”魏规昌示意封念安心坐下,转身对一旁候着的管家吩咐道,“把小少爷带下去。”

或许是得知了她是来替圳叔看姻缘的,魏聪顺从地回去了。

“孩子,刚才你听到了,我就直接说了吧。你和阿圳两人是有婚约在身的,这是你们小时候,我和你祖父给你们定下的。”魏规昌见她一直提及合时辰的事情,自知她应该是误会了自己请她来的目的了。

“魏老先生,您就别开玩笑了,我祖父从来都没说过给我定过人家的事情,”魏规昌的话,让她更加坐不住了。

魏规昌知道,仅凭他的一己之言,是难以让封念信服的。他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封信,递给她,“孩子,这是你祖父留下来的信,你看看吧。”

信封的封口处,是用火漆封住的,火漆上是她熟悉的封家印记。拆开信封,里头的字,她再熟悉不过了,是祖父的字。

“孩子,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想必祖父已经不在人世了——”

这封信,封念来来回回看了三遍,将信上的内容都记在了心里。她将信重新折好之后,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口袋里。

“魏老先生,谢谢您,”她朝着魏规昌鞠了一躬,谢谢他帮着自己保存祖父的信件,谢谢他愿意在祖父离世之后仍遵守承诺。

魏规昌轻叹了一口气,这孩子不容易,父亲死了,母亲离开,还被封家其他人赶了出来;听闻现在一个人租住在凶宅里,也不知道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难怪老朋友当初让他帮这个忙。

“孩子,要是你不愿意——”他也不忍心勉强封念接受婚约,毕竟他的孙子是什么情况他清楚。要是封念不愿意履行婚约,他也会看在老朋友的面子上,尽力提供一些庇护和帮助的。

“我会履行婚约,”封念开口应承了下来,这婚约是祖父替她定下来的,虽然祖父当初是存着让魏家给她提供庇佑的目的,但这份心意她收下了。不过就是一份婚约而已,难道还能难过对付邪祟。

一抬头,发现魏圳恰巧从外头回来,碰巧听到了她愿意履行婚约这句话。

今日,魏圳着了一套深蓝色的西装。很显然,他一进门,就听到了封念应承下婚约的事情。

“阿圳,她就是封念。”魏规昌很高兴她欣然接受了婚约,忙不迭地向魏圳介绍起了封念。

“封小姐,我们又见面了。”他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抬头对上了封念的眼眸,这是一双漆黑明澈的眼眸,灵动又俏皮。

“你们见过?”魏规昌皱了皱眉,他知道魏圳在尊城虽然叱咤风云,可就是讨厌有女人靠近他。这下惨了,封念该不会是被魏圳威胁过不要靠近他的人之一吧。好不容易他要有个孙媳妇了,难不成就这么被孙子吓跑了。

“魏爷好。”她努力挤出个笑容,想要缓解尴尬的气氛,刚才应承下婚约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人家魏爷愿不愿意呢,一会要是魏爷拒绝了,那就真的是忒尴尬了。

“爷爷,这婚约您做主吧。”魏圳的语气不轻不重,听起来情绪平和。

魏规昌思考了几分钟后,这才回过神来,让他做主,不就是答应了。“好好好。”他接连说了三个好字,高兴的情绪表露无遗。

“你们坐,我去吩咐厨房加菜,小念啊,今天在这里吃饭哈。”丢下这话后,他就立即起身离开,将硕大的会客厅留给了魏圳和封念两人。

魏圳不禁有些失笑,吩咐厨房的事情,让管家去做就可以了,何必爷爷亲自去。这不摆明了想让他们两人独处,好私下了解对方吗。爷爷的小把戏越来越多了。

“魏爷,我们俩谈谈?”封念觉得,对于这桩婚约,还是说清楚好点。

魏圳眯了下眸,语气不紧不慢地扬唇问道,“想谈什么?”

“我会想法子解开魏家的诅咒。”她喜欢单刀直入,不喜欢拐弯抹角地说话。

祖父给她的信上提及了他之所以给自己定下这门亲是因为希望魏家能在他离世之后给封念一些庇佑,而魏家愿意与她结亲的原因,就是魏家的男子从不曾活过二十八岁;如果自己能够替魏圳解开这个诅咒,那婚约便可自动取消。魏家给她庇佑,她帮魏家解诅咒,很公平。

他若有所思的目光望着封念那凝若玉脂的脸,他不是不知道,当年爷爷魏规昌为何会活下来,就因为遇到了封念的祖父封自鑫,他的大哥却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在二十八岁那年与大嫂一同因车祸离世,独留下年幼的魏聪一人。而他,也担起了整个魏家的重任,成为了尊城人口中的魏爷。

“随你,不必勉强。”丢下这话后,魏圳起身离开,对于他能不能顺利活过二十八岁这件事情上,他从不曾抱有希望,却也不希望封念为了他付出过多的代价。因为玄术师逆天而行是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

打着饱嗝,拧开了房门,三双视线齐刷刷地投向她。

她望着自己空空的双手,忽然想起来,糟了,把给女鬼和纸人买零食和饮料的事情给忘了。

一时之间,房内的温度下降了几度。

她硬着头皮,打开手机,准备使用跑腿服务,让超市直接将零食和饮料送来。心疼啊,那跑腿费用啊。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