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文网
优秀文学小说推荐

小说《魏爷的未婚妻是玄学顶流》全文免费阅读

魏爷的未婚妻是玄学顶流》是以封念魏圳为男女主角的小说,主要讲述了:陈春妮万万没有想到,要强了一辈子的陈静居然会变成这副模样,还是被她自己挑选的儿媳妇磋磨成这个样子。“妈,你想吃什么?我现在给你买去。”陈春妮努力地挤出笑容,她希望陈静在离开人世之前,能够开心些。“妮儿…

小说《魏爷的未婚妻是玄学顶流》全文免费阅读

《魏爷的未婚妻是玄学顶流》免费试读第32章 残酷事实

陈春妮万万没有想到,要强了一辈子的陈静居然会变成这副模样,还是被她自己挑选的儿媳妇磋磨成这个样子。

“妈,你想吃什么?我现在给你买去。”陈春妮努力地挤出笑容,她希望陈静在离开人世之前,能够开心些。

“妮儿,妈,对不起你。”见到陈春妮之后,陈静原本浑浊的双眼变得清明了一些。她用了全部的力气,指了指她放在脚边的一个铁盒子,“打开,钥匙在枕头边上。”

陈春妮按照陈静说的,打开了那个生了锈的盒子,发现盒子里放着几张照片,其中一张,是蔡育霖四岁时候的最后一张照片。当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她的眼泪“啪嗒”一声滴落了下来。

“报应,都是报应啊。”陈静拼着力气喊出了这话后,急剧咳嗽了几声。急得陈春妮赶紧倒了一杯水喂她喝下。

陈静只喝了一口水,就紧紧拽着陈春妮的手,“妮儿,当年,我为了凑足那三万块给你弟弟娶媳妇,我,我把霖儿给带去了一户人家。”

这些话,让陈春妮忽然松开了握着陈静的手,她大睁着双眼,高声问道,“妈,你怎么能——”她的哭声代替了她的责问声。

她从来没有想过,儿子的失踪,居然是她的母亲一手造成的。十年了,她找了儿子十年,到头来,居然是被她儿子的外婆送人了。这样残酷的事实,无论是谁都接受不了。

————

“外婆没多久就走了,爸妈赶回来之后,按照照片背面上的地址,找到了你。”蔡燕珍只想让蔡育霖知道,他们其实并没有放弃他,相反,他们找了他整整十年,换做其他人,或许早就放弃了吧。

蔡育霖沉默了片刻之后,重重地叹了口气。说实话,他怨过,让他离开郭家的时候,他紧紧拽着姚洁不愿离开,他从未想过,他居然不是郭家的儿子;他恨过,让他回来蔡家,他万分不愿。却从未想过,背后居然藏着这样的真相。

或许是担心蔡育霖想不开,蔡燕珍又开口劝道,“你也别想太多了,我跟你说这些,也是希望你能明白,爸妈从来都很重视你;如果你真的想回郭家几次,可以偷偷回去,我给你打掩护。”

“姐,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蔡育霖苍白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就算他回去郭家又如何,他早就不是郭家的儿子了,何苦增加自己,也增加别人的痛苦呢。

————

尊城大学。

封念一脸疲惫地从教室里头走出来。今天这堂课是英语课,她从小学开始,英语就没有一次考试及格过,每次上课,她都是托着头,看着讲台上的老师的嘴巴一张一合,听得脑瓜儿疼。

“哎,你站住。”

一个人拦在了封念面前,她定睛一看,原来是魏聪。

“现在这个时间,你不是应该在学校上课吗?”她望了魏聪一眼,很快就发现了魏聪身上的异常。

“我给你的平安符,烧了?”平安符上有她设下的玄术阵,现在她感觉不到玄术阵的存在,再加上魏聪身上一股烧焦的味道,她不难猜出结果。

魏聪只好从衣袋里掏出了平安符,只见原本黄色的平安符此时已经变成了焦黑色。

封念见到平安符已经烧成了焦黑色,脸上的神情更加凝重了几分。她自认玄术在封家内数一数二,能将她的平安符烧成这样的邪祟,绝对不简单。

魏聪发现封念的神情从懒散变为凝重,自知事态的严重性,立即将事情的原委完整地告诉给了她知晓。

原来,今日蔡育霖在上课的时候忽然晕倒了,他被人送到医务室之后,魏聪发现他脖子上挂着一个黑色的挂坠,是一条黑色的蛇,那黑蛇活着,还发出“嘶嘶”的声音。

他担心那黑蛇伤到蔡育霖,便伸手想要将那黑色拨开,不料黑蛇居然冲着他张大蛇嘴,直直冲着他的手而来。速度之快,让他来不及躲避。尖锐的毒牙快要咬到他手的时候,平安符忽然发出一道光,黑蛇的牙咬上后,平安符立即发出一阵烧焦的味道,化成焦黑色。那黑蛇也退回了蔡育霖的脖子内。

看样子,邪祟是已经缠上了蔡育霖。难怪之前她看蔡育霖的面相就是印堂发黑,霉运不断。她赠给的话,不用说,他都没听进去半个字。

“那黑蛇一定有古怪,快走,我带你去找育霖。”魏聪拉着她,想让她一定去学校。

“等一下。”封念停下了脚步,她现在的信息太少了,蔡育霖到底是在哪里沾染上邪祟的。那邪祟又到底是什么。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你要多少酬劳,我都给,你先救人。”魏聪见封念的表情凝重异常,担心她不肯出手相帮。

就算魏聪不给酬劳,这件事情封念也管定了,玄术师在替人消灾之时,收取一定的酬劳,是自古以来的规矩,也是与委托人两清的意思。但邪祟伤人,玄术师便有责任要收伏它,不能让它在人间伤害无辜的人。

“你别急,打电话去问问,蔡育霖现在还在不在医务室?还有,你把知道的有关蔡育霖的事情都告诉我,什么都别漏下。”她想要从蔡育霖的日常看看,或许能够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

山神庙外围。

此刻,明明就是正午十二点,阳光最盛的时刻。可山神庙外头却寒气逼人,阴风阵阵。风将周围的树枝刮得“咔咔”作响,如同主人不欢迎讨厌的客人来访一般。

魏聪紧紧跟在封念身后,不敢多发一言。刚才他电话去问的时候,守着蔡育霖的同学告诉他,蔡育霖竟执意离开学校,他们几个人都拦不住。他口里念念有词,说什么要去山神庙还愿。他们这才立即赶到了山神庙来。

“你退远点,有什么状况,你记得一定要先离开。”封念转身望着魏聪,她刚才就不答应魏聪跟着来,是他拍着心口保证不会拖累自己。看在他担心好友的份上,封念这才带来他过来。但要他答应要听自己的指挥。

“好,”魏聪往后退了几步,手里紧紧拽着封念给了小小的桃木剑。时间紧迫,她身上只有这个小桃木剑可以给魏聪护身了。

从山神庙望进去,只见蔡育霖身形直立,跪在了一个破旧的的蒲团上。他背对着,所以封念他们看不清他的情况如何,起码确定了他在山神庙内。这山神庙确有古怪。那邪祟,应该也是出自这里。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