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文网
优秀文学小说推荐

封念魏圳小说叫什么(魏爷的未婚妻是玄学顶流免费阅读)

热门新书《魏爷的未婚妻是玄学顶流》上线啦,主角是封念魏圳,主要讲述了:余昧强只觉着眼前一黑,脸被打得往旁边一歪,这是什么情况,前一秒自己还想养着的穷学生居然当着自己手下的面给了他一拳。他捂着鼻子,鼻骨好像断了。“你居然敢打我!”缓了片刻之后,余昧强才挤出这话。从来还没有…

封念魏圳小说叫什么(魏爷的未婚妻是玄学顶流免费阅读)

《魏爷的未婚妻是玄学顶流》免费试读第24章 报应

余昧强只觉着眼前一黑,脸被打得往旁边一歪,这是什么情况,前一秒自己还想养着的穷学生居然当着自己手下的面给了他一拳。他捂着鼻子,鼻骨好像断了。

“你居然敢打我!”缓了片刻之后,余昧强才挤出这话。从来还没有人胆敢对他动手,不,除了魏圳之外,这是第二个当面对他动手的人,重点是,还是一个女人。

“就打你了,怎么了?”肖嘉盛将袋子交给其中一人后,走到了封念的身旁,怎么说这事情也是因他而起的,他不能临阵脱逃。

“不是让你先走?”肖嘉盛来到她身边后,封念皱了皱眉,她是一时气不过余昧强的所作所为,这才打了他一拳。回过神来,她还是分得清轻重的,将范玲玲的骸骨带走,是他们此行的目地。

“我和你目标大,引开他们注意。”肖嘉盛得意的目光往旁边看了看,示意早已交代好了,让她放心。一会趁着他们引开余昧强的注意,另外一人就会率先带着范玲玲的骸骨离开。

封念见状,掏出了口袋里的印章,在余昧强眼前晃了晃,“午时出世,命格带火。这时辰可是一辈子穷苦劳碌命。”

余昧强知道,这时辰是他的,他将捂着鼻子的手放下,鼻子早已青紫一片了,他指着封念,“把印章放下来,我兴许还能饶你们一命。”

他记得,之前的那位大师也是这么给自己批命的,可他偏偏不信,为了改命,求大师为他设下了埋尸借运阵。这不,他顺水顺风了六年,坐稳了尊城运输业的龙头老大。命还是可改的,什么反噬,什么报应,他才不怕!

余昧强急着将封念手里的印章夺回来,他示意手下围住他们,想要用人数和气势逼迫封念交出印章。

那印章是阴物,上面还刻着他的时辰八字,绝对不能出半分差池。面前的这女孩能说出自己的命格,再加上筒子楼前发生的事情,想来也是个玄术师。要不是她拿了刻着自己命格的印章,余昧强也不想和玄术师对上。

余昧强和肖家的人僵持着,翁家村内的狗吠声此起彼伏,翁家村的人怕是早就知道了有人对上了,但没有一人敢出门查看,他们怕惹祸上身。有些窗户上还隐隐约约能看到人影,是在窥看事情的进展吧。

“就算我把印章给你,也没用了,我早就把阵法破了,你就慢慢地等着反噬吧。”封念率先动手将她左侧的一个人打倒,在人数上他们不占优势,只能从速度上取胜,她已经做好打算,先打出一条路,让带着范玲玲骸骨的人先离开这里,向肖家其他人求救。

在她动手之后,肖嘉盛也上前帮忙,肖家的人分别被余昧强的手下缠住,但都没有退却。而带着范玲玲骸骨的人,直接退到了车辆旁,他记得自己的任务,就是率先离开。

不料,在车辆旁,早有余昧强的几名手下候着了,肖家那人不是对手,被打翻在地,那装着范玲玲骸骨的袋子也被打落,其中一节莹白如玉的骨头,从中滑落了出来。

田芳平房的隔壁就是翁春生的小洋楼,翁春生一家是最早听到动静的人。翁春生的父亲翁前进干枯的手紧紧握着一根木棍,守在了门后,这事情和他们家没关系,可他却担心这些人会不分青红皂白闯进来他们家。

翁春生和翁前进一同守在了门后,对外面发生的事情看得一清二楚。当他看到那一节骨头的时候,忽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满是皱褶的眼角竟滚落了泪珠,喃喃地说道,“玲玲。”

眼前浮现了范玲玲的倩影,她笑着喊了一句,“春生,我在这。”

翁春生竟想要拉开门,出去看个究竟。翁前进和他的媳妇翁菊及时制止了他。

翁菊压低声音骂道,“你是疯了吗?没看到那么多人在,你想找死也别害我。”

没人敢开灯,害怕引得外头人的注意。在黑暗中,翁前进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他们家这是造了什么孽啊,他的婆娘和小儿子死了,春生的婆娘也走了,现在春生续娶的这个又是个母夜叉,时常指使他们爷俩干活,动辄就骂人,这日子真没法过下去了。

————

肖嘉盛带来的人身上都挂了彩,可恨的是,余昧强抓住了带着范玲玲骸骨离开的肖家人,“还打吗?”

肖家人停了下来,但自觉地围在了肖嘉盛和封念四周。

封念冷静地查看着四周,她今夜是带了范玲玲出来的,要是它出手的话,他们在场的人应该能安全逃离,可她不敢赌,她见识过范玲玲对余昧强的恨,范玲玲和孩子要转生,决不能沾染人命,万一范玲玲出来后没能控制,直接要了余昧强的命,那一切可都前功尽废了。

思考了片刻后,她走在了前头,手拿着印章,“余先生,我们谈笔交易吧,借运阵法我也会,放了这里的人,我帮你借运。”

封念的话落下之后,余昧强大声笑了几声,“懂得借运的玄术师不少,我为什么要听你,就算你拿了印章,我也能让大师继续帮我。”

他早已在心里头做了权衡,今夜,这里的人绝不能活着离开,否则他借运的事情就会被整个尊城所知晓。更何况,他认识的那位大师在,还能帮自己继续借运,根本就用不着封念。

余昧强是铁了心要这里所有人闭上嘴了,封念心里只能另做打算,她能护着自己,肖家人只要护好肖嘉盛就可以了,范玲玲的骸骨却无论如何也要带走,这倒是面临的难题了,还有那个被余昧强抓住的肖家人,似乎也不好救下啊。

忽然,寂静中,余昧强身上的手下倒下了几人。待其他人发现之时,余昧强和剩下的几名手下被人围在了中间。形势忽然之间翻转了过来,封念在其中,见到了魏圳的身影。

余昧强也不愧是运输业的龙头,生意场上的那一套他运用得十分娴熟,“魏爷,原来是您啊。今晚的事情,您当看不见,我分尊城一半的运输业务给您如何?”

封念望着魏圳的身影,觉得他似乎和夜色融为了一体。

“就算你不给,我也能要。更何况,今夜可不是我和你过不去。”魏圳的话一落下,余昧强这才发现,这些人不是魏家人,而是调查人员。他一个滑落,脚滑了一下,跌落在地。他知道,他完了。

封念看到了余昧强的面相,开始缓慢发生变化,嘴角下垂、唇薄无棱、下巴尖削,这是晚年穷苦,运势堪忧。

她曾和范玲玲说过,余昧强不是不报,时间未到,现在他报应的时间到了。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