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文网
优秀文学小说推荐

异世桃花别样开全文在线阅读,异世桃花别样开小说免费版

小说:异世桃花别样开

状态:已更新31.38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3-02-28 22:59:58

简介:  女人说:“问世间情为何物,不如自挂东南枝!”  男人说:“你去挂,你敢挂,我就敢砍,就剩个凸树桩我看你怎么挂!”  男人和女人的欢喜小爱情,有些虐恋,更多情深,纵是天下倾歌,不若你我携手,共看细水长流,能找着我这样的,你就得瑟吧你!  …

异世桃花别样开免费阅读

异世桃花别样开免费阅读第14章 四方云动

  端王世子君莫离现身扬州,醉仙阁与楚小公子为美相争,不日入凌云山庄,一时间,四方云动。

  某不知名山野村落。

  满天星斗,三间竹舍,半副篱墙,榕树下的躺椅上眯着一个老人,一身破旧的道袍上打满了补丁,满脸的褶子皱纹,又长又密的白胡子被一根红绳系住,长长的白眉毛垂在脸颊两侧随着主人发出的鼾声一起一伏的跳着舞。

  一个绿衣女童无聊地正逗着破碗里的蛐蛐儿,“早就听说楚凌云膝下只有两个公子,师父,您说师兄的后星在凌云山庄是耍他玩儿的吧?”双手托着腮帮子沉思,“这男人和男人也能成亲?哎,这公蛐蛐儿可是只喜欢母蛐蛐儿啊、、、”

  酣睡的老头睁开了眯着的眼睛,一双睿智的眸子看了眼正主东天那两颗亮星,一颗光芒大亮星大如斗,正是紫微帝星,另一颗光芒柔和却越发明亮且逐渐向帝星靠近。老人看着小童了然的笑了笑,打了个哈欠继续歪头睡觉,“绿衣是个丫头,可你碗里的蛐蛐儿却是只公的。”

  绿衣见怪了师父的为老不尊,白他一眼,回屋睡觉去了。

  夜深,桓王府。

  “哈哈哈、、、”气势恢宏的桓王府书房里传出一串大笑,年近半百可眼里如刀的桓王君风林疑惑地望着自接到一封密件后就大笑不止的儿子,“怎么了?”

  桓王世子君莫超,在众世子中排行老二,脸型刚挺坚毅,剑眉虎目,浓眉大眼,力大无穷能举千斤,是尽出美人的皇室家族里的唯一一个异类。明明是个武夫模样,可人家偏生娶了个人称‘女诸葛’的左云烟。

  这左小姐生得文静秀巧,模样仅限清秀却智计过人。早年曾随着她爹爹左雄十上战场,次次都能巧出妙计智退敌兵,连当今圣上都对她赞不绝口,可这样的姑娘却看中了武夫君莫超。

  三年前,桓王世子八抬大轿将左云烟抬进了桓王府,两年前左将军告老还乡在家颐养天年,二世子君莫超接任左将军,十万左家军尽归桓王府。有兵就有人,有人就有权,是以二世子君莫超成为这次夺位之争中的热门人物。

  此刻他正握着手中的密信笑得欢畅,“哈哈,小六子在扬州为了个女人和楚凌云的二小子打起来了、、、、”把密信递给桓王爷,上面只有几行字:端王世子现身扬州醉仙阁,为了争花魁与凌云山庄小公子大打出手,不日前往凌云山庄为楚庄主夫妇贺寿。

  桓王爷看了不可置否,把纸条递给正用凤仙花做丹蔻的儿媳左云烟。

  世子妃伸手接过一看,秀眉微拧,“扬州?凌云山庄?”

  君莫超走过来搂住她神秘地一笑,“纵然人称女诸葛,夫人也有不知道的吧,小六子这次去扬州还是我促成的。他早就对月香楼的舞仙惜云倾心不已,可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人家姑娘心里早就有人了,前几天我在城门口看到惜云和一个男人上了马车,听说是去扬州,哈哈,小六子还傻乎乎地在月香楼守着呢,我就告诉他了,傻小子还真立马就追到扬州去了、、、”

  桓王爷凝神道,“凌云山庄庄主夫人秦素瑶是端王妃的义姐,端王府和凌云山庄已经十五年没有往来了、、、”

  左云烟眉眼也没抬地对君莫超道,“那你说,老六十几年未踏足过凌云山庄,偏偏这次就去给楚凌云夫妇贺寿了?偶然?巧合?”

  君莫超浓眉一皱,“或许是因这次为惜云已经到了扬州,去看望一下姨母也未尝不可啊、、、”

  纤指一顿,“或许吧,你让人把他盯住了,君莫离这个人我一直看不透、、、”心中已是思虑百转。

  端王世子君莫离,年方二十,无妻无妾武功卓绝,容色倾城风流倜傥,美得雌雄难辨,是青云国乃至整个天下的绯色传奇,一张好皮相揽尽天下女子芳心。京都浔阳上至八十老太下至三岁孩童,人人都以娶他或嫁他为己任,可惜纵使红粉知己遍天下,端王世子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公主上门照样打出去,弱冠之年还是黄金单身汉,纵使他前些时候狂追月香楼的惜云,可毕竟虚无实据。

  这样看似风流潇洒不慕权势的一个人,一个没有弱点的俊美男人,到如今除了几个美貌侍婢,仍还是孤身一人,君莫离此番突然去了凌云山庄,是单纯拜寿?还是要借助凌云山庄的势力?确实让她看不透啊。

  君莫超看她还在深思君莫离去扬州的原因急得挠头,“云儿,小六子不足为惧,现在就是老三,你说谋害皇嗣这样的大罪,皇伯父都只罚他思过三月,难道选中他了?”

  左云烟掩唇一笑,“那什么都不能说明!朝廷局势已是瞬息万变,皇上罚他思过三月,可以是试探他的忠心,也可以是逼出他的野心,我们正好借力打力、、、”

  桓王似乎也想到了什么,慢慢扬起了唇角,只有君莫超急得大叫,“这是要急死我、、、”

  临王府,气氛凝重,后花园弥漫着一阵浓厚的杀气,活物勿近,活人勿近。

  花瓣职业满天飞,剑气四溢,杀意十足,满院子都是舞剑人怒气冲冲的紫色长袍带出的幻影。花圃的角落里还躺着两具尸首,死的是侍茶小婢小月和进来送密件的小厮小凳子,临王府的人都能心照不宣,临王世子很生气的时候还敢来打扰,这明明就是找死。

  原因?因为排行老三的临王世子有病,有一发怒就会乱杀人的怪病。本来临王世子君莫啸也是个俊美不凡身强体健的大好青年,三年前,君莫萧去青阳踏青,也不知是经历了何事,一回来就患了这样的怪病。

  想到儿子的病,临王君风远长叹了口气,捡起地上被鲜血染红的密件走了过去,“成大事者需淡定自若,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不就思过三个月吗,看看你这像什么样子?”

  发泄了一下午,终于平息了心中的暴戾气息,君莫啸又恢复平时那个邪肆魅惑的样子,俊美阴柔身形颀长,面容和君莫离有些相似,虽不如端王世子的天下第一绝色的容颜,可也是天下能排得上号的美人,紫色长袍穿在他身上更加显得贵不可言,长着一双狭长深邃的狐狸眼,全身上下都发出毒蛇般的危险气息。

  对于父亲的训斥他不可置否地挑了挑眉,一伸手接过了那份密件,拆开一看,狐狸眼危险地眯起,凌云山庄?

  看儿子已经冷静下来,临王舒了口气,招了总管过来,“厚葬他们,对其家人予以厚恤,别让人说我们临王府没有规矩,苛待了下人,君莫啸记住,这是你杀的第八个仆人了,你要夺位我不阻你也不帮你,好自为之。”

  白衣白袍的临王渐渐走远,年近不惑,虽然风采不减,依旧是俊眉朗目潇洒倜傥,可岁月刀刀催人老,当年仗剑走江湖的白衣公子君风远,当年冲冠一怒为红颜的青云八皇子,如今心已经老得不成样子了,一念起,万水千山,一念灭,桑田沧海,瑶儿,没有你的日子,我也就这么过来了。

  望着临王离去的深邃的狐狸眼里意味不明,棕色的眸子里似是卷起了冲天大浪,有着吞没一切的霸气和怨恨。拍了拍手,转身走了。

  人都走了,谁也没有发现,从角落里闪出一个瘦小的身影在小月的尸首前跪下,暗暗地哭了许久。

  第二日,桓王世子妃拜访闺中好友临王世子妃乐欣,两个贵妇在一起还能谈些什么,丈夫,孩子,胭脂水粉,发饰衣装罢了。女人说起体己话时间过得很快,不一会儿就到黄昏了,左云烟起身准备回府,走到门口突然就笑道,“我夫君过几日要去扬州访友,我要他给我带些特产,欣儿你要些什么也可一并告诉我,我让他给你也带些。”

  乐欣是个单纯的姑娘没有想其他,张口就来了句,“好啊,你让三世子给我带几棵扬州的梅树,早就听说扬州的梅花开得特别好、、、”

  左云烟应了,对着门外的君莫啸微微颔首一礼,仪态万方的回去了。

  君莫啸暗暗挑了挑眉,微抿了唇角。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