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文网
优秀文学小说推荐

九一之小作家全文在线阅读,九一之小作家小说免费版

小说:九一之小作家

状态:已更新29.07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6-10-09 14:52:41

简介:专栏作家穿回91年高中,从此踏上漫漫写作征途,细细体味平凡人生,创作家乡散文、校园小说、乡土长篇、历史巨著,开发古镇旅游,建立家族企业,逐步成为市作协会员、省作协会员、国作协会员,获得萌芽文学奖、五个一工程、美孚飞马文学奖、茅盾文学奖………

九一之小作家免费阅读

九一之小作家免费阅读第2章 站台上的倩影

  铁锅里的水还没开。

  杨子建把咸菜从小腌缸里取出来,洗了一下,细细地切好。从木柱上提下菜篮子,里面只有空心菜,他三下五除二,把菜叶和嫩杆摘下来——这就是今晚全晚的饭菜。

  “哥哥,水开了。”妹妹听着锅里的动静,忽然喊道。

  杨子建忙走过来将米倒进沸水中,然后就是等待了。

  他和小妹聊学校的事,子珍已经读二年级了,只知道“这个同学好,那个会欺负人,老师很和气”什么的,当稀饭涨上来时,他用菜铲架在锅盖下透气,过七八分钟后,稀饭煮好,舀进铝盆放凉。

  杨子建把锅再洗干净,仅用油盐味精三样,便将咸菜和空心菜炒熟起来。

  晚饭就这么做好了,他看着小妹贪婪地大口大口喝着稀饭,咀嚼着没有什么营养的青菜咸菜,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杨子建内心一阵欣慰一阵酸楚。

  今天是周日,晚上七点,他还得坐火车进城回校,明天又要正常上课,而在这之前,他需要母亲借到钱。

  到了傍晚六点,母亲终于回来了,而且还带回一身尘土、泥猴子似的二弟杨子设。

  母亲脸圆圆的,眼睛有点小,相貌还算漂亮,但生了三个孩子,长年务农,腰围粗得像水桶,脸上晒得又黑又皱,脾气也有些火爆。

  “妈妈,我和子珍已经做好饭菜了。”杨子建心情复杂,感动又羞愧地望着她道。

  母亲二话不说,从口袋里取出一把零钞,塞给长子道:“自打你爸和朋友经营的锯木场失火烧掉后,亲戚们都不愿借钱了,我是差点要跪下了,还好你读书也争气,我这才借到了二十五块钱。五块留家里买油盐,剩下的你拿走,要省着点用。”

  杨子建也不扭捏,接过零钞,都是一块两块的,最大面额也是五块,他叠好,放进内衣口袋里。

  杨子设立即在旁边闹别扭道:“我也要钱,我要买钢笔!”

  母亲二话不话,曲指就给了杨子设的脑壳一个“粟子”,怒骂道:“你哥哥是要进城上学,你要是有出息,全班考个第一给我看看,我就是跪着讨钱,也会给你弄到学费。”

  二弟仍然不甘心地跳到一边埋怨道:“这不公平。我的身服又破又旧,还是哥哥穿剩下的,天天被同学笑话。家里本来就没钱,哥哥还要进城上学,让我们家更穷了!”

  杨子建无话可说,他把母亲与弟弟的碗筷摆开来,然后自己开始埋头吃饭。

  一边吃饭,杨子建一边暗下决心:这二十块钱可以用上半个月,将是我的起始资金,以后不会再向家里要钱了,我一定要想尽办法改变家里的经济状况!

  六点半时,同在一中读书的同乡同学蓝鸿、张桦、刘德成、苗光辉结伴到访,相约一起到火车站。

  杨子建怜爱地摸了摸妹妹和弟弟,然后跟母亲告别道:“妈,我走了。”

  “注意车上安全,记得要和同学呆在一起,不要相信陌生人……”妈妈唠叨地提醒着。

  杨子建认真听着,眼睛一阵湿润,然后在苗光辉的催促下,跨过高达两尺的大理石门槛,离开巍峨的门楼和破旧的大门——说起来,南塘杨家起源于北宋理学家杨时的一支,是先哲的嫡系后人,明朝清朝共出过五个进士,解放前曾是南塘镇的大地主,共和国后,杨家饱受到各种运动的冲击,爷爷和叔爷都上吊自杀,父亲兄弟七个中有四个送人做继子,祖宅三进两植只剩一进一植十几间由两家人住。

  妹妹趴在大理石门槛后面大声道:“哥哥,你要早点回来哦!”

  杨子建挥挥手,与老乡同学趁着夜幕还没有完全降临,还有一些天光照路时,大步朝着镇西的火车站走去。经过出镇路口,在几棵巨大的苦楝树下,一个娇小的少女翘首而望,似乎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蓝鸿大步踏前,与她前肩走着,她是蓝鸿的妹妹蓝雪,在南剑一中读初二。

  一行人有说有笑,走了十多分钟,在夜幕降临时,终于抵达南塘火车站。

  车站虽小,五脏俱全。候车室内太闷热,大家都在站台的花坛边乘凉。刘德成负责把钱收集起来去排队买票,从南塘镇到南剑市的短途站票一人一元,刘德成与蓝鸿初中就在南剑一中读书,升上高中后,他们仍是同班,蓝鸿是七班班长,而他是生活委员,做事稳健热情。

  这年头公路不好走,农村进城,有地方住宿的话,大多乘坐火车,因此小车站里居然有几十个人。

  蓝雪热情开朗,很快就找到了同龄女伴,叽叽喳喳地聊了起来。

  杨子建看着她柔美的秀发、优雅的背臀,飘逸的黛蓝印花长裙,健康结实的小腿裹着白色锦纶丝袜。犹豫半晌,他仍忍不住走去和她搭讪道:“蓝雪,你今天穿得很漂亮啊!”

  蓝雪咧开嘴,礼貌地干笑道:“谢谢,你也很英俊。”

  然后又回头和女伴聊天,显然并不想认识哥哥的同学,一个回家仍穿校服的怪人,她不知道,蓝色白条的校服已经是杨子建最好的衣服。

  杨子建叹了口气,回到苗光辉旁边,这时,刘德成已经买了票,发给大家,然后他们几个不停地聊天,而杨子建只在一旁听着,感受着九十年代的旅途气息。

  七点五分,似乎晚点了几分钟后,火车进站,在车站管理员和乘务员的喝叱下,急于下车的旅客与等待上车的旅客井然有序,最后杨子建与同学上车,不久火车启动。

  铿锵铿锵——

  火车驶过铁路桥,然后经过南塘镇,此时,镇内已经万家灯火,杨子建看着镇南的一个小亮点,那大概是自己的老家了。

  一路火车,闻着这个时代车厢里特有的油味,杨子建感到阵阵反胃,恶心欲吐。

  好在路程不长,大约半个小时后,火车到了南剑市。

  随着同学下车,杨子建又觉得浑身轻飘飘的,精神恍惚,眼皮打架,困得要命。

  浑浑噩噩中,他被两名同学架着,走了不知多少的路,回到了学校宿舍,然后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