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文网
优秀文学小说推荐

大画圣全文在线阅读,大画圣小说免费版

小说:大画圣

状态:已更新30.38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4-09-14 18:26:46

简介:  诗词书画出天地异象,书生提笔敌百万刀兵。文道世界,士子称雄。笑傲江湖里的著名文艺青年丹青生,又能在这个世界做些什么?  修文道铭志,科场诗骂权臣引毒花盛开,第一奇葩异象。  祭丹书铁劵,一十八首战词屠异族三百一十六城,震强汉声威。  拒功名利禄,办一宫九学七十二院,帝王将相尽我门下。  持妙笔丹青,画溪水水流、画青草草动,画龙点睛破壁腾空。  后世扑街打油诗云:…

大画圣免费阅读

大画圣免费阅读第001章 文艺青年丹青生

  笑傲江湖,一个满是杀人狂魔,连绣花针都拿来做杀人利器的世界。在这种地图里混,文化人注定就是个悲剧。比如说丹青生,本是一个大好的文艺青年。但在操蛋的地图背景下,也只能跟着黑木崖的魔头们混社会。

  早些年的时候还好,东方老大虽然爱情观比较前卫,但胜在没什么野心,兄弟们用不着玩命。丹青生和另外三个文艺青年在梅庄谈谈风月,喝喝小酒,给以前的任老大送送饭,日子过的是好不逍遥。

  只可惜,好日子没过几年,就出了事。

  其实向问天那老滑头的算计不算高明,但文艺青年大都比较耿直,再加上令狐冲这个二愣子插科打诨,让被囚多年的任老大越了狱。

  任老大砍死东方老大做回扛把子,令狐冲那二货抱得美人归,梅庄的四大文艺青年倒了血霉。

  大哥黄钟公挂了,二哥黑白子废了,丹青生和三哥秃笔翁嗑了任老大的药,重新拜了码头,才算捡回一条小命。

  可丹青生越发觉得,捡回来的这条命不是自己的了。

  任老大和东方老大完全不是一个类型,少了一只眼睛还是霸气依旧,天天拉人马出去开片。

  砍别人,被别人砍,砍自己人,被自己人砍……

  大家没事写写诗作作画多好,整天这么砍来砍去的图什么啊。就为了一个江湖总扛把子的名分,有意思么?有劲么?

  每次砍人回来丹青生都一个劲的叹气,喝起酒来都没滋拉味的。

  终于有一天,丹青生时来运转,光顾着叹气,忘了去领三尸脑神丹的解药。等到药性发作,两腿一蹬,穿越了。

  (此为前言楔子,故文风略不靠谱。后面嘛,相对靠谱。)

  …………

  …………

  待再度醒来之时,融合的新记忆让丹青生很是亢奋。死后重生,十九岁的身体,这些都不是原因。让丹青生兴奋的,是这个世界。

  这是一个文道的世界,一个文人士子可以掌控天地规则的世界。

  中原六国争雄,塞外胡蛮作乱,依旧少不了打打杀杀。但拳脚刀枪都是小道,文人手段才是主流。

  笔墨为刀剑,诗词做大招。修为深厚的大儒,仅凭一段诗句,便能伏尸万里。受万民敬仰的圣贤,只需手写一字,便可填海移山。即便是少通文墨的外族,也有番僧经文、祭祀战舞。总而言之,在这里杀人,都能杀出文艺范儿来。

  这样的世界,简直就是为丹青生量身定做。

  “公子,您醒了吗?左都御史的管家来了。”一个银铃般的声音,让亢奋中的丹青生豁然惊醒。

  晦气,光想好的,忘了坏的。现在的情况,好像不比以前强多少。

  ……

  这一世,他的名字叫丹生,中原六国之一的汉国人。父亲丹奇云为探花出身的翰林,前途无量。丹生三岁时便出口成章,是凉安远近闻名的神童。如果不是后来的巨变,穿越过来的丹青生,会有一个很光明的未来。

  十三年前,右丞相贾成贤因谋逆罪名被充军流放。因授业恩师吴敬梓被其所害,丹奇云专门作了一首词讽刺贾成贤恶有恶报。

  词由心生,贯彻天地,丹奇云这一首诗竟然达成七品的“冲霄”异象。一股浩然正气,将京师上空的乌云一扫而光。

  这本是美事,可丹奇云是明心境,掌五品文道。这首冲霄之诗的文运高达七品,足足超过了两品的境界。

  “文运”是文道之力,等同于天道的力量,含天地之威。真气属肉躯根基,是引动文运的基础。文道可助推根基增长,但若超过根基境界,利弊参半。

  利者,文道顿悟,根基增强,两者同时突破,是为“横溢”。

  弊者,文道飞升,根基未破,受天地威压反噬,是为“破禁”。

  “破禁”轻则内伤吐血,重则一命呜呼。古往今来的呕血之作,多是因此。

  丹奇云当年诗词冲霄,境界未破,最终“破禁”而死。而更可悲的是,贾成贤后来竟然又被宣布无罪,重返京师凉安,升任左丞相,一时权倾朝野。丹奇云由此成了笑柄,背上了有才无德的小人恶名。

  丹生亦由此受到刺激,从此手抖不能持笔,张口不能人言,品尽世态炎凉。

  ……

  “公子?”门外的人又敲了敲门。

  “醒了,稍等下。”丹青生缓过神,回了一声。

  门一开,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走了进来。

  少女身材不高,显得很是瘦弱,因为经常在日头下劳作,皮肤显得有些黑。小鼻头单眼皮,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美女,但长相秀气,看着很舒服。

  丹青生见女人见多了,但思想还是过于传统。刚起床的时候被一个小姑娘撞到,颇感尴尬。

  “你怎么进来了……”丹青生连忙扯衣服挡住。

  “公子,您今儿个怎么还害羞上了。”少女咯咯一笑,很自然的上前帮丹青生穿衣系带。

  小雨尚在襁褓时,就被丹奇云从街上捡了回来。因为当时下着绵绵细雨,故赐名小雨。念老主人活命之恩,小雨一直不离不弃的照顾丹生,是家里现在唯一的仆人。

  正帮忙给丹青生套袖子,小雨突然惊叫了一声,一把又将衣服扯了下来。

  丹青生又是一阵尴尬:“那个,我还是自己来吧。”

  “公,公子……”小雨难以置信的盯着丹青生的脸:“你,你会说话了?”

  “唔……”丹青生这才想起来,丹生从六岁就开始做哑巴。今天突然说话,的确有些突兀。

  “这个……我本来就会说话,只是几年没说而已。”丹青生搪塞了几句,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小雨在后面张了张嘴。

  仅仅是几年吗?从我记事时候起,好像就没听你说过话。

  ……

  “丹公子,打扰您午休了吧。”

  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奴站在院子里,见到丹青生出来,象征性的拱了拱手,没有半点敬意。

  “我家老爷说,丹家欠下太多银钱,又无他物可卖,只能以地契相抵。君子无信不立,丹大人生前更是重信之人。还望丹公子早日交付地契,免得遭受非议,有损丹家清誉。”

  ……

  老奴口中的老爷,是左都御史郭海,左丞相贾成贤的心腹。但在十三年,郭海却是丹奇云的学生。

  丹奇云非常信任郭海,非但将所学倾囊相授,还将三件至宝交其参悟。可丹奇云身死之后,郭海却在第一时间变了脸。

  贾成贤返京的时候,郭海带头批判丹奇云,编造九大罪状。他自己则成了忍辱负重,最终弃暗投明的浪子。后来在贾成贤的提拔下,郭海平步青云,官居左都御史。

  这些年,郭海一直在资助丹家老少。丹生母亲去世的时候,他也出钱办白事,成就君子之名。不过鲜为人知的是,郭海所有的支出都以朝廷的名义记了帐。日积月累,让丹家欠下了不小的债务。

  ……

  瞅着那老奴,丹青生讥讽的一笑:“郭大人的谦谦君子之风,让丹某不禁想起一位岳姓故人。”

  这一开口,把那老奴吓了一大跳。用力的挖了挖耳朵,愕然的瞪着丹青生。

  “你,你会说话……”

  丹青生没好气道:“我会说话很奇怪吗?”

  老奴张了张嘴,没答上来。

  废话,能不奇怪吗?十多年都没说过话的哑巴,今天突然说话,还这么顺溜……

  老奴的心里莫名忐忑起来,硬着头皮按照郭海交代的继续道:“凉安乃天子脚下,无房产的流民乞丐禁止驻足久留,还请丹公子早作打算。”

  这番话不仅将丹青生污做乞丐,更是毫不掩饰的赶人。

  侍女小雨正好过来,听到这番话不由得杏目圆瞪:“你什么意思?赶我们走吗?”

  “老奴不敢,只是提醒而已。”老奴又瞅了丹青生一眼,径直转身离去。

  “王八蛋!”小雨气愤万分,抄起一把扫帚冲到门口:“你再敢来试试,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

  “小雨,不碍事。”丹青生唤道:“去,把地契取来。”

  小雨急怒:“公子,你被那老狗气傻了吗,真打算把地契给他们?”

  丹青生轻轻一笑。“这京师非我立足之地,区区地契留之何用?”

  “公子!!!”小雨气的一跺脚,声音豁然拔高。

  ……

  她虽然只是个下人,但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愚妇。

  丹奇云虽然背负了小人恶名,但世人也不全是愚昧之徒。她和丹生一直坚守在京师,就是想有朝一日洗刷冤屈,恢复丹奇云清名。如果不是为这个,她也不会在丹生身边这么些年。

  ……

  “小雨,你误会了。”丹青生继承了丹生的记忆,自然知道小雨的性子。“我离开京师,不是逃避,而正是为夺回丹家失去的东西。”

  “夺什么?都离开了怎么夺?”小雨一点都没听进去。

  “父亲的清誉,丹家的尊严。”丹青生走到一口水缸边上,看着水里那陌生而又熟悉的年轻倒影,捏了下拳头。

  ……

  上一世仰人鼻息,靠吞吃三尸脑神丹才苟活于世,最后也没落得善终。这一世到了这文道世界,难道还要重复以前的日子么?

  当然不!

  丹青生眼中一片清明。

  父亲丹奇云背负污名,丹家声誉早毁。留在京师虽可苟活,但境遇怕是与猪狗无异。离开京师必受万难千险,但却是山高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如今这世界文道为尊,乃我辈文人梦寐以求之所。我丹青生大好男儿,岂能再像以前那样做一个苟且偷生之徒?!!

  ……

  “小雨。”丹青生转过身,盯着小雨的眼睛:“继续留在京师,等于把自己置身于郭海和贾成贤的掌心,永无翻身之日。若是想夺回失去的东西,只有离开京师才有机会。”

  “公子,你……”小雨突然感觉不是认识眼前这个人了,迟疑的问道:“可是离开京师,我们能去哪呢?又能做什么?”

  “呵呵……”丹青生微微一笑。“大汉国治下七十二州,州辖三十六府,府下郡县更是无数,何处不能去得?至于做什么……父亲当年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老主人当年做的事?”小雨仔细想了想,恍然道:“公子是想参加科举?”

  “不错。”丹青轻轻一拳砸在掌心,眼中星芒闪烁:“父亲当年也是出身寒门,高中探花才有了后来的地位。功名文位是文贤圣地赐予,贾成贤和郭海就算势力再大也无权剥夺。只有金榜题名,取得不亚于父亲的地位,才有机会洗刷父亲的屈辱。”

  “不过,在那之前,我得先去郭府拜会一下那个伪君子。”丹青生突然语气一顿,轻哼了一声。“功名文位可以等上几年,但父亲的三件遗物,必须现在取回!”

  “公子。”小雨缓过神,盯着丹青生看了好一会:“你不光能开口说话,人也变的不一样了。好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丹生。”

  “你这言语倒也不错。”丹青生不禁大笑起来:“记住,从今天起,我不再是丹生,而是丹青生!”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