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文网
优秀文学小说推荐

毒医风流全文在线阅读,毒医风流小说免费版

小说:毒医风流

状态:已更新10.96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2-09-13 18:19:57

简介:  这年头医生这个职业也太危险了,作为一名医者,居然会给病毒侵蚀,浑身是病毒,还必须医一人,毒一人,翻手天堂,覆手地狱,身怀大杀器还得处处小心,不按要求做就会出现可怕的身体后遗症。。。没办法了,那些看得顺眼的人于是身体健康、长命百岁;那些看不顺眼的人嘛,嘿嘿。。。你懂的啦。  本书255377818欢迎进。…

毒医风流免费阅读

毒医风流免费阅读章2 病毒集中营

  张楚确实觉得自己点子够背的,手才刚触摸到吊扇的开关就觉得浑身麻痹,想要抽手却觉得开关上有一股巨大的黏力,让他的手根本抽不会来,手就这么一直被吸附在开关上。

  这种症状俗称触电。

  当陈大爷用孰料的扫把将他的手挑离开关,他才昏昏沉沉的软倒在地,之后人事不省。

  但是被电的时候,他却清楚的记得整个身体的酸麻胀痛,痛楚让他的异常清醒,电石火光间仿佛各种各样的病毒涌入了他的身体。

  对,是病毒。

  细胞病毒、朊病毒、亚病毒、球状病毒、冠状病毒……不论他曾经在医学院见过的病毒图片,还是实验室见过的活体病毒,就算他没见过的未知奇怪病毒等等,反正他的眼前和脑海都挤满了各种各样的病毒。

  接着,这些诡异的病毒就像商量好了一样,由他的五官七窍、皮肤毛孔、四处渗入,进入了他的身体,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个千万种病毒的集中营。

  他在昏迷之前唯一的感觉就是,他整个就是一个万毒绕身、生命岌岌可危病毒狂人。

  张楚惊恐的张开眼睛,却发现趟在床上,陈大爷一脸关切地看着他,陈大爷的身后站着一群街坊,有刚才搓麻将的妹子、下棋的大爷,斗地主的小青年,将他小小的卧室挤了个水泄不通。

  “哎呦,张医生可醒了,刚才真是吓死我了,足足电了有三分钟啊!”穿着吊带抹胸的妹子眼角带泪,似乎哭过,一边拍着胸脯顺气,一边盯着张楚眼神迷离。

  “阿妙说的正确,可不是,真吓人啊,当时我都认为哥哥给电死了。”这妹子叫张丽,和张楚同姓,所以称呼张楚为哥哥,当然她极想在“哥哥”两个字面前加个“情”字的,就是张楚不许。

  “呸呸,张丽你嘴无遮拦,张医生怎么死得了。”叫阿妙的抹胸妹子听到如此眼圈一红,又欲掉泪。

  “哎呦,哥哥,看我这嘴,真是臭,你莫怪啊!”这叫张丽的妹子一脸的歉意看着张楚,脸泛桃花。

  “楚哥哥,晚上人家再来看你,你可不要再赶人家出去了。”叫阿妙的妹子脸泛红晕,附耳在张楚耳边吐气如兰的嘀咕几句,说完便暧昧地看着张楚。

  张楚一阵头大,阿妙和张丽,这两个妹子早就对他意图不轨,想想都让他头大,现在是非常时期,他可生怕自己和两个妹子发生点超友谊关系的事情,所以索性撇过头,懒得看着两个妹子。

  “好了,张医生人都醒了,应该是没事儿了,大家都散了,让张医生好好休息。”陈大爷看出苗头不对,转过身,开始赶人。

  众人都是张楚的街坊,要么就是受过张楚关照的病人,见他苏醒,大多放下心来,开始纷纷散去,最后人都清光了,陈大爷这才走到床前,脸上一脸的纳闷,感叹道:“刚才张医生你电了足足三分钟,不仅人没事儿,就连皮肤都没灼伤,我是老电工,这事儿真是让我吃惊啊!”

  张楚点点头,自己都觉得怪异,除了触电那瞬间觉得浑身麻痹,被一股巨力吸住之外,他根本没有其他感觉,现在手脚都能行动自如,他是医生,基本上可以断定自己的身体状况,浑身上下除了脑袋昏沉之外,应该是没有什么大碍,能在触电三分钟之后活下来本来就是个奇迹,更奇迹的是他居然一点伤都没有,这就太诡异了。

  “张医生,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陈大爷心系棋局,看着张楚无碍,也准备离开。

  张楚点点头,随后爬起身,待到陈大爷出去之后,他急忙找来工作室里一架仅有的电子显微镜,刚才触电的时候,知觉里浮现出的病毒入侵身体,他必须求证这到底是幻觉还是实情。

  如果是真的,那也太可怕了,他的身体就是个各种病毒的集中营,不仅不能接触外人,还要立刻将自己隔离起来。

  他自己是个医生,只要取一些自己的身体组织就能通过电子显微镜发现一般性的病毒。

  检查病毒,一点点皮肤组织就可以,但是皮肤组织跟空气接触,难免不带有一两种常见的病毒,检测出来的结果意义不是很大,何况他并不是生物学方面的专家,他仅仅是一个医生,而且是一个外科医生。

  病毒这个玩意儿比地球生命的历史还要久远,非常复杂,他想凭借仅有的生物学知识,证明刚才的幻觉,是真幻觉还是真实存在,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检验自己的血液。

  毫不容犹豫的,张楚用针筒扎了中指,让血液滴在低温保存的玻璃片上,然后将玻璃片放在电子显微镜下,眼睛凑上前通过电子显微镜观察自己的血液,这一看之下,他的身体顿时定格在当场,眼睛死死的盯着电子显微镜。

  他的血液中居然找不到任何正常人类血液的细胞核元素,外形看着虽然是血液,但是却全是寄生的病毒构成,用单位已经不能形容病毒的多少了,只能有种类来区分。

  这个世界发现与没发现的病毒到底有多少种?谁也说不清楚,而且他廉价电子的电子显微镜也不能看到更微小的病毒,要看全血液中的所有病毒,非得有上千万的高精度精密电子显微镜不可。

  但是,他在潜意识里有种奇怪的感觉,他敢确定,自己身体里汇聚了这个世界的所有病毒种类,轻者如流感、伤寒,重者眨眼间就能让一个健壮的年轻人瞬间猝死,更有些诡异的病毒那更是让他想都想不到。

  他愣愣看着自己血液样本,和寄生的各种病毒,外形上仿佛很和谐共处的样子,但是天知道什么时候来个病毒大爆发,就算他有上万条生命也不够这些病毒折磨的。

  

  这三年他几乎是悬梁刺股,研究各种医学,博览古今各种中药秘方,除了自己西医的专业,中医的见解也颇有心得,于是他三指搭在左手腕上,只觉得自己脉象四平八稳、弹跳有力、力而不竭、绵绵不绝,绝不是个身患重疾、各种病毒肆虐的垂危之人。

  “奇怪了?”这不由得让他觉得好奇,但凡了解些中医的医生,对手相也是触类旁通,看了一下自己手相,生命线延绵而不绝,绝对是个长命像。

  就在这时,张楚的手机忽然响起,他只能暂时不去想自己血液样本中的怪相,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脸色顿时凝重起来,按下了接听键就问道:“王辉,家里是不是家里出事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