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文网
优秀文学小说推荐

弃妇重生:误惹妖孽邪王全文在线阅读,弃妇重生:误惹妖孽邪王小说免费版

小说:弃妇重生:误惹妖孽邪王

状态:已更新135.58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6-03-31 21:49:45

简介:前世,她怯弱无能,但是重生一世,她是腹黑嫡女!吃里扒外的丫鬟留不得,在自己面前嚣张的丫鬟都得跪下求饶!前世得罪自己的,这辈子都得吃不了兜着走,一个个慢慢来。前世,她嫁入侯府十二年,却落得一双儿女死于非命,自己也被侯爷抛弃沦为弃妇,最后更是死于庶妹之手!这一世,她要让天下美男任她挑选,要让上官侯爷后悔一生,还要让庶妹一生一世受尽折磨身败名裂!…

弃妇重生:误惹妖孽邪王免费阅读

弃妇重生:误惹妖孽邪王免费阅读第一章 弃妇重生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此时此刻,封逐月恍然想道这句话,只是因为她此时此刻很有一番杀人的好心情。

  “小姐,这事情和奴婢又有什么干系?”

  眼前的丫鬟身穿一身素服,本来便是下人打扮,不显得富贵,偏生一张小脸蛋儿红润可爱的很,那皮肤嫩得简直能出水,倒是有那么些富贵模样。面上更是一副不卑不亢,甚至暗暗带着几分得意模样,自称是奴婢,但端得是一副主子的架势,说的话更是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气势。

  “小姐,这不是份例本来就这么多么……小姐的份例,奴婢怎么可能克扣?小姐那话,说的奴婢着实冤枉!奴婢从小跟在小姐身边……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我的小姐诶,您若是真的不相信奴婢……那这事情也就只有去找四小姐理论理论了!”

  封逐月微微眯了眯眼,目光平静如水,却又点了点头,像是听过这丫鬟的话,却又足足一刻不曾回答。

  半晌。

  她缓缓抬起头,目光冷冷扫过那丫鬟。

  对方被那冷刺刺的目光一扫,心下居然生出几分害怕,想着:这封逐月平素可不是这般性子,从前她不管屋子里的事情,性子也怯弱的很,哪怕对着封家最是低下的丫鬟奴才也不敢吭一声。今日这般看着,却是有了些……变化?

  殊不知,此时此刻的封逐月已经不是她昔日以为的那个怯弱无比的封家嫡女!

  封逐月回忆自己前世,嫡女出生,却因为生母早逝而处处受欺于人,从小落得个怯弱的性子,便是身边的丫鬟也敢私下扣她份例欺辱于她!

  后来母家没落,她身后更无靠山,姨娘狐媚,被父亲扶正,她知道自己再无好日子,好在她却因为联姻而嫁入帝都十二公子之首,上官侯府的上官小侯爷,上官云狂!本以为拨云见日,至少能得一世荣华,却不曾想嫁入上官家十二载,她在上官侯府步步为营小心翼翼,为上官云狂孕育一子一女,最后却被冠以莫须有罪名,杖责两百被关禁闭半年落得祸根后又被夫君抛弃,沦为弃妇,不得不回到封家。

  背负弃妇之名,她在封家再无立足之地,落得一生病自知命不久矣,本想这一世也就如。然而不出半年时间将死之时,却听闻自己庶妹被休,之后却立刻改嫁嫁给了她的夫君!而不过多久,自己不过十来岁的一双儿女无故病死!后来无意间撞破一场阴谋,方才知道整整十二年的时间,夫君早与她的庶妹勾结!

  哪怕对方已经嫁作她人妇,两人居然一直暗通曲款!夫君对她无情,她不恨,但是,她的一双儿女死的冤枉,其实都是庶妹阴谋,这一切……上官云狂,你当真半点不曾察觉!?

  嫁入上官侯府之时,她满心感激。

  初见上官云狂那一日,她对他一见钟情。

  可是十二年来,他对她视若无睹。

  她也曾为了让上官云狂苦多看自己一眼至此苦练琴棋书画,后来却听上官云狂说对琴棋书画半点不感兴趣。为了讨好上官云狂,她甚至开始学习齐射。

  她自小在封家吃过不少苦头,身体本就单薄,第一次学习骑马,再度吃尽了苦头,甚至几次跌下马来差点落入马蹄之下。

  上官侯府的下人都要取笑她好歹是嫡女出身一介侯夫人却要做那武夫做的俗事。

  后来她却反倒学会了如何挥一手好鞭子,将那些背地里数落自己的下人尽数教训了一番。那大概也是她这一生唯一扬眉吐气的时候。

  再后来她生下一子一女,上官云狂对她似乎总算稍稍多看一眼,她在上官侯府也终于母凭子贵。只是,只有她自己知道,自从生下一子一女之后,上官云狂就再没有碰过她。

  甚至……

  她能生下一子一女,都不过是出于一场意外。

  她恍然回忆自己这一生,只觉得可笑的很。

  她一生忍让谦卑,换回来的是什么?

  她拖着命不久矣的身子也非得给自己一双儿女讨个说法,却哪里晓得庶妹反倒“大大方方”将那往事尽数说给她听,原来,这一切真的都是庶妹的阴谋……

  她的一双儿女,也根本不是死于意外!

  她却笑着说,自己才是一开始便被上官云狂选中的人,而她封逐月,不过是个替身!她封逐月所拥有的,其实都是她妙之的!

  最后,她被迫服下毒药七孔流血而死。

  她含恨而亡,以为天道不公!却又不曾想到自己得以重生一世。

  三日前。封逐月躺在床上,高烧不退,迷迷糊糊醒来。

  屋内,封逐月躺在一张铺着粗布棉被的床上,这般待遇,就算是封家的下人也不至于。而封逐月面色苍白,奄奄一息,昏迷已经数日。

  她躺在床上,只听着屋外传来丫鬟私下议论的声音。

  “这大小姐只怕是命不久矣了……”

  “呵呵,大小姐?说是嫡出的大小姐,我打小被买入封家做婢女,当时大小姐和四小姐都在选丫鬟,怎么我偏生就进了大小姐这屋呢?起初我还暗暗高兴呢,心想着,这嫡出大小姐,这待遇自然不会差的。最后……呵呵……”那丫鬟这一番话说得嘲弄至极,真是一幅恨不得现在就索性上前对着那封逐月吐上一口唾沫一般。

  封逐月微微眯着眼睛,还未来得及多想,听着外边隔间那丫鬟的一番话,只觉寒心。

  那丫鬟却说越说越上头:“呵呵,要我说,大小姐这一遭病了才好,要是真能索性去了,那才是最好的!四小姐是清姨娘的女儿,这些年来,清姨娘在封家越发得宠,四小姐也是国色天香又精通于琴棋书画,和封逐月一般年龄,但日后前途不可限量……你是不知道,这些日子,四小姐早就在私下找过我……”

  那话越发说的得意呢!

  封逐月听着,却不忍笑了。她说为什么前世自己的一举一动都仿佛被人监视一般,原来是身边出了这么个狗东西!吃着碗里看着锅里!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