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文网
优秀文学小说推荐

八零弃妇甜又野免费阅读,八零弃妇甜又野章节目录

热门网络小说八零弃妇甜又野推荐大家阅读,主角是林小染楚锦源,主要讲述了:晚上七点多,林小染家门外响起刘三长的声音,“小染在家吧?”林小染不用问也知道他过来送信。走到院门处,没有主动开口。刘三长陪着笑脸,递上一封信。“小染这是任家托我送过来的。其实有个大学生丈夫挺好的,你不…

八零弃妇甜又野免费阅读,八零弃妇甜又野章节目录

《八零弃妇甜又野》免费试读第047章 憋屈

晚上七点多,林小染家门外响起刘三长的声音,“小染在家吧?”

林小染不用问也知道他过来送信。

走到院门处,没有主动开口。

刘三长陪着笑脸,递上一封信。“小染这是任家托我送过来的。其实有个大学生丈夫挺好的,你不如给任峰一次改过的机会……”

林小染故意没有接信,“请你把信退回去!”

因为她知道,即便拒绝,刘三长依旧会留下信。

转身走进小西屋。

刘三长把信往院子里一扔,“小染,信我送到了,放你家院子里了,看不看在你。我走了!”

说完,伸长脖子看向小西屋,希望林小染出来。

王晨花非常配合地从大西屋出来,喊道,“小染,别生气!我这就放灶里烧掉信,眼不见为净!”

弯腰从地上捡起信,走进灶房。

刘三长讪讪地说道,“反正信送到了。”

转身就跑。

过了一会儿,王晨花拿着信走进小西屋。

“小染,你快看看这封信有没有用?”

林小染接过信,想到昨天那封信里露骨的内容,生怕污了妈妈的眼睛,于是轻声说道,“妈,你先忙别的事吧,我一个人看信。”

“好。”

王晨花尊重闺女的隐私,麻利地出去。

林小染打开信。

“亲爱的小染:

我好想你!想你美丽的脸庞,白嫩好看的手,想听你那如银铃般好听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想跟你天天在一起……”

只前面这些话还能看下去,后面那些话,比昨天还要露骨,简直超出林小染的想象。

依旧是卷吧卷吧塞到灶房的墙缝中……

翌日早上七点多,张泽开着借来的汽车,到泉水村给楚锦源送中药材。

顺便说了对贾芳的调查结果。

说完之后,还忍不住感叹,“又是一个痴心女啊!贾芳为了去京都跟初恋团聚,先是离婚,后是找各种关系想调过去,连林小染手里新配方的主意都打。”

楚锦源面色平静,“昨天贾芳她妈曾去林小染家,结果被林叔给赶出来。”

张泽笑得眯缝眼,脸上带着探究,“你怎么知道的?”

楚锦源十分随意地说道,“正巧路过,被我听到。”

“这么巧?你该不会故意赶过去吧?”张泽还是觉得他对林小染有意思,“源哥,我得提醒你,最近任峰正重新追求林小染呢!昨天我抓住小偷后,正好遇见刘三长,专门问了一下,他说他给任峰当信使,每天一封信。”

楚锦源心里不舒服,但不愿表现出来。

面色看上去十分平静,“林小染愿意收信是她的事,我作为她的半个师傅,衷心祝福她能跟自己爱的人在一起。”

说这话时,心脏一抽一抽地疼。

张泽嘿嘿一笑,“你能这么想就太好了,我估计他们俩复合的可能性非常大,估计用不了半个月就能有消息。”

楚锦源脸上浮现一丝严肃,“你看上去非常希望他们复合?”

张泽挠挠头,“也不是。我就是觉得林小染以前那么爱任峰,现在任峰意识到她的好,肯重新追求,以后若能改掉打人的毛病,林小染也算得偿所愿……”

说到这里,他忽然觉得有点冷。

抬头看一眼楚锦源。

他的脸上已经降到冰点。

张泽立马找了单位还有事的理由,告辞离开。

若说源哥对林小染没什么想法,打死他也不信。

刚坐进汽车驾驶座,看到林小染愈来愈近的身影。

林小染也看到他,笑着打招呼,“张大哥能遇上你真是太好了,能不能麻烦你一件事?”

张泽没有着急发动汽车,“什么事你尽管说。”

林小染低声说道,“昨天杨美母女带来一些礼品,麻烦你帮忙给她家送回去,可以吗?你的工作岗位可以令她家忌惮,不会再跑过来送礼。她家提的要求,我家无法答应,所以这礼不能收。”

张泽毫不犹豫地答应,“我这就去你家拉礼品,保证九点之前给她家送回去。”

林小染如释负重,“谢谢!”

“不用客气,我走了。”

张泽发动汽车,驶离。

车在林小染的视线中消失后,她才收回目光,准备走进楚锦源家,这才看到楚锦源就在她身后。

“楚大哥,不好意思,刚才没看到你,就没打招呼。”

楚锦源心里酸不溜秋,林小染看到张泽却没看到他,难道他在林小染心中的地位还不如张泽?

是了,林小染宁愿求助张泽,也不开口求助他。

面上表现地十分平静,“林小染,张泽很忙,以后你能麻烦我的事,就别麻烦他。”

经他这么一提醒,林小染想起昨天张泽饿肚子的事。

瞬间有些不好意思,下意识地碰了几下自己的鼻尖,缓解内心对张泽的歉意。

“以后我尽量不麻烦他。你说得很对,他很忙。不过,今天这事还真不能麻烦你,你的伤还没养好,没法帮着退礼品……”

楚锦源轻声打断,“退礼物不用非得我亲自上门。我有我的办法。总之,以后你可以随便麻烦我。”

“好。我知道了。”

林小染嘴上答应,心里却不想麻烦他这个病人。

楚锦源看出林小染的敷衍,但又没什么办法。

暗骂张泽来得不是时候,把表现的机会给抢走。

本来他是想今早上主动提出帮着解决的。

一大早觉得憋屈。

先是听到任峰给林小染连续写信的事,后是错失表现的机会。

林小染却不知他心中所想,跑进院子里的稻草人面前练习腿法。

只是还没踢几下,林小染忽然有些不太舒服。

等她意识到来月经时,裤子已经被血染红。

楚锦源嗅到血腥味,望过去。

“林小染,你受伤还练腿法?不要命了?”

林小染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没受伤,是来月事。女人每月都有的……借你一卷纸和茅房一用,可以吗?”

“当然可以。”楚锦源边往外走边说道,“茅房有纸,我去你家帮你拿一条裤子过来换上。”

林小染没想到楚锦源这么贴心,但不忍心他走那么多路,“不用,一会你借给我一件旧上衣,我挡着回家就行。”

“那好吧!”

楚锦源转身,朝卧房走去。

林小染快速跑进茅房。

等她别别扭扭走出茅房时,楚锦源递上一件崭新的黑色运动上衣……

林小染心中嘀咕,说好的旧上衣呢?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