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文网
优秀文学小说推荐

神医从眼晴变异开始凌振飞周芸何灵秀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神医从眼晴变异开始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它的主角是凌振飞周芸何灵秀,主要讲述了:拥有这样的牌型,疯子自然是得意忘形,他瞅准凌振飞桌面上最多只有三十来万赌注,便索性推了三十万筹码出去。现在,他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将凌振飞的老底都要赢光了。疯子如此连续两次违反常观的叫牌方式,却是让众赌徒…

神医从眼晴变异开始凌振飞周芸何灵秀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神医从眼晴变异开始》免费试读第45章 得意忘形

拥有这样的牌型,疯子自然是得意忘形,他瞅准凌振飞桌面上最多只有三十来万赌注,便索性推了三十万筹码出去。

现在,他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将凌振飞的老底都要赢光了。

疯子如此连续两次违反常观的叫牌方式,却是让众赌徒们不得不服了。

要知道,寻常玩家拿到三条,欣喜若狂之下,是绝对不敢这样下大注的。因为在这样明显的强势迫压之下,除非对方是人傻钱多的傻蛋,一般都是不敢再跟的。

此时此刻,面对着疯子如此强大的攻势,众人甚至都在纷纷猜测,凌振飞绝对不敢再跟了。

毕竟,凭凌振飞这小子手中的牌势,想要翻身,机率实在是小得可怜!

“凌少,我们……撤吧!”

事实上,不止是其他人有这样的想法,就连江浩一看这形势,也是沮丧着脸看向凌振飞,想要劝他们收手。

虽然说凌振飞现在盖牌会立即输掉三十万,但如果不盖,就会再多输三十万!

“撤?呵呵,我要是那种轻易认怂的人,就不会来这里了!”

对于江浩的苦劝,凌振飞却仿似未闻,想都不想便将面前的筹码全都推了出去,傲然盯视着疯子的眼睛。

如此情形,立时便震得疯子与众赌徒们一阵鸦雀无人,全都张大着嘴巴,无人能再发出一声。

看来,疯子这绰号,现在真得易主给凌振飞才对!

此时此刻,疯子也确实被凌振飞这种近乎疯狂的行为所震惊。

只不过,他的心理素质要远比身边那些赌徒要强大得多。

稍许之后,才听他发出一声冷笑,眸中射出阴冷寒芒,直盯着凌振飞,咬牙切齿道:“小子,你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这样一手烂牌,也敢跟我较劲!”

“这才不过是第三张明牌,到底烂不烂,还需要到最后关头才知道吧!”

凌振飞却是无视疯子的厉色,兀自老神在在地说道。

“好,小子,既然你不死心,那疯爷今天便让你死个痛快!”疯子彻底怒了,向荷官使了个眼色,示意继续发牌。

荷官点了点头,轻捻手中的牌尺,在一牌堆里抽牌。

他的动作很缓慢,此时所有人的注意力,也全都集中在他的手上以及他手中的牌尺之上。

因为谁都知道,玩梭哈这种游戏,第四张牌,其重要程度,与底牌无异。

只要第四张明牌来得顺,就算是死局也可以翻活。同样道理,若是这张牌来得臭,前三张牌势再强也得跪!

在无数道视线的瞩目之下,荷官发出了第四张明牌。

而看到凌振飞与疯子各自得到的牌之后,众人所发出的惊呼声,几乎掀开了顶层的楼顶。

只见疯子来了一张梅花A,而凌振飞,来的是一张方块J。

这样下来,双方的牌就更加明显了。

疯子手中是四条炸,而且还是最大的四条A,这是梭哈中仅次于同花顺的牌型。无论底牌是什么,通常情况下都是稳赢的通杀之局。

而凌振飞手中10,J,Q,K四张,虽然构成同花,但底牌不明,情况十分堪忧。

现在四条A都在疯子手里,凌振飞想要赢牌,唯一的结果,便是底牌是方块9,组成9,10,J,Q,K同花顺,才有机会。

可是,这样的机率,实在是缈茫得让人失去最后的信心!

“哈哈哈……”看着摆在面前势头强劲的四条A,疯子更是得意地差点忘了自己是谁,不断地以挑衅地眼神扫向凌振飞:

“小子,你现在想要赢我,简直就是难如登天!好,老子继续压,这次我压一百万!一百万!来呀!小子,有种你继续跟啊!”

牌势的明朗,赫然已让疯子欣喜若狂,他一下子压下一百分万,却是忘了,凌振飞的台面上,已经一分钱筹码都没有了。

“疯哥,你这样厉害的牌,这小子又不是傻子,他哪里还敢跟?”

“不错,疯哥这才叫泼天的鸿运,竟然接连开了四条A!这样的赌运,我看这小子想挡都挡不住。”

“哈哈,确实是想挡都挡不住,再说你们也不看看,奸小子没钱了!”

……

疯子的狂笑声刚刚落地,围观的众赌徒便也跟着起哄起来。

“怎么样,没钱了是吗?那就盖牌吧!”

听到众人的声音,疯子轻蔑地冷眼扫向凌振飞:“小子,这次让你输六十万,只是给你个小小的教训,你也不看看这里是谁的地盘,敢来这里找事!”

“盖牌认输?呵呵……”

对于疯子的嚣张狂态,凌振飞不屑冷笑:“难道你刚才没听见吗?我又岂是那么轻易认输的人?”

语罢,他转首对江浩说道:“再领一百万的筹码来,我就偏不信这个邪了!”

凌振飞很清楚,梁义达让自己来出千,绝对不可能只有区区五十万,现在这是最后一搏,他也绝对不可能轻易放弃!

凌振飞猜得不错,江浩的卡上还有两三百万的额度。但是这一局下去就抛了一百六十万,让他还是不禁有些担心。

而更重要的是,凌振飞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过面前的底牌。如果他看了底牌之后还有这样的自信,江浩的信心也足些。

这样听凌振飞有些信口开河地要求再拿筹码,江浩感觉很是心虚,便试探性地向凌振飞进言道:“这……凌少,要不,咱们……还是先看底牌?”

“不用看。我相信我的运气不会比他差,去取筹码吧!”

凌振飞向江浩露了个淡淡地笑意,继续催促他去取筹码。

其实,身怀透视之眼的凌振飞,早在第一时间就看到了自己的底牌是一张方块9。

他之所以这样一步步跟着疯子的步调走,就是想要让这家伙得意忘形,好在这最后的一着上,大大地将他一军!

“这……好吧!”江浩在临行之前,梁义达多方关照他什么事情都听从凌振飞吩咐。

此时看到凌振飞这样坚持,他没有办法,只得去前台换来一百万筹码。

“疯哥,既然你今天兴致这样高,我就舍命陪君子,好好地陪你疯一疯。”

径将一百万筹码全都推了出去,凌振飞的神情尽显豪迈,向疯子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疯哥,你先开牌吧!”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