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文网
优秀文学小说推荐

战锤之黑暗千年全文在线阅读,战锤之黑暗千年小说免费版

小说:战锤之黑暗千年

状态:已更新46.41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7-04-15 23:24:54

简介:  “伊尔山阁下,众所周知在帝国诸多在册灵能者之中,您可以说是成就和荣耀最高的一位,请问您奋斗和成功的缘由是什么?”  “这个么,应该是跟我喜欢看书有关吧。我年轻的时候特别喜欢那些帝国英雄的传记,像是政委刚特啊,政委雅瑞克啊,政委希法斯·凯恩啊等等那些老一辈的英雄人物。”  “是那些英雄的光辉业绩鼓舞了您吗?”  “不,是那些书的价格。那时以我一个低级军官的津贴,实在买不起那么多大部头…

战锤之黑暗千年免费阅读

战锤之黑暗千年免费阅读第一章 上船

  每日一思:我们都是帝皇手中的金币。

  要塞行星卡迪安的航空港随时人满为患,特别是卖票窗口前排队的这一段,摩肩接踵的让我压力很大,感觉比跟一队奥格林猿人大兵塞在一辆奇美拉里还要恐怖。有很多次我很想摸出个破片手雷把排在我前面那些人给轰掉——帝皇在上,保佑我远离恐虐的诱惑。

  我们都是帝皇手中的金币,看看航空港里这场景,我感慨帝皇的财富还真是用之不竭啊。

  大厅里戒备森严,每隔几十米就有荷枪实弹的士兵在站岗,更有为数不少的流动哨在走来走去。我闭上眼睛开始打盹,任由人潮裹着自己朝售票口那里飘。

  即便在炮火连天的阵地上,空闲时间我依然能随时入睡。保持充沛精力可是一个士兵得以长久生存的秘诀之一呢。

  ……

  “请出示证件。”一个冲我而来的声音。

  迷迷糊糊中,我掏出证件递进窗口里去。证件上熟悉的触感让我清醒了过来,我感觉拿错证件了,可为时已晚,没等我掏出军官证,窗口里那个穿帝国海军制服的中年女人已经把证件从我手里夺了过去,翻开。

  然后她立刻变了脸色,并不自觉的将我的证件读出声来。

  “伊尔山,帝国灵能者,注册等级二B……”

  名字当然不是我本来的名字,毕竟我的母语不是哥特语。注册等级中的二是指忠诚等级,像这个等级的一般会分配到防卫军之类帝国的官方部门效力,一级的则很有可能去国教、审判庭这类核心机构,B是能力等级,ABCD是下哥特语的排行,在高哥特语中对应的则是阿尔法α、贝塔β这样排下去。

  虽然大厅里人声鼎沸,可还是有不少人听到那些话,瞬间我附近一大片安静下来,仿佛连呼吸都要凝结住,紧接着,无处不在的推搡感觉也消失了,人人都争相远离我,在我周围形成一个半径一米的无人空间。他们在我面前隐藏自己的面容和声音,不敢做出任何动作,生怕引发我的怒火导致不可预测的灾难。

  失去人们的掩护,我脚不沾地飘在空中的造型是那样的扎眼。

  打盹时自控能力差,无意识中一丝灵能能量泄露了出来。

  灵能,永远是神秘、引发堕落和难以控制的力量。要不是帝国同样需要灵能者的力量,我们只有毁灭一途。

  人人都是帝皇手中的金币,灵能者属于面值比较高的那一种——但远远不是最高的。

  所以我们必须时时低调,一旦暴露就会造成眼下这种尴尬局面——或者更糟。

  脑海里传来了几道信息,那是同一个大厅里另外几个灵能者,我也早已经觉察到了他们的存在,不过彼此交流这还是头一次。他们纷纷像我传达惋惜、安慰一类的情绪,有一个还不小心把幸灾乐祸的心情也发送了过来。

  一队士兵挤过人群来到骚乱现场,各式枪械从各个角度瞄准我的身体。这还不算是最糟,我有充足的把握在他们扣下扳机前的一瞬间撕碎他们,或者换个低调点儿的做法,抹去现场所有人最近的记忆让他们忘记我的存在……

  不过,我什么都没做。毕竟我是个在册灵能者,地位比普通人高得多。他们这些小面额的金币,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是不敢擅自对我这种级别的人发起攻击的。当然,为了避免某个蠢货走火,我还是悄悄张开了灵能护盾。

  接下来,我被带到某个单独的小屋里。这些设备简陋的单间只有某些地位尊贵的大人物才有资格使用,比如行星总督,或者防卫军将军。

  我早已经把另一本证件,我的防卫军军官证亮了出来,就算防卫军和海军互不统属而且地位矮了一头,我的中校身份起码也能让那些小兵给我敬个礼和拿拿行礼之类的。为防止我拿军衔压人,他们派了个上校出来审讯我——或者说是监视更恰当一些,而用他们的说法则是接待。

  海军军衔普遍较高,就连刚才卖票的那个女人都挂着中尉肩章,换做在防卫军,大多数士兵出生入死二三十年能以少尉排长的身份退伍已经是帝皇保佑了。

  这个上校比我大不了多少,身上也没有什么战火的痕迹,明显是个专职的文职军官——海军的官僚机构之臃肿是出了名的,舰船却在坏一艘少一艘。谁让人家军衔高呢,我只好先敬礼。

  “帝国防卫军,卡迪安第251团参谋长,一级战斗术士,伊尔山中校。”

  “帝国海军后勤部,艾普利乌斯上校。”他用标准的动作举手回礼,一口字正腔圆的高哥特语。作为蛮荒世界出身的穷孩子,我能学会下哥特语已经很能证明我的努力了,好在这两种语言之间没什么交流障碍。

  上校拿着我的军官证翻来覆去,很亲切随和的挥挥手打发那些押送我的士兵出去,只留下我们两个在这个小房间里。

  敢于独自面对一个灵能者,这家伙看起来还不错,应该对得起他的上校头衔。我能感觉到他心中的紧张,不过他脸色控制的很好。

  各自坐下后,他把我的证件还给我,问道:“中校阁下您要去什么地方?”

  “朦胧星域,阿比托克行省,梅尔维德分星区。”

  “梅尔维德……”上校沉吟了一下,“那里有六颗……哦不,现在是五颗行星,其中有人居住的是三颗,您要去哪一个?”

  这个问题就有些出格了。一般来说帝国海军的运输船只负责星系之间的长途航行,星系内部找私人航运就能解决。

  帝国半途囊括数千万颗恒星,有人居住的行星也多达几百万,这位上校一口就能说出一个星系的大体信息,他不会是把整个银河的地图都给记住了吧?他脑子里该塞了多大一块芯片啊?

  “第四行星。”

  “第四……索根,一个蛮荒世界不是吗?是去度假旅行?旅行的话我推荐第三行星艾尔基斯,那个农业世界里有一个花园都市,有免费的军官度假区。”

  上校的行为明显超出了他的工作范畴,热情的让我受宠若惊。很少会有普通人这样对待灵能者的。有句话怎么说的?无事献殷勤……

  “我正处于战斗结束之后的休整期,索根有我的休整兵营。同时我还要开展征兵工作。那里是我的家乡,征兵由我来做会比较方便一些。”我如实回答。

  “您看上去可实在不像一个蛮荒世界出来的士兵。”他很是惊异的上下打量我,好像已经忘记了我的灵能者身份,然后他收起开玩笑的语气,正色道:“由于您正在进行公事,航程是免费的。您可以选择搭乘运兵船,出发时间在一周之后,或者搭乘货船,出发时间……”他看了看腕表,“还有四个小时。如果您选择正常渠道买票乘船,那只能选一周之后那艘了。”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海军会给单人提供免费的船坐,以前坐过几次免费船,那都是随兵团一起的。难道帝皇今天醒过来并且注意到我?好久没遇过如此顺心的情况了。

  或者,他只是单纯的想让我快些滚蛋吧?这才是普通人对待灵能者应有的态度。

  “我想立即出发。”

  “和您一起的有多少人?据我所知,防卫军的休整,是整只军队在一起的,而不像您现在这样只身一人。”

  “我还有个机械仆役为我携带行李。您所说的我的兵团,上次战役结束之后,所有生还人员,现在都在你面前了。”

  一阵尴尬的沉默之后,上校站起身来,“请快些做好准备,飞船很快就要出发,您需要快些赶到空间站上去。”

  …………

  …………

  四个小时看起来不短,可我要从地面搭飞机飞到轨道要塞,在要塞上停泊的几百艘飞船中找到我搭乘的那艘,以航空港的繁忙程度和帝国官僚系统的效率,我能在三个小时内完成这些只能说是帝皇庇佑。

  总算是赶上飞船了。

  “挑夫”级是帝国广泛使用的一种中型运输船,能比较宽松的塞进两个防卫军标准步兵团和他们所需的装备给养,如果不嫌挤的话,说不定能塞进三个。“梅尔维德挑夫”是这些飞船中的一艘,固定跑卡迪安——梅尔维德航线。它跟帝国所有的飞船一样,色泽漆黑,棱角分明,透露着沧桑的历史感。

  我登上飞船时,装货工作还没有结束。装卸工们忙碌的驾驶着由哨兵机甲加装机械手臂改装而成的搬运用机械将一个个庞大的货物箱运上飞船,我很好奇那些箱子里是什么货物。梅尔维德星系有一个农业世界和一个巢城,不仅完全自给自足,还能源源不断的为卡迪安提供大量粮食、兵源和低级工业产品,包括实弹类枪械和破片手雷等简单武器。我想象不出有什么东西需要从卡迪安运往梅尔维德。

  本来还以为要跟货物一起被塞进货物舱的,出乎意料的是,运输船的船长上下打量了我几眼后,二话不说便分给我一间单独的乘员舱。让我不由庆幸今天实在是帝皇眷顾到家了。很显然单纯一身扛着中校军衔的防卫军军官制服是无法让我在帝国海军中赢得这种待遇的,我猜船长肯定已经知道了我的确切身份。

  现在我才想起来,对帝国海军来说,灵能者并非是普通人所传言的那样恐怖,海军与灵能者打交道的机会比寻常人多的多,每艘远航飞船上至少有一个的导航者就是灵能者的一种,没有他们的存在那么任何舰船都无法通过亚空间进行远航,大多数舰船上还配备着星语者,这是专门负责远程通讯的灵能通讯员。由于飞船经常要出入亚空间,飞船上诞生的人中灵能者的比例要远远高出普通人群。

  跟帝国的每个行星一样,一艘舰船通常也被看做一个独立的世界,除了短暂的停泊之外,这些舰船绝大多数时间都漂泊在茫茫宇宙,穿梭于现实空间与亚空间。船员们的子嗣在飞船上出生,成长,成为新的船员,老去,死亡,血肉回归为生态循环系统的材料,灵魂则与巨大的钢铁造物融为一体。走在阴暗狭长的走廊之中,我常常感到有无数的眼睛在默默地注视着我,哪怕早已经熟悉了灵能所带来的种种不祥之兆,这压抑的空间依然让我有些难以忍受。前几次坐船还好些,毕竟是同兵团一起行动。这次可真是糟透了。

  我上船不过短短片刻就已经难受成这样,真不知道那些要在船上生活一辈子的人们日子是怎么过的。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