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文网
优秀文学小说推荐

行尸修真界全文在线阅读,行尸修真界小说免费版

小说:行尸修真界

状态:已更新40.47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0-03-15 13:02:55

简介:  张德亮告别了俗世的江湖厮混,来到茅山派当了一个外门弟子,每天靠着下山采买的便利贪点小钱,这种日子直到他遇到了本门的镇派仙尸后才发生改变。  若大的修真界充满着各种秘密,远古仙人的洞府,奇异诡诈的阴谋,盘根错节的利益,这里是修真界,一些妄想窥破天机得道飞升之人的修真界。  ——————————————————————  修为:凝气,筑基,金丹,元婴,出窍,化神,小乘,大乘。  …

行尸修真界免费阅读

行尸修真界免费阅读第一章 镇派仙尸

  张德亮是个道士,准确点的说他是个茅山道士,不过他在茅山的时候也就是个打杂的外门弟子罢了,跟着师兄们,偷学了几招没什么威力的小法术,平时下山的时候依仗着手底下那有限的几招小法术骗骗吃喝也乐的自在。

  “呦!张道长,什么风儿把您吹来了?快快!!里面请,里面请。”

  这是茅山下的城镇里一家不大的酒馆,一个大大的酒葫芦外加一个写的还算工整的酒字,正反两面的印在了酒旗上,高高的挂在了酒馆的屋檐上。小酒馆不大,上下两层加个自己家里人住的小后院,一层放了四五张桌子,二层除了二张桌子外,还特意弄个了小间儿,显得有那么点档次。

  张德亮一手背在后面,一手故做高深的缕着下巴上那一撮小胡子,迈着方步就走了进去,门口的小二一边热情的喊着张道长,一边赶紧领着张德亮上了二层的小间儿。

  今天张德亮从山上下来是买米的,茅山上那大小道士没个一千也有八百了,不过大都是外门弟子。那些大大小小的道士,一个个成天只知道抓鬼降妖打坐烧香的,每天的吃食着实不少。

  所以隔三差五的,就派那么一两个外门弟子下山买些米面啥的,这次正好轮到张德亮,按理说这出外买东西的活计应该算个美差,因为往常张德亮每次买完东西回去,总能从里面扣下来点银钱放入自己腰包。

  可前阵子那负责外事采买的管事换了人,每次给的钱都是算的整整的,一下子就让大家少了许多油水,这让那些负责采买的外门弟子私下里没少骂他,虽然就算这样也能扣下不少,但比起以前却少了一大半还多,这让拿惯了手吃惯了嘴的张德亮也加入了其中。

  店小二一边走着一边语带恭敬的说道:“张道长,上次您老人家给我媳妇请的那张仙符还真是灵验,这刚没几天的功夫,我媳妇那头疼的毛病就好的差不多了。”

  张德亮淡淡的笑了笑,慢悠悠的说道:“嗯,本道爷给请的仙符还能有错?些许小事以后就不要提了。”

  虽然张德亮嘴上说着不要提,但这心里却委实很是得意,没想到一张定神符还能治头疼的毛病,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当初也就是随便那么一试罢了,毕竟老在人家酒馆白吃白喝的也不那么好意思。

  听了张德亮这话,店小二赶紧说道:“那哪成呢!张道长您那是耗了仙力的,再说我那媳妇的头疼病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一疼起来那真是硬生生的往墙上撞啊。”

  张德亮微微摆了摆手,随后撩起道袍坐了下来,拿起桌上的茶壶自己倒了一杯。

  店小二又道:“要不张道长,店里昨儿个刚买了条黑狗,那毛色黑亮黑亮的,现在正在后头收拾着呢,您老要不来点?”

  张德亮一口口的抿着茶水,半闭着眼睛微微的点了下头,那淡定从容的样子要让不知道的人见到了,还真以为是什么得道的活神仙呢。

  店小二看张德亮点头示意,立马转身就下去张罗了。

  等到张德亮吃饱喝足的出了酒馆,抬头看看天色也差不多了,甩了甩那还算干净的道袍就朝着山上走去,至于买的那些东西早就让掌柜的派人送上山了,毕竟两家常年这一买一卖的早就熟的不能再熟了。

  张德亮出了镇子就拐上了一条小道,从这再往前走那么小半个时辰,就能看到茅山派的山门了,可就在张德亮正不紧不慢的往回走时,冷不丁突然看到前方突然出现了几个黑点,正速度不慢的朝着自己这边飞快的赶来,同时嘴里好像还在呼喊着什么。

  等前面那几人又跑近了不少,张德亮才看清楚,感情从那几人的装扮上看,都是门派中的内门弟子,只是看他们脸上慌张的样子好像出了什么大事儿一样。

  就在张德亮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的时候,突然感觉这天怎么变阴了,随后迷惑的抬头那么一瞧,吓的张德亮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脸刷的一下就白了,那还有刚才在小酒馆的那仙风道古的摸样。

  只见此时,在张德亮的头顶正悬着一人,说他是人又有些勉强,因为这东西穿着一件浑身锈迹斑斓的锁甲,而且那身盔甲上面还贴着密密麻麻的符咒,头戴一顶罩面铁盔,还有那漏在外面的双脚双手,皮肤的颜色却是白森森的有如死人,尤其是在那惨白色的皮肤上,还画着歪七扭八的各种线条,光是看着就让人从心里冒凉气。

  张德亮坐在地上怪叫一声:“啊~我的娘啊,镇派仙尸怎么跑出来了!”随后张德亮就连滚带爬的往小道旁边的草丛里钻,他算是看出来了,这没准又是那个派里的前辈在研究什么东西,一不小心就把这茅山的镇派仙尸给弄的自己会跑了。

  说起来这镇派仙尸也确实有一段故事,张德亮曾经听自己的师傅说过,这镇派仙尸其实也是一位茅山弟子,但是人家混的好,刚进山门就拜了一个好师傅,加上那人天赋异禀,聪慧过人,没到十年的功夫就练出了金丹,运气可谓是好的不得了。

  可到了后来这运气好像是用完了一样,先是练功的时候出了岔子,然后就一直在后山修养,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在某一天的时候突然就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自从那以后,这具仙尸就变成了茅山派的镇派仙尸,为了能了解事情的真相,派里的前辈们一直都在研究这具仙尸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在茅山派已经不是什么大秘密了。

  不过这些东西,都离张德亮有些遥远,张德亮现在想的只是如何保命,不过要说张德亮别的本事你可以说他没有,但装模作样狐假虎威,逃命保身溜须拍马却是他的拿手好戏。

  本来这人在没入茅山的时候就不是什么老实人,可架不住他那得了重病的老爹的一再要求,最后只得离开了逍遥快活的日子,进茅山当了一个普通的外门弟子。

  只见张德亮利索的钻进了旁边的草丛里,然后就那么直接一趴,一动不动的比死人还像死人,要说张德亮正经练过小半年的龟息功,但那毕竟是普通的江湖伎俩,也不知道对这仙尸好用不好用,不过张德亮听派里的师兄弟好像叨咕过,这僵尸说白了再厉害也是个死物,耳不能听眼不能看,全靠着对活人的活气来辨别,如果以后遇到僵尸失控的时候,简单的躲避方法就是闭住呼吸,那僵尸就找不到你了。

  可这次好像是该他倒霉,没等他缓过劲来就感觉后背上有人,同时远处那几个同门的奔跑声也是越来越近,张德亮暗呼倒霉,心想算了,反正左右都是躲不过去了,爷我就在这趴着了,怎么着吧。

  张德亮破罐子破摔似的趴在地上动也不动,可等了半天也没见上面那仙尸有什么动静,可却明明的感觉那仙尸就在自己上面悬着呢,最后张德亮咬了咬牙,壮着胆子往上面瞅了一眼。

  只见那仙尸正悬浮在张德亮的上方,一双黑洞洞的眼睛竟然直直的看着他,尤其诡异的是从那双本应毫无生气的双眼中,竟然微微的闪现着妖艳的红光,张德亮的心脏随着那红光的闪烁一上一下的紧张的要命,心想这仙尸不会是饿了吧,难道要拿我张德亮当果腹的食物不成,想到这里更是吓的不知如何是好,一人一尸就这么互相的看着,场面诡异至极。

  幸好这诡异的时间持续并不长,只一会儿的功夫,刚才那些在后面追赶仙尸的茅山弟子便跑了过来,然后便纷纷祭出各自的法器,又行动迅速的排了一个小天罡阵,把仙尸连带着张德亮一起围了起来。

  师兄们的动作无形中转移了张德亮的注意力,心里数数围在周围的共有那么九人,大多是内门的弟子,其中还有那么一个领头的老者,应该是本派的长老。

  只看那领头的老者,红光满面,脸色不怒而威,身穿一袭白色道袍,手上还拿着一柄清墨色的长剑,只见他对着周围的人说道:“速速布阵,一定要坚持到掌门和众长老到来,千万不能让仙尸走脱。”

  周围众人齐声称是,然后各个面目凝重的摆好了架势,却是无一人多看张德亮那怕一眼,看来这些人是直接就把张德亮给忽略过去了,而张德亮看到这里却是心中暗骂,这帮不顾同门情谊的杂毛道士,道爷我怎么说也是茅山弟子,虽然现下身处险境,那还不是因为你们的原因。

  说来也怪,就在周围众人,准备拼了老命也要困住这仙尸的时候,那悬浮在场中的仙尸却是毫无动静,不管周围的人是祭起法器也好,摆出法阵也罢,好像跟他是毫无干系一样,仍是那么静静的悬浮在半空,一双眼睛仍旧是盯着张德亮看个不停。

  看到仙尸的反应,好像并没有突围而出的意思,众人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这要真是打了起来,他们心里还真是没底,要说这仙尸虽然是个死物,但是在实力上却是无比强悍,全茅山派要论单打独斗没一个是他的对手,就算集齐各大长老,要想抓住他也是难上加难,何况这仙尸还是茅山派的宝贝,还不能往死里打,充其量只能是给他封住,这更是让众人心里毫无把握。

  看到仙尸没有动静,这时才有人注意到在那仙尸下面还有个人呢,只见方才开口的那红面老者冲着张德亮说道:“你是何人?”

  这句话一出,没把张德亮气死,心想我浑身上下这一身行头你还看不出来我是干什么的,你眼睛让猫抓了咋的,但话一出口却变成了:“长老,长老救我啊,我是张德亮啊,外门,外门弟子张德亮。”

  那红面老者一看原来也是茅山派的人,面色一缓说道:“哦?既然这样,那你慢慢的,嗯,你慢慢的继续趴着吧,记得千万不要惊动仙尸。”

  张德亮一听这话,本有些喜色的一张脸顿时又变的苦不堪言,心想这什么狗屁长老,竟然让道爷我继续趴着,还是慢慢的趴着,你给我过来慢慢的趴着看看,真是气死道爷我了。心里虽然骂个不停,但面上却仍旧对着那红面长老谄媚的一笑,然后便又老实的趴着不动。

  周围的气氛为之一静,众人就这么不尴不尬的站在原地不动,谁也不知道到底该如何是好,心里唯一期盼的就是,希望在派里支援到来之前,这仙尸不要跑了就好。

  不过要说这场中最难受的,莫过是张德亮了,要是平常的话,这么趴着到是没什么,可现下的气氛却紧张的他一头冷汗,心里是这个菩萨那个神佛的全都拜了个遍,祈求上面的那个大爷不要有什么举动,就算您老要跑的话,也千万别牵扯到自己。

  可这事情的发展却完全背离了张德亮的想法,只见那仙尸盯着张德亮半晌后,突然毫无征兆的右手成爪,一股吸力顿时从掌心喷出,立马就把张德亮抓到了掌心。

  突遭变故吓的张德亮小脸煞白,周围众人更是一阵骚动,心说这小子歹命,看来今天这条小命是料这了,可想是这么想,却无一人敢上前来,大家心里都清楚这镇派仙尸到底是个什么存在,凭借他们现在的人手,实在是无取胜的希望。不过话又说回来,毕竟是一个还没正式拜入山门的外门弟子,张德亮在茅山派众人的心中确实没什么份量。

  只见这镇派仙尸把张德亮抓到眼前,看着张德亮那一张煞白的脸,眼里冒着古怪的红芒,就这么端详了一会后,竟然还用鼻子上前闻了一闻,脸上的表情竟然还露出了一丝疑惑的神情。

  这番举动更是让张德亮心如死灰,感情您老人家在吃人之前还要看合不合口味吗。心说就我这小身子骨儿,要肉没肉的,虽说二十几年来没做过什么粗活,但是天生就一副黑瘦黑瘦的排骨状,实在是没什么嚼头,可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的,嘴里却无论如何也没勇气说出口,现在张德亮就连喘气都感觉十分困难,暗想今天看来真的是没跑了,活了二十来年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么个死法。

  这时只见这仙尸,用左手随意的在张德亮的手臂上一划,顿时在他的手臂上就划出了一道血口,一丝丝鲜血顺着张德亮的手臂流淌下来,然后这仙尸又用手粘了一些血迹慢慢的放在嘴边,伸出舌头添了一添。

  这种场面让周围众人只觉得毛骨悚然,心想难道真的眼睁睁的看着张德亮被活吃了不成,虽说张德亮是个外门弟子,但茅山派毕竟也算个正派不是,门中弟子平时标榜的也是斩妖除魔的那一套,虽然茅山派里的镇派仙尸如果要真较真的话也是个妖。

  这时那红面长老看到如此场面,再也无法坐视下去,虽说实力有些差距,但合众人之力到时也能拖些时辰,如果真的眼睁睁的看着本派的外门弟子被杀而袖手旁观的话,到时就算回到派里也有些说不过去,难免要遭到斥责。

  想到这里,那红面长老不再犹豫,只见他左手迅速的在手中长剑上一划,剑上顿时覆上了一层血色,同时嘴里念念有词的叨咕几句,随着嘴中的咒语结束,红面长老的头上微微的冒出了一丝虚汗,一张本就泛红的脸更是憋成了青紫,此时再看那把长剑上更泛起了红光,不多时的功夫便变成了一把通体鲜红的血色长剑。

  这便是茅山派里的一套高级秘法,名叫诛邪血剑,对妖物和一些阴邪之物有很强的杀伤作用,如碰到的是一些小妖的话,光是诛邪血剑所散发的红光,就能震慑的它们浑身发抖,但是用此秘法的人必须要在耗费自己身体精元的情况下才能使用,所以等闲时候不会轻易使用此招。

  施法完毕后,红面长老大喝一声:“哈呀!众弟子齐上,一定要困住仙尸!”

  其余茅山弟子听到红面长老的号令后,齐齐使出看家本领,朝着仙尸就冲了过去,由于顾及那仙尸手中的人命,平常斩妖除魔时使用的道符等物也不敢随意投掷,怕一不小心就误伤了张德亮,退而求其次只能采取近战肉搏了。

  众人也知道那镇派仙尸的厉害,只是看到自家长老一上来就是一副拼命的样子,那些不想轻身犯险的弟子,也只能无奈的纷纷使出了浑身解数。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