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文网
优秀文学小说推荐

史上最强刀客全文在线阅读,史上最强刀客小说免费版

小说:史上最强刀客

状态:已更新20.4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6-10-30 17:02:02

简介:一把沧桑古刀。一卷武学心经。一段尘封岁月。入十凶绝地走天地奇门,夺世间造化,成我武道无上身。书友:480654436欢迎大家来玩!!汗颜,号被盗了,新建个,唉……

史上最强刀客免费阅读

史上最强刀客免费阅读第一章 苏家行止

  临东崖,高三千丈,通体黝黑笔直,陡峭巍峨,宛若玄铁铸造毫无生机。

  沿着涯身往上,云天缭绕,宛若身处仙境,唯有涯顶之处,好似由天地伟力削去,化作一处平地,其上有一块巨大的青石将其整个铺满。

  青石沧桑古老,岁月斑驳。

  在其正中部位,有数丈大小雕刻而上的圆润‘杀’字,不显峥嵘,没有半点杀机,却又颇有几分道韵渊源之感。

  时值清晨,朝阳初升,东方鱼肚微微泛白。

  在那青石铺地之上,已然有一个少年盘膝而坐。

  少年约莫十七八岁模样,柳眉微斜,丹凤眼极为狭长颇为灵动,其身着一袭雪白皮袍脖颈间尚有一圈雪狐毛皮制造的领口,他黑发如瀑,垂至腰间,此时盘膝坐立,便几可临近青石地面。

  在其身旁,是一把古朴的带鞘长刀,刀长临近四尺,两指来宽极为细长,刀身略有弧度(类似与唐刀款式。),长刀没有磅礴大气之感,但是细细感应之下,却好似与那道韵渊源的‘杀’字极为融洽。

  仅少年这身打扮便已可彰显少年的富贵身世。

  少年名苏行止,临冬城四大武学世家之一苏家的少主!

  而此处临东崖便隶属于苏家领地。

  初阳东升,和煦的阳光透过云层洒落,随着阳光照射,整个青石铺就之地好似迎合朝阳产生了种种变化,苏行止坐下的那个‘杀’字宛若灵活起来,在缓缓流走。

  有丝丝微弱的杀气自青石之下向着杀字汇聚而去。

  “来了!”

  苏行止见状双目闭合,双手抱一上体天心,点点灵识沿着自身不断的沉淀而去,转瞬间便进入‘内观’境地,随着灵识游走体内,肉身对于杀气的感应越发的强烈。

  ‘杀’字流转,杀机暗藏。

  那丝丝缕缕的杀气沿着遒劲的字扭曲蜿蜒而后一部分被古朴长刀吸引没入刀鞘之中,好似在孕养其中神兵,而剩余的少许杀气却自地面而出,流转入苏行止的经脉之中。

  杀气入体,狂猛的劲头瞬息冲入经脉之中。

  苏行止的眉头皱起,灵识运作调动自身的气血与之抗衡。

  杀气与气血不断消磨,但是同时,气血之力也在杀气磨砺之中不断的凝实稳固,似乎隐隐有凝聚不散,化作浆汤流动的趋势。

  但凡武学之道都讲究炼血化精,故此每日苏行止都会来此借助此地杀气凝练自身气血,十数年如一日,这能使得其越发的凝固,待得有朝一日能够凝练成浆汤流动,化生质变,便可产生精气流转,武学入境,那便是武学第一境敛息境界。

  时间流逝,灼阳高悬,不觉间已经临近正午时分,青石上的杀气好似能够感知时间变动,缓缓收回,‘杀’字同样失去玄妙,归于平静。

  杀气隐去,杀机蛰伏。

  沧桑青石上,圆润‘杀’字再无丝毫异象显露,宛若先前景象不过是镜花水月一般。

  “武学第一境,敛息之境需要炼血化精,可惜,我终究还是差了些许,气血不能巩固宛若浆汤,无法催生出第一道精气,若是能够步入敛息,气血化精自身的力量也可以得到质的飞跃。”

  感知到杀气收回,苏行止不再‘内观’,此时,他的肌肤通红一片,气血在体内流动,宛若大河奔腾,这是自身气血经过调动,不断的被磨砺激发而产生的效果。

  随着不再催动,他肌肤的红晕逐渐化作原本的白皙,气血暗隐与自身。

  而在此时,异变陡生。

  啪!

  一道劲力自苏行止身旁打来,其势凶猛刚烈异常,拳出带有滚滚劲气,震得空气发出一连串的吹响。

  苏行止面色不动,好似早已知晓了一般。

  他身形不动右手往后探去,浑身的气血汇聚手掌之中,呈现擒拿之势一爪后抓直直迎上那刚猛铁拳。

  “苏铮?”

  擒拿势成一击粘中,随后苏行止身形一扭,凭空站立而起,与‘偷袭’之人正面相对。

  出手之人却是一个少年,身着劲装,身形比之苏行止高了不止一头,浑身肌肉夸张的隆起,宛若一条条弘龙暗隐,充满力感,在他的左手,赫然是一把犀皮刀鞘包裹的细长长刀。

  苏家,乃是武学世家,尤擅长刀术。

  劲装少年苏铮见到一击不中,连忙抽回右手,化拳成提拿之状,身形一矮,随后浑身劲力猛然爆发。

  ‘渔樵三打’的巧妙劲力全数在这一提拿一弯身之中尽数展现无疑。

  见着苏铮的劲力打来,苏行止身形在动脚步微错,就地连踏八步,远远避开,右手手掌合并入一,自手肘之下宛若整体。

  啪!

  一声脆响传出,正中苏铮腋下。

  蹬蹬蹬蹬…

  苏铮连退四步,身形才堪堪停住,他深吸口气,气血运转自四肢百骸,浑身肌肉夸张的凸起,恐怖的力感自其身传出。

  他双脚跨出呈马步之状,集力双臂,双臂一抖劲力迸发而出。

  “打马桩?”话音未落,苏铮出拳,拳出宛若猛龙过江,强势无匹,‘打马桩’乃是武学之中的基础,马桩站步拳出打马,据说修行到极致能够一拳打死身负灵气的妖马!

  拳风刚猛,劲风席卷,吹刮得面色生疼。

  苏行止双目微凝,再度探臂,自右臂以下宛若化作长刀,‘并指如刀’的武学陡然打出,气血沿着手臂经脉穿行,使得其前臂好似拥有开山裂石之力。

  嘭!

  两者交接,一击而退,苏行止身形连退五步,堪堪稳住身形,反观苏铮,面色潮红,退后数十步,手中细长长刀死死撑在地上,划出一条极深沟壑。

  “若论武学修为,你还不是我的对手。”苏行止狭长丹凤眼望向苏铮道。

  “是,不过我来并非是找你比试武学的。”

  后者倒也洒脱,一把抹去嘴角的血迹,而后望向抱拳苏行止,道:“请少主拔刀,与苏铮比试……”

  刀术二字还未吐露,已听得远处低声拒绝。

  “不比。”

  “你……”劲装苏铮登时被咽住,满面通红的指着苏行止,半晌才发出声音“身为苏家少主,却连与我比试刀术的勇气都没有?这般的人,怎可能是我苏家少主?固然你此时的武学修为不错,但是且不论临东城其余三大武学世家,单是我苏家之中,也有无数弟子能够力压与你!”

  “还是不比!”

  苏行止双手后负,淡雅风轻道。

  “你……”苏铮并指指向苏行止,面色愤然。

  “果然是朽木不可雕也,你妄为苏家少主。”他失望至极,身为苏家少主,却连与比自身武学修为还要低下的子弟比试刀术的勇气都没有。

  “哼!”苏铮冷哼一声,随后再不停顿,身形横纵沿着陡峭临东崖直接离去。

  见到后者离去,苏行止才面露苦笑,苏铮这样的态度,在苏家之中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虽然在此时看来,苏行止力战苏铮两招便使其落败极为惊艳,但是实际上却远非如此,他本身乃是苏家少主,所拥有的修行资源,与苏铮不可同日而语。

  但是以他的资质,时至如今,便是掌握有临东崖这等奇异之地也还未曾修行到敛息之境。

  而在苏家之中,此代子弟天资卓绝之人早已步入武学第一境,敛息功成了。

  “资质中庸,武学天赋…尚可!”

  这便是苏家家老对于苏行止天赋资质的评论。

  这样的天赋资质与所处的地位,已然极度不符,但是奈何,苏行止的父亲乃是苏家家主,武学修为及其惊艳,故此明面之上虽然有人不满却也不便多说。

  但是,在私下里却又是另外一番光景。

  “废物!”

  “朽木!”

  各种诋毁之语不一而出。

  “天赋资质并非我所能掌握的。”收回思绪,苏行止微微摇头。

  身处临东崖上,山风轻抚带走少年愁绪,他低下头,望向竖立在‘杀’字之上的古朴长刀,面上的苦笑越发的浓郁了。

  “可惜了一把好刀。”

  苏行止狭长丹凤眼凝视刀身。

  苏家乃是以刀术武学闻名的世家,故此在此中每个苏家子弟自修行时起便会进入‘刀墓’之中寻找与自身心意相通的古刀作为自身所用,古刀有灵,能够自行择主,对于擅长刀术的苏家子弟而言,无疑这就是一方助力。

  但是对于苏行止而言却并非如此。

  他望向古刀,神色复杂,左臂探出提着鞘身感受到自其上传来的冰冷气息,右手握于刀柄,气血上涌,大力自手臂迸发而出。

  呲呲呲!

  刀身在巨力之下,缓缓拉出鞘身,有道道细微的雷光在刀鞘与刀身之间窜行,好似连贯一气,不愿分离,随着苏行止的用力,刀身每出鞘一寸,雷光便汹涌一分。

  当刀身出鞘三寸之时,雷光宛若交织成电网。

  转瞬之间,可怕的电网便笼罩右掌,呲拉,呲拉,雷光流转,苏行止右臂酥麻之下力度登时被卸去。

  铮!

  随着力道卸去,刀身发出轻吟,再度归鞘,雷光随之一同收去。

  苏行止神色无奈。

  并非他无拔刀之志,而是这刀…他根本拔不出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