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文网
优秀文学小说推荐

铁马踏梦全文在线阅读,铁马踏梦小说免费版

小说:铁马踏梦

状态:已更新60.8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3-10-16 17:47:41

简介:  满目疮痍的繁华下,乱世到来,不过是一瞬之间!  英雄,枭雄,狗熊,渐渐也有了高下。  人生短短数十载,再回头,只见铁马踏梦!  讨论号:16471769…

铁马踏梦免费阅读

铁马踏梦免费阅读第一章 因果

  隆庆五十六年冬,帝崩。太子杨铨继承帝位,身为太子老师的宋年在角落里默默的看着自己昔日的学生身着龙袍接受百官叩拜,心中很是感慨。历经沧海桑田之变,终于把他扶上了帝位。打今儿起,荣宠地位财富都会接踵而至,已经到手边儿的东西,自然不必太挂心。就在他志得意满的时候,东宫小黄门黄汶悄悄扯了扯他的袖子低声道:“宋先生,才刚看守落云阁的管事来说,废太子杨铭,疯了!”

  “疯了?”宋年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疑虑,不放心的问道:“你确定真疯了吗?”

  “这个。。。。。”黄汶愣了下,疯不疯只有杨铭自己知道,外人谁也不敢保证。

  见他如此反应,宋年温和的眼中闪过一丝凌厉,沉下声音道:“陛下性格文弱,江山潜在危机极多,你我身为臣子,自当为天子解忧。既然已经疯了,不管是真的假的,咱们都得让这变成事实。”

  “先生的意思是。。。。。”

  宋年掸去袖子上的一片落叶道:“以前你跟着太子,我看着挺灵透的一个人,难道今儿非得等我把话说明了吗?”

  黄汶闻言面上闪过一丝犹豫,但很快,犹豫变成了狠毒。朝宋年打个千儿退下。

  很快,被关在落云阁的废太子杨铭被人强行按头灌下了一碗汤药,于是,这世间多了一个真正的疯子。

  。。。。。。。。

  。。。。。。。。

  好容易熬到登基大典完毕,黄汶匆匆过来给宋年回话,宋年听了后满意的笑笑。然后道:“陛下心善,这事儿不要告诉他,让他安心做自己的任圣君主。损阴德的事儿,还是交给我来做吧。不过想想,除了废太子,似乎也没有什么损阴德的事儿可做了。”

  黄汶闻言立刻拍马屁道:“这些年,先生怎么样我们这些做下人的看在眼里。虽说有些事儿做的绝了些,但都是为陛下今日的登基做铺垫。废太子为人狠毒乖觉,先生帮陛下击败他,实在是我大安朝的福气。”

  宋年闻言笑笑,叹了口气对黄汶道:“这世间事儿本来就是这样,有人唱红脸,自然会有人唱白脸。陛下登基,我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眼看尘埃即将落定,以后,还是本本分分做好人吧。”

  黄汶听了,二人心照不宣的笑笑。宋年又道:“熬了这么多年,你今后可是要在天子身旁伺候的人,以后万事要小心。”

  “伴君如伴虎,”黄汶颇为苦涩的笑笑道:“我这人粗心大意,谁知道哪天就被人从背后捅了刀子。陛下一路走来,我知道的事儿太多了,善终只怕已经成了奢望。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还望宋大人帮我照看家小。”

  “我会的。”

  宋年很郑重的许下了承诺,一年后,黄汶无辜暴毙于房内,年四十八。

  黄汶退下后,宋年的忘年交好友,老御史江城捋着胡须走向他,拍了拍他的肩膀,咧着一嘴黄牙道:“你小子,打今儿起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一滴冷汗从宋年额头上滴落,干笑道:“江城兄能不能换个比喻。”

  江城闻言一把勾起他的脖子边往外走边低声道:“今后你就名副其实的要飞黄腾达了,但是,荣耀与危机并存。小宋啊,我大安朝虽然入主中原,但却总不太平。别的先不提,单周围那几个邻国,南叶善谋,北羌善忍,突厥善武。掰着手指头数数,没一个省油的灯,自太祖时起,边境战乱就没停超过三年。如果长此下去,遇到哪个昏庸的国君,兴许咱大安朝就步入衰途了。我老江虽然只是一个骂人的御史,但是,位卑不敢忘忧国啊!”

  宋年看着江城须发尽白的样子,忍不住拉着他的手由衷的道:“江老还是先忧心下自己的身子,你今年六十九,再使把力气,就能活到古稀。我还打算参加你的七十大寿呢。至于国事,若我能做主,我会尽力代陛下周旋,你放心!”

  “唉我告诉你,对你我还真不能完全放心。”江城老顽童一般冷哼道:“听说你媳妇儿快生了,我回头儿为你儿子添盆的时候,你我细聊。你虽然很有才能,但是,朝堂局势,瞬息万变。你一个不慎,就有可能为自己埋下祸根啊。”

  “静候您老光临如何!”

  “瞧你说的心不甘情不愿的,”老江摆摆手道:“我不和你扯了,今儿沁香斋杏红姑娘等着我呢,我得去喝两口儿。”

  “别呀,一大把年纪了,这事儿能不能悠着点。”

  “扯,”老江的身影已经离开了视线,他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天下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我这是为天下解忧,献身养女子,这是大善事啊!”

  此言一出,沿途官员纷纷对江大爷投去或敬或羡的目光。

  。。。。。。。

  。。。。。。

  江城离开后,宋译在沿途大臣或复杂或讨好的眼神中走出皇宫,刚走到宫门口,就看到府里的管家立在雪地里等自己,尚未开口询问,管家就踉跄着迎上来道:“老爷,夫人今早说肚子疼,产婆说是要生了,要我来请您回府。”

  宋年闻言,二话不说上了马车,漫天大雪中朝宋府赶去。

  进府后,顾不得换朝服就跑向夫人王氏的院子。

  期间一个不小心跑掉了靴子,毫无仪态的单脚跳着拣了穿上,顾不得掸掉上面的雪继续忍着冰凉跑路。

  四十岁了,媳妇儿的肚子终于有了动静,怎能使他不激动。

  宋年人其实并不聪明,寒窗苦读二十多年,好容易才在三十岁的时候考中进士。

  初时只是在兵部当了一个小主事,后来因为北羌进犯安国边界,兵部尚书把写讨贼檄文的事儿交给他办,却在无意中成全了他的仕途。

  宋年在了解守边界的安军连战连败后,他把满腔抱负融进讨贼檄文里。主将读了后很是兴奋,在杀敌前特意挑一个嗓门儿大的在风里读了一遍。因为檄文写的不是一般的好,那读文的士兵读的很是慷慨激昂,听的士兵更是热血沸腾,恨不能立刻飞奔到战场杀敌报国!

  那一战,直杀得北羌侵略者丢盔弃甲,安国这边大获全胜,保住了本属于自己的疆土。

  而写讨贼檄文的宋年也因这一战而名声大噪,引起了天子隆庆帝的注意。了解情况的隆庆帝一激动,便把他安排到太子身边教太子治国安邦的学问。

  太子是未来的国君,这个时候的宋年仕途不可谓不得意。

  然而世间事总不可能十全十美,官场得意,生活难免有些失意。

  在他做太子老师那一年,发妻李氏因为难产,和刚出生的小儿子先后离开人世。宋年似乎是个重情义的人,妻子死后,他决心不再续娶。在和急于抱孙子的老母僵持了一年左右,老母病倒,病中的老母再次提出了想抱孙子的愿望。宋年不忍老母抱憾辞世,便把府上的一个丫鬟收做填房。

  那丫鬟姓王,模样还行,为人得体端庄,很有当家主母的风范。自打府上重新有了女主人后,宋母的病竟然一天天的好了起来。

  然而王氏的肚子却不争气,眼看又是几个春秋过去,依旧没有产子的迹象。

  宋年私下里觉得自己命中注定无子,而心灰意冷的宋老太太也抱憾辞世。

  宋老太太去后,初时宋年不觉得什么,可许是年纪渐老的缘故,他本人竟前所未有的想要个儿子。是以每次下朝后,夜夜宿在王氏的房内。

  终于在今年春上的时候,王氏的肚子终于有了动静。宋年把这当做老天的恩赐,是以很是挂心。如今朝廷的事儿已经大致有了方向,自然要管快要出世的儿子的事了!

  又是雪又是汗的宋年踉踉跄跄的跑进夫人王氏的院子,未走几步,就听到里面产婆惊慌的声音:“这是怎么回事儿?小公子怎么不睁眼睛!”

  乍闻噩耗的宋年站立不稳再次跌倒在雪窝儿里,守在产房门口儿的下人急忙过来扶起他,只听里面又道:“这孩子脸色发紫,感情是中了邪,快找神婆来,烧些符水给他喝,快!快!!”

  产婆的声音里透出慌张,被扶到产房门口的宋年见一个丫鬟匆匆打开门跑了出来,便趁势要往产房里钻。

  “老爷,使不得,您进产房不吉利,这事儿还是交给产婆办吧!”

  一个婆子忙上前拦住他,被失去理智的他一把推开,吼道:“太医还没来吗?不是早让你们派人去请了吗?”

  “已经派人去请了,只是不知何故,这会子还没来!”那婆子拍拍身上的雪战战兢兢的回话。

  “废物!”心急如焚的宋年暴躁的揣着廊柱,旁边的下人都吓得大气不敢喘。

  在一个眯着眼睛的老太婆被请进院子后不久,浑身是雪的张太医也终于到了。

  “宋大人,路上雪滑,马车搁在半路了。我一路走过来,不知尊夫人是否诞下贵子?”

  在张太医寒暄的时候,先钻进去的神婆已经神神叨叨的唱起来了。听着那些鬼不是鬼,人并不是人的声音,宋年拉着张太医的手红着眼睛道:“孩子出了点事儿,还望你速救我儿性命!”

  “宋大人放心!”情知不能耽搁的张太医点点头也近了产房,进去后,二话不说把神婆赶了出来。

  一同忙乱后,忧心忡忡的宋年终于迎来了第一声婴儿的啼哭。

  恍惚望天,雪住云开,久未露面的太阳使他老泪纵横。

  那个被从死神手里抢回来的孩子就是宋译,而宋年则和救自己儿子性命的张太医成了莫逆之交。

  大人们的交情暂且不提,单说宋译。

  宋译洗三那天,正是大年初一。

  宋年左等右等不见原先说好要给孩子添盆的江城来,吉时不能耽搁,便让收生姥姥先开始办事儿。

  收生姥姥是京城最有经验的老太太,她瘦弱有力的手臂抱起熟睡的小宋译,旁边放着铜盆和茶盘。

  ‘添盆’开始,宋家依尊卑长幼带头往盆里添一小勺清水,或者铜板金银锞子什么的。

  添清水的时候,收生姥姥在一旁念叨着“长流水,聪明灵俐”之类的吉祥话儿;添枣儿桂圆栗子的时候,又是另一套说辞。

  好容易添盆结束,收生姥姥拿起备好的棒槌往盆里搅拌,边搅嘴里边念叨着“一搅两搅连三搅,哥哥领着弟弟跑。七十儿、八十儿、歪毛儿、淘气儿,唏哩呼噜都来啦!”

  搅完后准备给小宋译洗澡的时候才发现不对了,王氏心疼儿子,洗澡的水并不凉。但一般婴儿这会子早就哭了,谁知道小宋译一直闭着眼睛。

  收生姥姥觉得这样很不吉利,洗的时候还特意加大了力气,谁知道越洗孩子身子越冷。渐渐的,小脸儿都发青了。

  收生姥姥这才察觉不对,朝孩子屁股连两下,然而孩子依旧纹丝未动,登时慌了!

  唬白了脸的收生姥姥战战兢兢的看向在一旁的宋年。

  对上收生姥姥惊慌失措的眼神,宋年只觉得心里‘咯噔’一声,几步上去夺过孩子。拍哄几下见没反应,立刻扯着嗓子叫人喊大夫。幸亏今日张太医在场,是以立刻把孩子移到温暖的内侍救治。

  本来挺喜庆的‘洗三’仪式出了这样的情况,宾客相继离去。

  收生姥姥也趁乱溜走。多年的‘洗三’经验告诉她,收人钱财帮人办事是必须的,可逃命也是必要的。

  虽说对于此事她也很冤枉,但现在不是追根究底查找责任人的时候,还是先跑路再说。

  张太医一通翻眼皮,摸脉搏后,擦着头上的汗起身。有些无奈的看着眼巴巴望向自己的宋年夫妇,两手一摊叹息道:“听天由命吧。。。。。。”

  此言一出,王氏哭着扑到榻前,宋年也扶着身边的几案抖个不停。

  难道,是因为自己昔日所做恶事太多,老天故意惩罚自己,所以要让自己断子绝孙了吗?可是,人生于世,有很多事是必须要为的,倘若自己不动手帮太子对付废太子杨铭,那么杨铭就很有可能会出手对付太子。你死我活的争斗,何必心慈手软。

  张太医见他双目呆滞,忙上前把他扶到椅子上坐好,而一旁,王氏压抑的哭声使人心生凄凉。

  “出去走走吧!”张太医好心提议着,宋年僵硬的起身,和张太医相扶着往门口走去。

  走到门口儿正要掀起布帘子,就听到王氏在里边急切的喊道:“张先生先别走,这孩子睁眼了!”

  乍闻此言的张太医和宋年俱是一愣,立刻不管不顾的往榻前奔去。。。。。。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