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文网
优秀文学小说推荐

黑化英雄联盟全文在线阅读,黑化英雄联盟小说免费版

小说:黑化英雄联盟

状态:已更新31.24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8-06-19 23:14:04

简介:穿越在瓦洛兰大陆,我只想找个自己喜欢喜欢自己的妹子就这样无忧无虑的活下去,可自诩英雄的你们为什么不放过我?。…

黑化英雄联盟免费阅读

黑化英雄联盟免费阅读前篇 学院殿外

  当第一缕曙光划破黑夜,为昏朦的大地披上了蝉翼般的金纱时,意味着新的一天正式到来。然而人们并没有因新的一天而开始忙碌,他们聚集在各地能投影到天空中光幕的地方,目不转睛的盯着光幕中所发生的一切,万人空巷,对于光幕之外的他们并不在乎。

  在这光幕之中人们可以很清晰的看到茫茫一片断瓦残垣之上:穿着不同颜色制服的魔法师、背着枪械或披刀带剑或操纵机甲的战士正浴血奋战,而他们的敌人却是腐烂的甚至骨头都可以能看见的食尸鬼,外貌可恶,数量更是头皮发麻,那遥遥无无极,成万上亿的食尸鬼!

  炮火的轰鸣、人们呻吟、怪物的嘶吼、五颜六色的魔法相互碰撞而产生的气旋,不断从光幕传出,惊心动魄,骇人见闻。

  随即画面一转,光幕之中,一道暗紫色闪电在树木与建筑之间来回穿梭跳跃。而闪电之后就是一群武装齐全的追捕者。

  只见其中几人凌空飞起,摆出五星阵式。宽大的法袍迎风而动,嘴型飞快颤动,手指结印更是快如闪电。只见法阵五个角各自迸出金、绿、蓝、红、灰五种不同颜色的光束,在法阵的加持下,五种光束来回穿梭编织成一张巨大的法网!

  天网恢恢!

  天网的目标正是前面那疾如闪电。

  那道暗紫闪电仿佛感应到天网袭来,不断改变着自己前进的方位。奈何那法网覆盖范围之大再加上那些法师们对于前者走位的限制,不一会儿就被封锁住了那闪电的走位,法网缠住其身,瞬间动弹不得,紫光褪去,一个少年的身影呈现,他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空中的法师。

  而那几个凌空漂浮的法师因魔力输出太大脸色苍白,其中一人冲着下方的人们大吼,“快!我们坚持不了多久!”

  那些背着各式各样奇怪部件的士兵自知时间紧迫纷纷迅速的从背后卸下部件,争分夺秒。手法之快,几个呼吸间,那些零件最终竟然组装成一口长7米,口径碗大般的巨炮。一个士兵从背后的保险箱中小心翼翼的取出一块指甲盖般大的淡蓝色晶片镶嵌在炮身的上方,开始瞄准前方被法网束缚住的少年。

  能量注入!海克斯魔动炮蓄能开始!

  暗色的炮口上一粒粒白蓝星光开始聚焦成一颗鸡蛋大小的能量球,巨大的能量压缩成这么一颗球,竟开始撕裂周边空间产生闪电状的空间裂缝。

  而捆绑住少年则是冷冷的看着他们进行着的这一切,丝毫不担心那颗能量聚集物会给自己带来多大伤害,甚至饶有兴趣的等他们做完这一切。虽说这蕴含五种不同元素属性的法网确实能捆自己,但在那口海克斯魔动炮组装完成之前自己早能挣脱出去。

  不如给他们点希望?

  少年冷笑,棺材板可说的没错,无法完成最终魔法或者说无法达到魔法最终奥义,这魔法跟小孩子过家家有什么区别?也难怪这棺材板一直看不起如今的魔法师大叹魔法中落,科技当立。

  想到这,少年嘴角不禁扬起嘲讽,在法网后续魔力输出强度后续不足的情况下,少年轻而易举的就挣脱出来。

  这一幕让这些士兵和法师心冷不已,而这时海克斯魔动炮才刚刚蓄能完毕离发射时间还有短短两三秒的时间,可就这短短几秒的时间早已可以让眼前的少年逃之夭夭,甚至他们都得交代到这,想到这他们不觉有些泄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抓捕到离成功就半步之遥。可就在下一秒他们瞪大了眼睛,眼前的少年竟然没有丝毫动作,孤零零的站在原地,好像,好像就故意等着海克斯魔动炮发射般。

  饶是见过大场面的学院执法小队的队长也震惊了,他可以理解眼前少年能挣脱‘天网恢恢’,但他不能理解这少年竟然要等待即将发射的海克斯魔能炮!那可是皮尔特沃夫的最新科技啊,这可是能与祖安并驾齐驱的最高科技力量!

  他怎么能。。?

  然而这队长的惊愕只是片刻,他心中冷笑不止:‘既然你不知死活,我就不介意收下你的人头了。。’看着眼下的魔能炮蓄势待发,他的笑容开始凶狠起来。与队长想法一致的不在少数,因为他们太了解海克斯科技破坏力了,尤其是这口机动力前茅的海克斯魔能炮有着‘移动碉垒’之称,说它能一炮轰炸掉一个虚空生物丝毫不为过。

  他们要立大功了!

  这些人不约而同想到。

  少年把这群人的表情尽收眼底,不见悲喜。他真的是为了逞强找死吗?不,他只是想用这种方式来告诉这群人,告诉正在看战争学院战场直播的人们,他要用这举动告诉他们,你们所依仗的所仰赖的,战争学院?他要亲自粉碎,毁灭!海克斯科技又如何?瓦洛兰圣地战争学院又如何?

  我要一拳砸了它!

  战争学院的神话?那就由我来终结!

  魔能炮炮口的那枚鸡蛋大的能量球戛然消失,一眨眼的时间便到达了那少年的心脏部位。

  见到这一幕的队长兴奋之色更浓了,海克斯魔能炮的最大特点不是威力,而是那转瞬即逝快似流光的速度再加上不亚于一个大魔导师的咒术,使它成了机动力与威力结合前茅的武器,再加上其威力威力哪怕是来自虚空裂缝的虚空生物正面击中也能一炮就干掉。要知道虚空生物往往是以生命力顽强皮糙肉厚而让人们感到恐惧。这肉体凡胎的小子又能如何?

  死在自大之下吧!蠢货!

  不止是这些士兵开始兴奋起来,连大陆各地正在观看的人们也开始骚动。

  多么狂妄无知的少年!竟以肉体硬抗海克斯科技。

  然而下一幕就让这还没完全咧开嘴笑的队长给暂住了,那些骚动的人们也寂静了。

  那枚鸡蛋般的光炮竟然开始慢慢缩小直至虚无,就在那少年的心口位置!而那名少年竟丝毫无伤!

  四周死寂一片。

  这怎么可能?!

  咔嚓——

  一声清脆打破了在场的寂静,八根似枪似矛从少年背后破体而出,心脏的位置也浮现暗色蜘蛛的立体图像,那猩红的眼睛凝视着众人。

  咔嚓——

  清脆的声音依旧继续,少年背后的枪矛开始崩裂,散落在地上,化成灰烬。

  看到这一幕队长以及士兵们精神一振,看来是造成伤害了。

  少年冷笑,背后类似蜘蛛腿的东西瞬间迸出,此刻竟比之前还要晶亮剔透,“这威力比一般的魔能炮大几倍,我想动力装置是魔穿符文的碎片吧,亚里士多勒真是舍得下本钱呢。不过,你们要失望了,我的暗影鄙蛛矛,又进化了。”

  少年语惊四座。

  光幕外人们不禁议论纷纷:

  “他竟然可以吞噬了参杂了符文碎片光束。”

  “真是个怪物!”

  “天啊,那可是神之符文呐。”

  。。

  学院队长苦笑,这半块的魔穿符文碎片是现任院长交代到他手上的,说是定能重伤那名少年,只没想到这少年竟然却魔能炮打磨自己的武器,吞噬了符文碎片使得能力更上一层楼。

  士兵们开始绝望,连带有符文碎片的魔能炮正面击中都无法伤到眼前这个少年。。他们,还有戏吗?士兵们的惊恐再也无法掩饰住,怎么才能阻挡他?谁能阻挡他?

  ……

  其貌不扬的屋舍内有两人,一跪一卧。

  这两人很奇怪,跪着的一人锦衣华服散出高贵之气,而躺卧之人身着布面带衣垂老之气,这衣着的反差形成强烈的视觉对比。

  “院长,他已经到大堂了。”身穿锦衣华服的人开口了。

  坐在木椅上身穿布衣头发花白的老人家戴着老花镜看着手上的书,没有接他的话题,缓缓道,“不错不错,这衣服倒是挺合身的”

  跪地之人听那嘲讽面露尴尬之色,咬着牙:“他现在已经攻到大殿了!”

  老人不语,继续端着书,看着。

  那跪地之人见眼前年迈老人迟迟没有动静,急了,“您可是院长!”

  “院长?不,你才是….”

  “我…我阻挡不了他…”跪地之人语气充满了不甘,“学院的防御塔被干扰水晶破坏,执法队又得带着雷霆领主的法令阻挡约里克的食尸鬼,学院已经没有多余的力量来阻挡他了。”

  老人家端着书,叹了口气道:“那时候,我就跟你们说过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们不听。硬是。。唉。”

  跪在地上的人抬起头昂然道,“可那人可是来自暗影岛!要是当初…”

  老人家打断地上人的话,放下书站起身子说道:“那又如何?难道你忘了我们的敌人始终是虚空!”

  “难道您忘了灭世者莫雷洛么?他可是卡尔萨斯的师父,那小子与卡尔萨斯有着数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就连与卑鄙之喉都站在他身后,您叫我如何放心他!如何能把战争学院的未来赌在他身上啊!”

  老人家深深叹了一口气:“思想太过守旧了啊…”

  地上的人低下头依旧跪着颤声道:“事已至此,如果单冲我来,我决不抱怨!但这学院是先贤历经千古才创下的。坚决不能毁在我这代手里,哪怕是我死!”说罢,他站起身,脸色苍白,双手紧握成拳:“我,亚里士多勒,战争学院第二百五十代院长愿与学院共存亡!”

  亚里士多勒再无多言站起身走出门外,老人则是闭目深思。

  “你知道你接下来怎么做吧。”在亚里士多勒推开门时却不知那椅上的老人家已出现在门外,身子背对着他。亚里士多勒身体一颤,右手横在胸前,“我,甘愿为学院而死!”

  …….

  “我,回来了。”

  那背上由蜘蛛腿做成的八杆长枪的少年站在那座巨大的殿院门口,闭上眼。往日回忆一幕幕回放,而那日之事历历在目!此刻周边这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当初是如何想将自己置于死地,又如何将她杀害,心中怒火直闯心头。

  如今千辛万苦,终于攻到前殿了,是时候复仇了。

  少年睁开眼怒视周围之人,滔天的狠戾之气从体内喷薄而出,强烈的气息使得整个风云为之变色,刚才还万里碧空的天现如今却黑云压城城欲摧。

  “亚里士多勒,你还想躲么?”

  话的声音不大,但却夹带着强劲威压不得不使众人后退了一步。

  朱红色大门缓缓打开,亚里士多勒从里面走了出来。

  少年看到眼前这人发出一声狞笑,“想不到吧?”

  “的确想不到,你竟然变得这么强,强到如今连学院都奈何不了你,但是学院败给的不是你,而是你背后的实力,而你不过他们的一颗棋子!”亚里士多勒先是苦笑转而慷慨激昂痛斥少年邪魔外道最后脸色一正,“不过我不后悔!我只想带你走向正途!”

  少年听后,身体忍不住颤抖,咬着牙一字一句道:“死到临头,你还说这些冠冕堂皇之词是真当我会放你不成?”

  “如果你杀了我就能消你怒气的话,我绝不反抗!只不过战争学院乃是圣地轮不到你放肆!”

  听到这话少年笑了,紧接着一声尖锐长啸,他恶狠狠的冲着亚里士多勒咬牙切齿指着在场众人:“好!好!好个圣地!你们在场所有人!都得!死!拿命来祭你们的圣地吧!”

  少年话音刚落原地凭空消失,一个闪冲到正愣神的亚里士多克勒,抽出背后的那蛛枪成刺状指向亚里士多勒,势必要将他刺透个七零八落。

  突然一道金光破云而降,正正压在少年身上。少年感觉犹如泰山压顶一般,巨大的压力把自己压在地上竟丝毫动弹不得。那压力使得地面负荷过大整骗坍陷,并半径有七尺长的裂纹,地面龟裂。

  “孩子。”一个苍老的人影走出门外,是刚才那躺在木椅上的老人。此刻的他穿着一身洁白的大袍,手持暗紫色法杖。完全不见刚才那副颓老之样,显得庄严圣穆。闭目待死的亚里士多克勒闻言睁开眼,看到那老人挥手示意他退下时,心头一热。

  “米兰达院长!是米兰达院长!”

  “米兰达院长是他,我们有救了!”

  人群传来一阵骚动的欢呼,每个人的神色都轻松了不少。光幕面前的人们也都松了口气,米兰达院长战争学院第一人,是当今少数可以与暗影岛卡尔萨斯齐称‘半神’的存在。

  那被镇压在地下的少年艰难的抬起头看着眼前熟悉的老人有些音颤“,米老…米兰达,你…还活着?”

  少年是认识这个米兰达院长的,当初‘裁决之镰’事件中他与她陷入绝境之时,就只有米兰达院长站出来为她说话,虽然没有成功,但少年的心中仍很感激他,不仅如此在他还是学生的时候这米兰达颇为的照顾他。

  ‘裁决之镰’事件中,米兰达为他们求情而遭到议会的批斗,因此被革去院长一职。

  可如今!

  “孩子,那件事是我们对不起你,听我一句劝,收手吧,你还能回头。”米兰达院长看着自己昔日的学生,这原本是可以成为战争学院中流砥柱的学生啊!甚至辅佐‘他’作为自己的接班人两人共同把学院带向辉煌,想到这米兰达心中又不免一痛,教不严师之惰!如今眼前这孩子站在学院对面又为何没有自己责任呢?

  学院的这些长老们活了这么久实力精进不少,思想却止步不前,顽固守旧,简直学院的改革的阻碍。

  “收手?”少年原本因回忆而恍惚的神情再次坚定起来,他嘶吼道:“你叫我收手?当初我那么哀求你身后的那些废物,他们可想过收手?如今两边角色互换下,你竟然叫我收手!?米兰达!你忘了当初他们高高在上是怎么趾高气昂说等着我复仇的?你忘了他们是怎么排挤你的?你忘了他们是怎么通过会议把你打下去的了?”少年阴沉着脸,“你能忘,我可没忘,你能以德报怨,那我就能以牙还牙!”

  米兰达苦笑,“这,这里是战争学院,而我,终究是它的院长。”

  少年冷笑,“好,我给你个面子,你身后的那些废物可以放过,但亚里士多勒我必须宰了他,挫骨扬灰!”

  少年狠话一出,其余众人就不乐意了明明还在被镇压竟口出狂言,于是纷纷站了出来叫骂。

  “你这怪物还敢大言不惭!”

  “哼,死到临头都不知!”

  “你有什么能力跟我们讲条件?”

  而少年对这些早已免疫忽略,眼都不看他们一眼,他现在只在乎米兰达的看法。

  米兰达叹了一口气,脸色愁苦,“孩子。。”

  “好了,你可以闭嘴了。”少年知道米兰达做了什么决定,“老头子,我给过你机会了。”

  少年开始挣扎起来,整个金柱为之晃动。

  自知说什么也无用的米兰达强压心中痛惜说道:“没用的,这是一代院长封印纳什男爵的禁术,重在借力破力,以你自身的力量反强压给你再加上圣殿的增幅,你虽强但…却还差点。”

  闻言少年艰难的抬起头冷笑道:“是么?那我以力破力不就行了!”

  一力降十会!

  米兰达院长皱着眉,只见少年右手食指上的纳戒浮出一顶红色宽边大帽,闪着幽幽紫色冥光。而且那帽子竟丝毫不受金光影响缓缓戴在少年头上。

  “这。。这是莫雷洛的灭世者之帽!你怎么会有这东西?卡尔萨斯竟然把它给你了!”米兰达脸色动容,只要跟“莫雷洛”有关联的都是灾难。

  而受到莫雷洛灭世之帽的加持,少年的气势顿时暴涨,身形慢慢的在金光中站了起来。

  见此,刚才还叫骂的人们此刻噤若寒蝉不觉后退几步。

  可回过神来的米兰达院长见状抚须悠悠笑道:“灭世者之帽虽然强但在你手中发挥不了几成威力。封印纳什男爵的禁术可不是这么简单的。”

  少年眉头紧皱,心中不好预感升起,往后闪现。前脚刚离开那待的地方就被后脚跟上的金光笼罩。少年竟然没想到如此强大的魔法竟然可以瞬间发动还能如此多次!少年身形来回跳跃,活动范围越来越小,可米兰达神情依旧轻松。按理说越强大的魔法发动时间或者消耗魔力两者必有一者要求十分苛刻,可米兰达这个禁术为什么。。

  砰——

  又一道金光落下,砸在少年身上,随即快如闪雷的他在金光之中竟像蠕虫般移动。

  当——

  又是一道,这下少年完全压在地上使出浑身解数都如同当初被封印在五指山下的孙悟空竟没有丝毫办法。

  “可恶,就差一点儿,就差一点儿!”他内心咆哮目光恶狠狠的盯着眼前将他镇压的人。

  “老!头!子!我要杀了你?!”

  那少年此时如同愤怒的凶兽咆哮,嘶吼,双眼血管赤红。

  “要知道这可是上古先贤流传下来为了守护战争学院的禁术除了防御塔就数它最强。。不过出了战争学院我这老头子就没这么强咯。”米兰达院长擦去额头渗出来的汗。这场斗争还是他赢了啊。只要把这孩子控制住,这场战斗就能停息甚至还有办法让他静下心来改变他。

  不过还有个问题使米兰达困惑不已,但此时还是得先放一放了。

  四周的人看到这恶魔终于被院长镇住,无不欢声雀跃

  “米兰达院长请处于极刑!”

  “这次万万不能放过这恶魔!院长!”

  米兰达院长手一挥四周的人都安静了下来,他走到少年跟前沉声到:“我很好奇为什么如今你的灵魂带有时间印记,在我记忆中你可是没有这天赋的,甚至连生命印记都具备了,一流的天资啊。”

  少年艰难抬起头朝着这老头呸了一口,“滚!”

  米兰达院长也不动气:“以前的你可不是这样暴躁的。”

  少年也不答话只是怒目看着他。

  米兰达院长微微一笑:“不说?那我这个糟老头只好自己看了。”话音未落,少年看见那老头子指尖亮起微光,点在他额头之上。

  少年大喊,“死老头,你要干什么!”

  忽见,轻风阵起,樱花摇落如粉蝶般晃动,事物如潮水般倒退。

  少年眼神渐迷离,心只觉被春风吹拂,一切恍如隔世。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