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文网
优秀文学小说推荐

武松纪全文在线阅读,武松纪小说免费版

小说:武松纪

状态:已更新25.47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7-04-29 21:50:40

简介:重生少年武二郎,拜师周侗走天涯,结识好汉遇娇娘,逐鹿天下拓封疆。号:611895475…

武松纪免费阅读

武松纪免费阅读第一章梦想成真

  “马上林冲,马下武松!这武二郎当真是条好汉啊!”

  “好个玉麒麟卢俊义,不愧是梁山第一高手!”

  “气死我了!该死的矮胖子黑心三郎宋江,真是该杀!该杀!”……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某处楼房内不时的传来阵阵叫好声、大骂声或是感叹声,顿时引来四周邻居的喊骂声。

  这半夜三更不睡觉的“夜猫子”阿松其实是一个网络写手,闲暇之余最爱看水浒传,是一个资深水浒迷。也许正是因为和武松重名的缘故,他最喜欢的梁山好汉就是书中的武松武二郎,甚至有时候阿松会不自觉的把自己想象成水浒传中的武松。

  “轰隆……”

  阿松刚骂完宋江的时候,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道闪电,随之传来一阵霹雳声。

  阿松看到闪电后,就撇撇嘴嘟囔的说道:“都是冬天了,还打什么雷啊!现在这天气也越来越反常了,还有这破烂天气预报报的一点都不准!算了,今天就看到这儿吧,再码点字就睡觉去。”

  随后,阿松便合上手中的《水浒传》、拿起旁边的手机向着电脑桌走去!

  “轰!”

  就在这时,夜空中突然出现一道闪电穿过窗户劈中了正拿着手机的阿松,刹那间阿松就被这道闪电劈的浑身焦黑、昏迷不醒、气若游丝。

  ————————

  大宋绍圣五年(公元1098年)六月二十日下午时分,京东西路郓州阳谷县县城东北部的一处小山丘上,一个大约八九岁左右的小孩子正背着一大担木柴向着县城方向快步走去。

  “武家小二郎真是一个好孩子啊,这么小小的年龄就开始帮大郎干活了!”

  “他不干也不行啊,就凭大郎他那的身子骨也只能做做炊饼,至于砍柴、担柴这些活计他绝对干不了多少的!”

  “武家小二郎当真是好力气啊,这么一大担柴火咱们大人背着都吃力啊,他一个八九岁的小孩子居然能背着小跑!”……

  就在这小孩子与周围几个猎户打完招呼、快步离开后,那几个猎户就纷纷的议论道。

  六月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刚才还烈阳当空,马上就变成黑云压顶。瞬间,豆大的雨点便砸了下来。

  那小孩子看到这情况后立即向着旁边的一棵大槐树底下跑去,自己被雨淋湿了没什么要紧的,但是自己背后的柴火要是被雨淋湿了的话,这几天大哥做炊饼的柴火就短缺了。

  “咔嚓……”

  就在那小孩子刚跑到大槐树底下的时候,一道闪电就劈了过来。这道闪电正好劈中大槐树,而那小孩子也被雷电殃及池鱼了。看样子,下雨天千万不要躲在大树底下避雨啊,那是很危险的!

  “坏了,武家小二郎被雷劈了!也不知道被劈死了没有?”

  “你说这武家是造了什么孽啊,武家大郎在十二三岁的时候就被雷劈过,本来大郎好好的一俊俏小孩儿被雷劈后,渐渐的变得像个丑八怪,个子也不长了,成了‘三寸丁谷树皮’!就不知道这武家小二郎会不会步他哥哥的后尘啊!”

  “咱们先别讨论这些了,等雨小些的时候咱们就赶紧通知武大郎吧!”……

  刚才那几个猎户也躲到了不远处的树底下,不过他们的运气比较好,没有被雷劈中,但也吓得不轻。见到武家小二郎被雷劈后就议论纷纷的说道。

  也许是势大不持、雨大不久的缘故,这不一会儿空中的暴雨就变成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了。那几个猎户也是胆大之人,毫不畏惧的向着被劈的大槐树走去。

  “哒哒……”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急促的马蹄声。随后,那几个猎户就看到一个披着蓑衣的大汉骑在一匹枣红色的马上向着这里奔来,而这大汉手中还提着一杆长枪、马背上挂着一个弓箭模样的包裹。

  “武家小二郎还没死,还有气息呢!”其中一个猎户已经走到那小孩子的旁边,他用手指试了试小孩儿的鼻息说道。

  随后,一个大约三十多岁的黑脸猎户也试着探了探那小孩子的鼻息,笑着说道:“这武家还真是奇怪啊,哥俩个都是在十岁左右被雷劈了,而且还都没有被劈死!你说是幸运呢还是不幸啊!”

  另一个二十刚出头的猎户撇撇嘴说道:“要是我被劈成武大郎的模样,还不如直接把我劈死算了!”

  最先到的那个猎户听到这二人的话后,就不耐烦的说道:“武大郎也不容易啊,要是之前武大郎真被雷劈死了,这武家小二郎肯定养不到现在就活不成了。”

  且说那三十多岁的黑脸猎户看到骑马大汉已经走到眼前,就连忙拦住他说道:“这位大哥,你是不是要路过阳谷县城啊?!能不能捎俺和武家小二郎一趟。”

  那骑马大汉听到黑脸猎户的话后,就连忙勒住马询问情况。随后,这几个猎户就七嘴八舌的把事情经过以及那小孩子家中情况大略的说了一遍。

  “黑脸兄弟,你与武家小二郎一起和我骑马去阳谷县城吧。”骑马大汉听完这几个猎户的话后,既觉着武家兄弟的遭遇令人可怜,又感慨他们生命之顽强,随即对着那拦马的黑脸猎户说道。

  黑脸猎户听到骑马大汉的话后,就扭扭捏捏的问道:“这位大哥,你这马能驮起咱仨吗?还有,骑马安全吗?俺还没骑过马呢?!”在大宋朝,因为产马的燕云十六州被辽国占领,所以这马匹尤其是战马绝对是战略资源,一般人是没有机会骑马的。

  骑马大汉听到黑脸猎户的话后,笑着说道:“哈哈哈,我这匹战马虽不是什么名马宝驹,但驮咱们三个还是没问题的。”

  ————————

  时光悠悠,也不知过了多久。阿松觉得自己已经恢复意识了,但却像困在某个不知名的黑色容器一般,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身体想动也动不了,就连眼睛也睁不开。不过,他却能听到旁边几个人的对话。

  其中一个公鸭嗓子般的声音说道:“谢谢周大叔和孙二哥救回我弟弟,否则我弟弟这回就糟了。”

  “大郎,咱们都是邻里街坊的还跟我客气什么啊。对了,既然把小二郎送回来了,那我就先走了,要是还有什么事的话只管招呼一声就行啊。”另一个汉子(黑脸猎户)爽快的说道。

  最后一个汉子也说道:“武家兄弟,我还有公务在身,就此告别吧,后会有期。”

  “周大叔,您看现在天色已晚,再说您急着赶路也不在一时啊。要不,您今晚就在我家休息一晚,明日一早再赶路怎么样啊?”那武家大郎听完二人的话后就说道。

  过了一会儿,那周大叔就说道:“这样也好,老夫今天就住在贵宅了。对了,老夫还略懂医术,刚才我看了一下你家小二郎的情况,其实也没什么大的问题,我想他很快就能醒过来。”

  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阿松就感觉有人把自己扶了起来,然后这人一手扶着自己的后背一手往自己嘴里灌东西,阿松感觉到那是小米粥。

  等这碗小米粥全部被阿松喝完之后,这人又慢慢的把阿松放倒在床上,然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小松啊,你快点醒过来了吧。还有,千万不要像你哥哥我这样被雷劈成了‘三寸丁谷树皮’,否则咱们武家就彻底绝后了!”

  随后,这人又在阿松的床边感叹了几句,才小心翼翼的离开。阿松听出这人的声音就是那个所谓的“武家大郎”的声音。

  等武家大郎走后,阿松的脑海里就不由回想起刚才武家大郎的话以及之前自己听到的对话,“武家大郎”、“三寸丁谷树皮”、“武家小二郎”、“小松”……

  阿松从这些关键字眼中听出,这里显然不是自己原来所处的环境了,另外他还对自己的身份隐隐约约的有所猜测。就在此时阿松的脑袋猛地一痛,随之大量的记忆涌现而来,接着他又陷入昏迷之中。

  东方的天空渐渐的发白了,新的一天又即将到来。依旧躺在床上的武家小二郎的手指动了动,随后他就缓缓的睁开眼睛,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只见四周的墙壁破烂不堪,甚至已经裂缝了;屋里的家具极其简陋,只有一张桌子、两把椅子而已,其中还有一把是瘸腿的。

  随即小二郎“噌”的一下子从床上爬起来,快步来到院中的水缸旁,随之水中立即出现了小二郎的倒影。小二郎见到水中那倒映着蓬头垢面但却浓眉大眼、棱角分明的小脸庞后,感叹的说道:“原来我真的穿越成小时候的武松武二郎了,唉,这也算是梦想成真吧,但我怎么却一点也不兴奋呢!”

  同时,小二郎也回想起自己的身世,他们武家祖籍本是恩州清河县人士,后来武松的父母迁移到郓州阳谷县开支散叶,先后有了武松的大哥武大郎武植和自己武二郎武松,哥俩相差十岁。不过,在武大郎十二三岁的时候,他躲在大树底下避雨被雷劈中,自此之后武大郎整个身体不再生长反倒是他的皮肤变得越来越粗糙、面目变得越来越狰狞,被人戏称为“三寸丁谷树皮”。

  而在武大郎被雷劈后大约三年的时间里,武氏夫妇先后得恶疾而亡。从此,才刚刚十五六岁的、身高还不到一米五的武大郎就挑起了家庭的重担,开始照顾当时才五六岁的小武松。

  好在年少的小武松异常懂事,看到哥哥做炊饼需要大量的柴火,他就开始到处捡柴。随着小武松年龄的增长,他发现自己的力气比同龄人大的多,就拿现在的小武松来说吧,他的力气已经超越了一般的成年人。

  同时,小武松也想起自己是大宋元佑五年(公元1090年)十月二十三日早晨出生的,现在才刚刚八岁,但身高足足有一米四左右、并远远的超过同龄人了。相信按照小武松以往的成长速度,不久之后就能超过他大哥武大郎的。

  小武松想完这些后,无奈的握握双拳说道:“恩,既来之则安之,我既然成了武松,那以后定不负梁山好汉武松的威名!定使武松之名名垂千古!”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