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文网
优秀文学小说推荐

嫡姐难当全文在线阅读,嫡姐难当小说免费版

小说:嫡姐难当

状态:已更新43.26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6-10-05 14:03:44

简介:  前世遭遇至亲至爱的背叛,后世,她希冀期待命运的翻转,却是危机四伏,看似完美的背后,陷阱、谎言重重。云开雾散之后,已是心力交瘁,劫后余生,亲情、爱情,能否修得圆满,且看重生嫡女的逆转人生。…

嫡姐难当免费阅读

嫡姐难当免费阅读第一章前生

  春末夏初,暖风袭人,携香带甜,让人心醉。

  午后的永乐公府,静谧祥宁。

  奢华的后花园里,大小姐林玉霞独自徜徉在正抽芽拨节的竹林里。竹,性高也;寡淡者。她最爱。她信步而行,竹林里幽幽小径蜿蜒曲折,尽首是一小小的陡坡,陡坡下是碧波泱泱的天然湖泊,美其名曰“心湖”。

  湖四周亭阁楼榭,样式各异,尽不相同;青石垒立的假山,层层幢幢,奇形怪状;亭阁假山巧妙掩映于茁壮的垂柳下。骄阳在这片绿意盎然中也含蓄了许多,温情脉脉。一人赏景,图的是心旷神怡,总比一大帮姐妹聚在一起要有体会得多。她怜惜世间生灵,脚下柔草萋萋,她不忍践踏,脚步轻盈,悄然无声。亭子里似有人语,张雨霞心中一喜,不知是哪个姐妹与她同心,也来这撷取春、色。

  脚下更是轻盈,蹑手蹑脚,弓紧身子,寻就过去。软声细语渐入耳内,听得出是二妹雨燕。只有她才有莺燕般稚嫩的娃娃音。林雨燕较林玉霞年幼一岁。自牙牙学语起,便痴缠黏在林玉霞跟前,姐姐长姐姐短,哄得林玉霞满心喜悦。只要她手里有了稀罕物什,雨燕更会口甜如蜜,想方设法的讨好于她,她也心甘情愿地赠与她。失去了宝贝,却是心甘如怡,陶醉其中。

  林玉霞刚想抬脚进亭,传来了林雨燕含嗔带怨,娇娇怯怯的声音,使得她一颗喜悦的心瞬间跌入无底深渊。

  “太子殿下,雨燕好想你啊。你一连几天不来,我还以为你不理我了呢。”

  “雨燕,别说傻话,我怎会舍得你呢。只是身为太子,我也有很多无奈,身不由己。太子妃是父皇钦定,岂是我可左右?”太子满是宠溺爱怜,在林玉霞听来却是如翻了五味瓶,苦涩难咽。

  纵是隔着厚厚的木板,她也能想象得出太子温存的面貌。原来,他并不是只对她温柔,还有——她亲密无间的二妹林,雨,燕。

  林玉霞心底泛起一股难以遏制的冷笑,她就是太子口中所说的太子妃,令他左右为难的太子妃。在这两个相亲相爱的人口中,似乎是她错了,她是多余的存在。仿若是盲人一朝间徒然见到了六月的阳光,一切绥不及防的赫然出现,刺痛、炽痛,瞬间遍及周身。

  就在她摇摇欲倒之时,耳际又是一声模糊又清晰的叹息声,“长姐自幼持嫡长女身份,事事抢压人一头,雨燕得父母训教,处处妥协忍让。别的也就罢了,偏偏雨燕没有自知之明,喜欢的竟是长姐的男人,这以后……”

  柔柔不堪的二妹竟会如此颠倒黑白!林玉霞身子又是一晃,紧忙扶竹。

  “即便如此又能如何?有本太子在,还怕了她不成?”太子话里语间哪里还寻得到往日的温雅、持重,有的只是隐隐的恨意。

  “长姐惯会分人前、人后,只怕她容不下我。”言毕,又是委屈至极的嘤嘤哭声。

  知人知面难知心。狼子野心一朝显现。

  林玉霞强撑着颤抖的身子,挪步之亭子窗前,只见太子的背影,雨燕想必是伏在他的怀里吧。

  “好一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林玉霞冷笑道。

  亭子里的人大惊失色,倏然起身。仓惶之色溢于言表。见外面只有林玉霞一人,太子苍白僵硬的脸触目惊心,似有杀气闪过。

  他慌得奔下台阶,欲执林玉霞的手,林玉霞哪能任他玷污,手一扬,一闪。只恨恨瞪着两人。沉寂,死一般的沉寂。

  “姐姐,是我错了,是雨燕不知天高地厚,一直痴缠太子。太子殿下是喜欢姐姐的。求姐姐不要告诉爹娘,不要毁了太子殿下的大好前程。”林雨燕声嘶力竭,珠泪横流,跪在林玉霞脚下,叩头如捣蒜。

  林玉霞这一刻算是真真的看透了她肮脏的性情,脸上端紧了冷漠。林雨燕的哭喊撼动了太子,他的身子一紧,一颤。

  太子的脸色变幻莫测。他怕,怕父皇借机废了他,永乐侯可是皇上的近臣,其情谊堪比手足,不可断也。如何?如何能保得齐全?

  太子心中转过无数念头,美人?江山?容不得犹疑,太子似是决了心意,双膝落地,叩了三叩,神色恳切,“素知雨霞温婉大方,是赵匀一时蒙了心,才有了今日的荒唐,赵匀日后定潜心于正事,再不敢妄自菲薄。求雨霞饶了这一回。赵匀感恩殆尽,力图后报。”

  都道是男儿膝下有黄金。赵匀贪图苟且偷生,居然做出如此不耻之举,实在意料之外。即使单从她这面立场出发,为了永乐公府,她也断不会张扬,可是,太子……林玉霞愈发厌恶,从骨子里散发出的厌恶。以前竟会看走了眼,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侮辱!奇耻大辱!

  她眸子深邃,如不见底的深潭,幽幽的寒冷,冷得彻骨。

  无话可说,她双唇紧勉,苍白着脸,踉跄着顺湖边小径而行。脚上的木屐坠得脚都抬不起来,短途小径也似是长了许多。

  许是看她走得艰难,林雨燕和太子双双追了上来,“姐姐,我来扶你。”

  心已凉透,林玉霞看都不看地一甩手,雨燕似是失去了依托,一个趔趄倒地。眼神幽怨看向太子。

  太子心底无名火起,上前拦腰抱起林玉霞,林玉霞又羞又怒,怒斥,“你要做什么?无耻!”

  怒骂更是引燃了他心底隐忍欲发的火苗,父皇严峻的脸,母后失望的脸,重重叠叠,分分合合,浮于面前。太子如临绝境,心灰意冷。都是眼前这个女人害的,她会害得他一无所有,或波及性命。

  罢了!太子双眸紧闭,手中一扬,一松,手中的人儿大惊,却徒剩奈何。

  又是一声“扑通”,是重重落水的声音,水花四溅,颗颗如珍珠般晶莹闪亮。水中的人儿慌如抓虾,挣扎,再挣扎。眸子不甘心地一张一合间,岸上的两人相偎相依,男的凉薄,女的得意。两人琴瑟般和谐,他们身后是苍翠的竹林,还有红花绿草,这是生机盎然、万物勃发的季节,她却在这儿、在初夏,做了孤魂野鬼,岂能甘心?

  湖水肆意灌进她的五脏六腑,气息越来越少……她正值芳华,就此香消玉损。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