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文网
优秀文学小说推荐

娇妻作妖全文在线阅读,娇妻作妖小说免费版

小说:娇妻作妖

状态:已更新70.83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9-05-05 14:20:42

简介:  童洛,肤白貌美大长腿小花旦。  沈渊,矜贵冷漠腹黑男,权势滔天傲病娇。  在某个淫靡奢乱场合,十八线小明星一不小心被沈家长孙当成了妖艳贱货利用,于是……  【开始】  沈渊厌恶的目光扫过刚才隔壁房间出来衣衫不整的妖艳女人,皱了皱眉:“五十万,脱光上床,拍几张照片。”  童洛理了理滑落的肩带,想了想床上那个小男人,点点头:“这个价格,留内衣,不露脸。”  【然后】  沈渊冷漠:“以…

娇妻作妖免费阅读

娇妻作妖免费阅读001 夜宴迷乱

  童洛把乳液和啫喱放回了化妆包。

  童洛呼了一口气,再次进入这个房间,她的心态已经比两个多小时前出逃的时候冷静了很多。想想好像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哪怕明日这男人醒来,发现了自己玩得这场把戏,养母也已经进了手术室。他总不会因为被人在床上放了鸽子,就让聘请过来的专家团队半途撤出。

  再说,她手机里还留了不少张“不雅照片”,有他单人全身的,还有局部特写的,还有她和他的大头合影。投鼠忌器,他应该不会轻易动她吧。

  ……最多不过封杀了她所有的路,或者弄点意外,她又有何惧?反正养母的身体好了,自己还为她准备了一笔养老金存着,没什么好担忧。

  人,可以省时夺势低下高贵的头颅,万不可抽掉了内藏的一身傲骨。

  六小时前。

  盛装打扮浓妆艳抹的童洛,在公司某高管的带领下,第一次踏足夜宴这个地方。一路上,公司高管已经吹嘘了无数遍夜宴在华都代表的身份,非达官贵人或豪门贵族不得进,会员制,进出严格门禁,确保安保和私密性。童洛笑靥如花乖巧点头表示聆听教诲,内心却彷徨不安充满了焦躁和犹豫。

  圈内大佬和华都某位有影响力的大人物齐聚一堂,除了童洛之外,另有两圈中知名的女明星作陪,桌上觥筹交错衣香鬓影,女星娇媚吐气兰香,童洛身体僵硬,但依然端起酒杯语笑晏晏,恭敬而热情地灌了自己养母的救命恩人无数杯酒,被大佬们连声赞叹有前途会做事。

  酒宴散,三两成群,各自上楼。童洛在大佬们“好好报答”“好好伺候”的暗示中,亦步亦趋半扶着酩酊大醉的男人上了八楼,进了888房间。还好男人久居高位进来了也是一副要人捧着伺候着的模样。童洛先乖巧伶俐把人放倒在床上,倒好了茶水,然后风情万种地让人稍稍等候,示意自己先去洗个澡。

  在卫生间浪费了半小时水的童洛悄悄打开门,发现床头茶杯已空,男人已睡。童洛立即脱了男人的衣物,帮他换上睡衣,然后在床头留下字条,大意:感恩救母之情,先行离去医院探望,望君昨夜愉快且满意。

  心惊胆战神色匆匆的童洛下楼,忽然警觉,此刻时间太早,一楼开始,就有监控,如若被发现离开,恐难解释——难不成说领导大人用时短?怎么说也得呆久一点,对得起她刚才调制出的道具量。

  童洛按了四楼,然后迅速走进了不远的卫生间。这里每个包厢都有专门的卫生间,公共的鲜有人来。门刚打开,童洛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发现里面居然有人,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面前,是圈里还比较有名的一个女星,明靓。

  童洛记得明靓,是因为她参演的第一个角色,就是明靓的丫头。当时群演在剧组地位低下,她经常被主演呼来喝去,有一次帮女一拿东西晚了,结果被喝斥,是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明靓帮她呛了回去。

  童洛一愣之下还没做出反应,明靓已经强打精神先招呼了她一声:“美女,能借个手机用用吗?”

  脚步虚浮声音虚弱脸色迷茫没有酒味……刚研究过各种“迷药”的童洛,迅速察觉出明靓的不对劲,立即上前扶住了明靓:“有!”

  明靓似乎已到强弩之末,身体软绵绵倒在童洛怀里,仓促报了一串数字,哀求:“只能让他来接我!别把我交给任何一个人!”

  知恩图报,更何况同病相怜。童洛不用想也知道如果在这里迷倒,女人会是怎样的下场。她凭着出色的记忆拨通了那串号码,可惜嘟嘟的声音想着,就是无人接通。

  童洛没办法,只好一边重播着号码,一边沾水让明靓清醒些。明靓浑身发软,意识有些陷入迷乱的癫狂,脸上浮现出不同寻常的红晕,眼里出现了迷茫和爱欲。

  ……童洛有些无语……

  “你进去看看,她走不远!”

  “明哥,这不太好吧,这是女厕所,这地儿……”都是惹不得的人。

  “那就去叫个女的来!”

  厕所门外传来如此的对话,童洛无语地搂着软绵绵靠在自己怀里的明靓,大概能猜测到外面找的可能就是自己怀里的这个人。

  唉,她本来就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今儿过去了,明儿还不知道怎么办。只是事儿要没看见就算了,既然自己撞到了,实在是做不到坐视不理见死不救。

  童洛迅速半搂半拖着明靓进了一个厕所隔间,然后用手捂住了明靓的嘴,省得她那些细碎的娇吟声传递出去。进去还不到半分钟,外面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似高跟鞋迈着小碎步。

  夜宴一二三楼都是餐厅,这里是四楼KTV,五楼是酒吧棋牌室,六楼是专业的赌场,七楼以上则是客房。夜宴实行严格的会员卡制,只有会员才能刷卡自由上下楼,非会员只能在会员的带领下或者由服务人员在会员授权下带领着进出门。

  童洛有些纠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她本意是要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投怀送抱的美人实在难处理,要带出去风险太大。

  厕所隔间被一一推开,终于推到了童洛这间。童洛捂紧了明靓的嘴,然后用自己慵懒中带着些微醺的声音冷讽:“没看见有人吗?隔壁那么多地方都满了啊!”

  “不好意思!”一个陌生的女声回答,而后又响起一些细碎的声音,最后高跟鞋又远去。

  童洛没敢掉以轻心,她又拨了一遍刚才的号码,依旧没人接听,想起怀里美人说“只能把我交给这个人”,童洛有些无语。

  交给警察叔叔也不行吗?

  哦,确实也不行,夜宴好像一个无形的保护罩,层层关系错综复杂又如老树盘根,牢牢扎根于深色土壤中,成为光明无法完全渗透的地方。而且,万一闹大了,她怎么把自己摘出去?她现在正应该在888伺候某人呢。

  童洛给明靓拍了一张照片,然后发到了这个号码上,配上文字:“美女落难,夜宴888,速来领人。敲门暗号,三长一短。”

  厕所属于“公共区域”,在这里待着实在不安全。本着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的原则,童洛先让明靓坐好,然后出来打探了一下情况。

  对方刚检查完这里,应该不会马上过来。运气不错的是,电梯间和卫生间在同一个方位。

  童洛架起明靓,半拖半拽快步走向电梯口,掏出口袋里的会员卡,刷了一下,按了上楼。一想到马上又要回到好不容易才离开的虎口,还是自投罗网,童洛只能无奈地笑。

  电梯很给力,反应迅猛,很快就叮咚停下。童洛搂着已经处于迷乱的明靓迅速闪进了电梯。电梯门悄然合上,童洛轻舒了一口气。

  只是一颗心还没完全落下去,刚刚从4变成5的电梯,再次停下。童洛迅速把明靓的头摁在自己肩膀上,自己搂住她的纤腰,让明靓背对着外面,明靓是个风评不错的明星,这个模样,能少被人看见就少被人看见吧。只期待着能让明靓信任的男人,有能力把他们带出去。

  电梯门拉开,进来的是两个男子。童洛和那个高个子一对视,彼此颇有些……说不清道不明,因为场面真的比较诡异尴尬。

  这边,童洛一身妖娆的扮相,然后怀里抱着个身材婀娜神志不清的美人。

  那边,是一个长相还不错只是眼神偏阴柔的男人,怀里挂着一个十八九岁容貌俊美半醉半醒的小帅哥,男人伸手摸着小帅哥的脸。

  童洛嘴角抽搐了一下,妩媚的大眼瞟了对方两眼,嘴角微微一勾,给了个迷人了然的笑容。

  对方看了她一眼,眯着眼睛不做声。

  电梯很快到八楼,童洛在电梯里面,照理应该先让那一对出去,可对方明显没有先动的意思。童洛假装看不出对方的防备之心,自顾自搂着明靓走在前面,只是注意着避让开明靓的正脸。

  带着明显中招的美人儿,童洛熟门熟路地走到888房间前,然后掏出房卡。那一对男人跟在她们身后,那个小帅哥似乎清醒了一些,傻萌傻萌:“程哥,不是送我回家吗?太晚回去了我哥会骂我。”声音从鼻腔发出,怪可爱的。

  “你醉了,先休息会儿。”男人如此安慰。“我会跟沈哥说。”

  童洛一边搂着明靓进房间,一边在内心鄙夷感叹——还能不能有点出息了?都玩这套有什么意思?想要抱得心上人归,有本事靠真本事啊,强扭的瓜不甜懂吗?

  只是,落难的自己捡了个落单的美人已经够难处理了,实在没有多余的能力再去英雄救美。而且这地儿乌烟瘴气的,真实情况谁也说不清。

  童洛关上门,余光看到对方刚好在自己隔壁房间门口停下,878。

  一个半小时前。

  敲门声响,三长一短。

  正望着床上一男一女发呆的童洛一惊,立即迅速跑去打开房门,门刚悄然打开一个缝,外头的人已经大力一推,厚重的房间门把明靓弄了一个趔趄,差点撞到额头,紧跟着还有拳风略过,在她面颊处停顿。

  童洛吓了一跳,拳风扫过自己脸颊,有些微微的凉意。她呆若木鸡在原地站了两秒钟,一晚上担惊受怕的精神也没多好,火气蹭地窜了上来,高跟鞋一脚踢在来人的小腿骨上——这男人长得还人五人六的,但就那一个平头就知道不是啥好人,冲动!没头脑!

  “卧槽!”来人吃痛,目光先一步搜索房间,然后就看见了明靓和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并排躺在房间中紫色天鹅绒大床上的情景。

  男人瘸着腿就往房间冲,顺手拎起了房间一个摆设的大花瓶。童洛眨了眨眼,瞬间明白了这个男人要做什么,急忙小步跑过来,从背后抱住他的腰,试图阻挡他的脚步。怎奈高跟鞋实在不给力,力量太大,两脚一扭,人直接趴下了,有种被男人拖着她走的惨状。

  “猪啊!别冲动!”童洛简直无语了,什么男人这么没脑筋,不问青红皂白的就发癫。

  “放开我!”男人低头,脸部因为愤怒已经变得扭曲:“不要逼我打女人!”

  “大哥!你冷静点好不好!”童洛眼见拉不住,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不管了,因为刚用力着急,她说话微微有些喘气。

  “我先宰了这个老王八蛋!再来收拾你这个贱货!”盛怒中的男人,哪里听得劝。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说得就是这种人吧?童洛简直要呵呵了,她抱住那个花瓶,人挂在上面,很鄙视地盯着男人:“就是我这个贱货给你打的电话!你能不能先听我说两句?”

  男人一窒,似乎稍微冷静了一些。他再次环视床上,才发觉事情确实不太对劲,比如老色狼的虽然只穿了睡袍,但不管是明靓,还是面前这个妖艳贱货,都是衣衫完整的。

  “你的妞儿是在三楼被人下了药,在卫生间向我求救,我没法把她带出去,只好带上来等你。”童洛慢慢爬起来,用简短的语言稍微跟他解释了一下当时的情况:“下药的另有其人,跟床上这男人没关系啊,你可别动他,一动我明天就死了。”

  听闻如此,男人总算松了口气,立即放下瓶子直奔明靓身边。将身体挂在花瓶上的童洛猝不及防,差点磕地上。

  看到男人拿额头去测明靓的体温,童洛撇嘴,提醒他:“不是发烧,就是被下药了,等药效过了就好。”

  似乎为了印证她说的话,明靓嘤咛着在褚志燮怀里扭动,脸色潮红,鲜艳地可怕。

  “你……”男人的目光游移,终于落在了老男人脸上,不由得一愣。

  这张脸一般人都会很熟悉吧,经常能在电视上看见。男人的表情太过震惊了,童洛心头忽然燃起了希望:“这男人你熟?”毕竟到这儿的人,都有些关系。

  男人欲言又止,然后硬邦邦回答:“不熟。”

  希望破灭,童洛神色黯然,挥了挥手:“那算了,你们走吧。”

  童洛这样说,男人可能有些不好意思了。“这什么情况?”

  “我给他下药了。”童洛有气无力的说着。

  男人明显被她不按常理的操作震惊了。

  童洛忽然眼睛又一亮,抱着花瓶站起来,审视的目光看着褚志燮:“帅哥,我是帮了你忙吧?”

  “是。”男人警惕。

  “是不是应该要一些回报?”童洛妖艳的妆容映衬下,这笑容有些诡异。她正觉得自导自演的一出戏少了点道具,瞌睡就有人送枕头,这运气还不错的样子,

  男人有些不屑:“要多少?”

  童洛想了想,竖起了三根手指。

  三万肯定不可能,到这儿来的人,都不是这个价位。男人眉头一挑:“三十万?”这就有些狮子大开口了。不过看在她救的是明靓,他愿意出这个钱。

  “不是,三次。”童洛认真地看着男人:“你和这美女是情侣吧?你看她也中药了,要是不中和一下,怪难受的。我看这儿环境也不错,简直天时地利人和,要不你们就地取材,就在这儿来三次?”

  男人脸一阵青一阵白,估计把童洛当成疯子了,直接丢下一张名片让童洛以后有事找他,就抱着明靓出了房间。

  童洛新思路被打开,不舍得放弃,没有原材料就自己创造。她在浴室捣鼓了半天,终于调制出了目测上去差不多的配比,然后无规则地涂抹到了床上,被子上,男人的睡衣上。她想了想,一咬牙,又用剪刀割破了自己的手指,挤出了几滴鲜血混在了黏液里。

  作戏嘛,就要做个全套。

  此刻。

  童洛再次环视,检查了一下房间和卫生间,道具基本摆放到位。她深呼吸,拎起小包,第二次离开这个房间。

  打开门的时候,从走廊迎面走来三个男人。中间那人身材高挑,脸色瓷白,眼底微黑,半长的鸦色齐肩发披散在身后,一袭贴身的西服勾勒地身形纤长瘦弱。

  只是个病态当然没什么好看的,让童洛多关注一眼的原因,是因为这个男人有着病容也掩不去的姿色,眉目如画,冷漠疏离,如画中苍竹,劲瘦挺拔。他的存在,直接让他身后两个精英男没了存在感。

  三个男人站定在走廊尽头。病娇男微微偏头看向身侧,声音清冷无情:“房间?”

  “沈少稍等,齐助已经在问。”一跟班男如是说。

  “程黎这小子居然这样陷害二少,二少才上大学,离接班还很久,没想到他们那么早动手。”另一跟班附和。

  童洛眨了眨眼,沈?程?大学生?两男?

  对应,程哥,沈哥,十八九岁,还有少见的组合。

  她想了想,朝对面挥了挥手,引起注意,然后指了指87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