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文网
优秀文学小说推荐

公主复国记全文在线阅读,公主复国记小说免费版

小说:公主复国记

状态:已更新85.74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21-08-09 02:13:08

简介:变身公主,游戏异界。普通的地球少年萧远,遇到恶作剧的创世神,穿越异界变成美少女公主的故事。剑与魔法,龙与骑士,战争冒险,什么都有一点。西式奇幻,古典风格,谢绝男主。彩云帝国尘埃落定,光明圣战风起云涌。由于一场不幸的意外,琳雅来到了遥远东方陌生的格勒西亚大陆,在返回故乡的旅途中,她又会有怎样神奇的经历呢?光明与黑暗,战争与和平,危机与希望,梦想与现实,信仰与信念,她终将如何抉择?…

公主复国记免费阅读

公主复国记免费阅读002 天使之翼

  萧远的大脑在短暂窒息之后终于恢复了清醒,可那该死的创世神早已溜得没影儿了。“创世神,你快给我出来!”“死神!臭神!烂神!”“别让我再看到你,否则一定把你剁成八十八段!”

  一番叫骂之后,萧远便累得不行了,坐在地上直喘气。唉,这小女孩的身体真是没用!才叫唤了几声而己,就已经气喘吁吁起来了。可那可恶的创世神始终都不肯再露面了。

  萧远现在算是明白什么叫欲哭无泪了。“不会真要用这个女人的身体来过一辈子吧?那情景……不敢想象。而且,这个鬼样子还怎么泡妹妹哦……”萧远心情沮丧极了。“不行不行!就是死也绝不能让那个可恨的家伙奸计得逞!”

  休息了一会,等有了点力气,萧远又爬了起来,打量起四周的环境。这里是一座小山顶,向着太阳的那一面一路绵延到山脚,而另一面,则是陡峭的深不见底的悬崖。“居然会被这样地羞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萧远已经心如死灰了,“异世界的漂亮妹妹们啊,萧远我没法拯救你们,只好先走一步了!”

  萧远绝望地喊完了口号,闭上眼睛,咬了咬牙,用尽了全力向那深渊中跳下。耳旁传来呼呼的风声,像是死神的召唤,失去重心的身体急速地向下坠去,那种感觉,像是要将自己的灵魂与身体强行剥开一般。啊,这就是死亡的滋味么?

  一个冷颤过后,心底突然极度地恐慌起来。天哪,我要死了吗?萧远忽然感到颤粟和恐惧起来。对于每个人来说,死亡的滋味,注定都只能体验一次的吧。不得不承认,那实在不好受。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唉,算了,死就死吧,有什么可怕的!

  耳边的声音在不断变幻着旋律,像是魔鬼的狞笑,又像是天使的歌唱。也不知过了多久,萧远还是没有落地的疼痛感觉。搞什么啊,想死都不能干脆点啊?难道是落进了无底洞不成?萧远不耐烦地睁开眼睛。

  咦,自己的身体怎么悬浮在空中没有动静了?但很快萧远似乎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在动,当他将目光移动到自己的左肩时,立刻就傻眼了。天哪,这是什么啊?白白的,像雪花一样洁白的没有丝毫瑕疵的羽毛——好像一只鸟儿的翅膀?

  准确地说,那就是一支翅膀,一支巨大的翅膀。

  不会是眼花了吧?萧远连忙使劲地揉了揉自己有些恍惚的双眼,没错,是一只约有两米长的雪白色的翅膀!正缓缓地,有规律地扇动着。萧远又连忙扭头去看右肩处,果然还有另一只翅膀,它们轻柔地有规律地扇动着,托起了自己轻盈的身体。

  翅膀?翅膀!

  天使的翅膀?一定是创世神给我装上的,萧远很快就想到了这一点,他说过他改造了自己的身体,给这个身体注入了许多凡人没有的神奇力量,只可惜……

  上面的悬崖已是高不见顶了,往下不到三米处便是谷底了,一面平静如镜的湖水中映出了自己的身影。哇,好可爱的绝色小美女啊,完美无瑕的绝美脸蛋儿,光润嫩白的肌肤,轻柔似雪的双翼,配上一身粉红的连衣裙,凹凸有致的完美身体,活脱脱一个天界降临凡尘的可爱小天使啊。

  真是秀色可餐啊!看着湖水中那个迷死人的小美女,萧远不禁咽了几口口水。虽然明知道那个小美女就是自己,可是男性的本能还是让他心情大爽。

  天使耶,还有翅膀呢,要是死掉多可惜呀……但是,想到这个身体居然是个女人,萧远的心情又是一阵黯然。用女人的身体生活,那感觉可要比死还难受啊!

  可是……可是……死掉也不一定能转生成男人啊,要是不小心转生成个半兽人,那可就更恶心了……再说这翅膀可不是人人都能有的呀……两种矛盾的心情在萧远心里激烈地交锋起来,那一心求死的决心终是慢慢动摇起来。

  萧远尝试着控制翅膀在湖面上飞舞盘旋起来,那求生的欲望终于还是渐渐占着了上风,毕竟刚才经历过那一阵死亡前的恐怖滋味,可真的不大好受。

  那就这样喽,翅膀可真的不是这么容易有的,这个世界有没有鸟人先不说,至少凡人是肯定没有的!要不就先玩几天,玩够了再死也不迟啊?嗯,这也算是个折中的办法了。

  既然已经做了决定,那现在就来好好地享受一下这双美妙的翅膀吧。对翅膀的控制出乎意料地容易,萧远脑中刚想着要怎么做,那双翅膀就跟着做出了反应,调整了飞行姿势,很容易地就到达了目的地,跟手脚一样灵活。显然翅膀和大脑是相互认同,浑然一体的,不存在任何排斥性。

  萧远用手去轻轻抚摸身后的翅膀,羽毛很清凉,羽毛下的肉体则带着微微的暖意,那是血液流过的感觉,显然都是实体的哦。唉,怎么说呢,创世神还是够意思的,虽然他狠狠地戏耍了自己一把。

  玩了一阵,萧远渐渐觉着有些饿了,正举目四望时,心中忽然感到一阵强烈的不安,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左翼处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萧远本能地惨叫一声,身体失去了平衡从半空中掉落下去,跌入了冰凉的湖水中。凉水浸入翅膀上的伤口处,更是痛入心扉,他很快便痛得失去了知觉。

  也不知过了多久,萧远的灵智渐渐地清醒过来,身体很不平稳,自己似乎正置身于一辆快速行驶的车辆中。萧远的精神开始向四周扩散着,身边似乎有一个人,一个女人,在前面不远处还有一个男人,两匹马奔跑时的喘息声。这的确是一辆正在奔驰中的马车。

  左翼处的剧痛一阵阵地传来,萧远禁不住轻轻呻吟起来。

  “小妹妹,你没事了吧?”说话的是身边的女子,一个二十来岁的蒙面女子,她穿着一身蓝色法袍,右手提着一只法杖,目光中既有怜爱,也有羡慕,还有疑惑的神情。

  萧远现在大脑里一团乱麻,他还不知道这些人的身份,也不清楚自己的身份,甚至可以说是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啊,先不要乱动。你的翅膀……还疼吗?我用治愈术帮你治疗过几次,但恐怕还要过几天才能完全愈合呢。”听她这么一说,萧远这才发现自己的双翼还留在身体外面,折了起来收拢在身后。现在是危险时刻,还是少说话为妙,萧远这样想着,仍旧是不理她。

  “蒂丝,她怎么样了?”前面驾车的那个男人问了起来。车颠得很厉害,他必须用很大的声音才能使车厢内的人听到。

  萧远听到这个声音,心中便感到一阵害怕,啊,刚才一定就是这家伙把我从天下射下来的!想到这里,身后的那双翅膀竟然倏地一下就全部钻回身体中去了。蒂丝看得一呆,萧远自己也是惊讶万分。过了许久,蒂丝才道:“没什么,她似乎有些害怕。卡伦,你继续赶路吧。”

  马车继续颠簸着前进,蒂丝安慰道:“小妹妹,别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你饿了吗?吃点东西吧!”蒂丝说着拿起了身旁的一块面包。

  萧远仍是不说话。蒂丝又问道:“渴了吗?”仍是不理她。蒂丝叹道:“那你还是休息吧!”说着,她轻抬起的手中,已凝聚了一团白光似的东西。蒂丝对着那团白光轻轻一吹,白光便化作无数线条向萧远飞来,白光中,那蒂丝轻轻唱道:“睡吧,宝贝,梦神在召唤着你!睡吧,亲爱的宝贝!”

  萧远感到一阵阵倦意袭来,双眼迷离起来。一阵精神力量向着自己心中飘来,是那么柔和,让人难以抗拒。但萧远的神智却是异常的清醒,这莫非是传说中的催眠咒?

  萧远正想抗拒,但转而想道:这些家伙的身份都不清不白,若是反抗真不知道他们人怎么对自己。自己现在受了伤,又没什么任何力量,还不是得任由他们蹂躏?不如将计就计,装作睡着的样子,再伺机逃跑好了。想到这里,萧远便装做要睡觉的样子,渐渐闭上了双眼,呼吸也变得均匀起来。

  蒂丝见萧远睡着了,轻轻抚摸着她红润清香的脸蛋,柔声道:“小美人,你可真是造物主的杰作啊,连我都快要被你迷住了!别害怕,你很快就可以回家了!”美女在怀,真够香艳刺激的了,萧远的心情顿时畅快起来。只可惜这个身体……唉,怎么这感觉就怪怪的呢?可惜啊,可惜啊!

  前面驾车的卡伦又问道:“蒂丝,她睡着了吗?”蒂丝答道:“是的,已经睡了。”“这真是意外的惊喜啊,一个长着翅膀的翼族女孩,我到现在都还不敢真的相信呢!用她换上一千个,不,一万个金币是绝对都没有问题的。蒂丝,我们发财了,哈哈!”卡伦得意地道。

  他们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萧远心里暗暗骂了起来,听他们的意思,竟是准备将自己当货物一样卖掉?毕竟自己长着翅膀,肯定与普通人不一样,被喜欢猎奇的人花大价钱买下来当玩物是完全有可能的。

  不是吧,我才刚到这个世界上来,竟然就遇上了这样的破烂事?太可恶了!

  “不过,卡伦,我们还是要谨慎点好,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蒂丝小心地道。“这我当然知道。等拿到这笔钱之后,我们就洗手不干了,这钱足够咱们好好地享受一辈子了!只要到了艾里恩镇,咱们就安全了。在脱手之前,你可要看紧她,不然出什么叉子可就麻烦大了!”

  两人聊了一会,便又继续赶路。又过了许久,身边的这个美女犯起困来,终于也慢慢地睡着了。想来她对自己的催眠咒语是非常有信心的,萧远心中暗暗冷笑着。

  萧远悄悄地睁开眼睛,蒂丝已经完全睡着了,车厢中很暗,但萧远还是找到了一个铁锁,就用它了。萧远悄悄抓住铁锁,用尽全力向那蒂丝头上砸去。可这女孩子的身体力气真是太小了,蒂丝负痛醒来,正要开口呼叫,萧远连忙用手捂了上去,又是一锁头砸上去,蒂丝终于晕了过去。

  马车仍然很颠,赶车的卡伦似乎没有发觉到车厢内的动静。萧远悄悄地掀开挂帘,马车跑得不是很快,萧远咬了咬牙,一闭眼跳了下去。

  好痛!萧远差点叫了出来,这女孩子的身体真是太弱了,萧远忍着痛楚,一拐一拐地钻进了道路旁的树林中。

  呼,现在应该安全了吧!萧远已记不起跑了多久了,这女孩子的衣服也真够麻烦的,跑起来就绊手绊脚的,还经常被树枝挂到,害得自己跑都跑不动,萧远不得不用手提着裙子来跑,真够累的!

  萧远已经快要没有力气了,一边喘着气一边在茫茫的树海中摸索着前进。迷路?那是肯定的了,他都不知道这里是哪,他甚至还没找到东南西北的概念耶。

  “哎呀!”在经这一颗高大的阔叶树的时候,萧远突然脚下一滑,硬生生地跌倒在地上。“可恶,什么鬼东西,想害死我啊!”萧远咒骂着爬了起来,揉着跌得发青的小腿直嚷嚷。

  萧远的目光寻着跌倒的地方找去,草丛中一个圆圆的不知什么东西。萧远好奇地跑过去,扒开草丛看时,哈哈,竟然是一颗两寸多长的大鸟蛋。好大一颗!“嘿嘿,我的肚子正咕咕叫哩,你偏要在这个时候跑出来挡我的道,那也就别怪我心狠手辣呢!”喜出望外的萧远说完便喜滋滋地抱起这只大鸟蛋,继续前进了。

  太阳已渐渐西斜了,已经快要累昏头的萧远终于在树林中的一片开阔地上发现了一间小木屋。萧完悄悄靠近木屋瞧了瞧,好像没人,屋中陈设似乎很久没动了,看样子是一间猎人打猎时偶尔用来休息过夜的小屋。

  萧远在小屋中翻寻一阵,终于找一个像火石样的东西,应该就是这个世界里用来点火的工具吧。萧远又到屋旁搬来一些干草和柴禾,用火石在干草上擦磨了好一阵,终于“哧”地一声点燃了。萧远长舒了口气,将干草和柴禾丢进火盘里,然后将那只倒霉的大鸟蛋也丢了进去。

  做完这一切,萧远终于可以坐下来好好地喘口气了。谁知这刚一坐下,便又感觉不大对劲了,下面,下面涌起了一阵要排泄的冲动。萧远的脸唰地一下便红透了。

  天哪,这简直就是受罪!真是难以置信,自己居然变成了一个女孩子,这女孩子的身体可真是麻烦透了!当萧远终于从树林中钻出来的时候,已经又将那个可恶的创世神骂过三百遍了。“可恶的家伙,别让我看到你,否则一定把你剁成八十八段!八十八段!”萧远现在是彻底地绝望了,他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再欺骗自己了,他确实被缴械,从根本上彻底地变成一个女人了。

  萧远现在快要疯掉了,要不是还想玩玩那双翅膀,他可真的想要一头撞死算了。想到翅膀,萧远的左肩处便立时隐隐痛了起来。

  他的翅膀受到惊吓时竟然自动地缩回身体中去了,这倒是挺有趣的,不过现在怎么将它们长出来呢?萧远正在发傻的时候,那翅膀竟又小心翼翼地探了出来。

  哇,好乖哦,原来只需要自己在脑子里想一想它们就会知道了,这倒是挺不错的。萧远试着扇动一下翅膀,那伤口处便又立刻大痛起来,萧远连忙停了下来,看那左翼上的伤口处,一道箭支穿过的伤口清晰可见,鲜红的血迹在伤口处凝结起来,护住了伤口。伤口处显然还没有完全愈合呢,萧远可不敢再乱动,万一把伤口崩裂了,那可不是好玩的。

  萧远小心翼翼地将翅膀收回体内,看看火盆里,柴禾已经快烧完了,那只大鸟蛋已经被烧烤了至少半个小时了,现在应该已经熟透了吧!萧远咽了咽口水,这才发觉肚子早已经叫得震天响啦。

  嘿嘿,开饭咯。萧远拿根树枝将大鸟蛋从火盆中扒了出来,狠狠地敲打着。可那大鸟蛋却是异常坚硬,无论萧远怎么用力都敲不破,我们的萧远MM用尽了力气,气恼之下,出门找来块大石头,轰地一下砸了上去。

  一阵碎裂声响起,大石头碎成了几个小块,大鸟蛋仍然安然无恙。萧远快要抓狂了。有没有搞错,什么嘛,这个世界的鸟蛋这么硬啊,早知道就不抱着这么个又重又笨的大家伙走这么远了,累死了!气死了!

  这小肚子可是催了一遍又一遍了,萧远只好再到小屋中四处寻找食物,可哪里能找得到啊。天哪,难道还要被活活饿死不成?萧远拖着沉重的双腿回到火盆旁,看着那个坚硬的大鸟蛋发起呆来。真是郁闷死了,美味就在眼前,却无福享受,那滋味可真痛苦啊。

  忽然,哪里似乎响起了声音,“笃……笃……”这是什么声音?萧远竖起耳朵仔细搜索起来。“笃……笃……”听到了,是从……从那个大鸟蛋中传出来的?不会吧……

  “笃……”又是一次清脆的响声,这次听清楚了,确实是从大蛋中传出来。坚硬的蛋壳似乎发生了一点变化,蛋壳上出现了一条裂纹,然后,随着“笃笃”声不断传来,一个小鸟脑袋从蛋壳的裂缝处探出了头来。寒……蛋壳里面的鸟儿居然孵化了!

  萧远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小家伙从蛋壳中艰难地探出头来,红红的小脑袋,金色的喙,还有两个金冠领,可爱极了。小家伙显然也是费尽了力气,伸出小脑袋之后,长长地喘了几口气,然后就顶着那块被它啄开的蛋壳,好奇地打量起四周的情形来。当它的小脑袋转过一圈,最后落在萧远的身上时,不禁高兴地吱吱叫了起来。

  小家伙的叫声好听极了,目睹新生命诞生的萧远心情也好了起来,萧远来到小家伙身前,伏下身来,伸出手来去***小家伙的脑袋,小家伙便用它的小脑袋在萧远手上磨蹭起来。“呵呵,真乖。小家伙,来,加油!我帮你好不好?”

  小家伙连忙点了点头,萧远用双手抓住鸟蛋的两头,使劲地掰开,小家伙也用嘴笃笃地乱啄,两只小爪子在里面乱踢一气,忙了半天,小家伙终于从蛋壳中钻了出来,高兴地叫唤起来。

  萧远看着这个小家伙,全身红通通的,大约有三寸多长,长长的尾羽还分作三条,显出高贵的王者气质来。萧远突然明白了这个小家伙的来历,世上能够用火烤来孵化的鸟儿,应该也就只有传说中的火鸟,或者说是凤凰这一种了。

  小家伙展开翅膀,卟腾几下,飞到萧远肩上,在她脸上亲热地磨蹭着,一边开心地叫唤,萧远却是苦恼地道:“呵呵,小家伙,你很开心呀?我还想拿你当晚餐呢,却没想到你竟然孵化了。唉,我今天可是要饿肚子啦!你一定也饿了吧?不过我自己都没得吃,哪里还有得东西喂你吃哦!”

  小凤凰听她说了,又飞了起来,往树林上方飞去,一会儿就在茂密的树枝叶间消失了。一出生就能飞的鸟儿……算了,谁叫人家是凤凰呢?去吧去吧,反正自己也养不了它。但就在这样想的时候,那小凤凰突然又飞了回来,嘴里还衔了个大果实。

  原来这小家们没有离我而去呢!萧远心里也是开心感动,接过小鸟儿放在手里的果子,连忙狼吞虎咽起来。萧远赞道:“小家伙你可真聪明,真谢谢你啦!唔,真好吃!”

  就这样萧远一边吃,小凤凰就一边飞出去摘果子,接连吞下十多个甜甜的果子,萧远终于撑饱了肚子,满足地靠在了树干上休息。“对了,小家伙,你自己不吃么?”小凤凰却是摇了摇头,眼中露出委屈的神情。萧远道:“怎么,你不爱吃这些果子呢?那你想吃什么呢?”

  小凤凰盯着萧远的耳环,突然张开小嘴啄了上去。萧远连忙将头一偏,道:“小家伙,你想干嘛?你不会是想吃我的耳环吧?”小凤凰连忙兴奋地叫了起来。

  萧远差点晕倒,便去取那耳环,但他不知该如何去取,弄了半天,把个耳垂扯得生疼,才总算取了下来,连连道:“女人真麻烦!真麻烦!”

  萧远将耳环托在手中,对小凤凰道:“小家伙,来!”小凤凰高兴地叫着,跳起来落在萧远的粉嫩小手上,张开小嘴向耳环上那颗红宝石啄去。只一下,便将那颗红宝石从金饰中剥了出来,衔在口中,得意地叫了两声,然后一仰头,咕噜一声吞了下去。

  萧远看得傻了眼,惊叹道:“不是吧,这样也行?好吧,凤凰就是凤凰,天生娇贵的王者,连吃的东西都与普通的鸟儿不同。”萧远也想明白了,又将自己另一只耳环也取了下来,小凤凰也毫不客气,将耳环上的红宝石一口吞下,露出一脸满足的神情来。

  小凤凰吃得饱了,又将小嘴凑到萧远脸上磨蹭起来,萧远嘻嘻笑道:“小家伙,你不怕我呀?不怕我把你当晚餐吃咯!对啦,我该叫你什么名字呢?总不能总叫你小家伙吧?”小凤凰连忙抗议地叫唤了起来,萧远笑道:“你想要我给你取名字?嗯,那好吧,给你取个什么名字呢?叫你小不点怎么样?”

  小凤凰生气喳喳叫了起来,萧远哈哈笑道:“不喜欢呀?那就叫你小喳喳好了?”小凤凰又气恼地叫了起来。萧远想了想道:“嗯,是该给你取个好听的名字,叫什么名字呢——艾琳卡,这个名字怎么样?”

  小凤凰终于是高兴地叫了起来,将一只小脑袋在萧远脸上磨呀磨的,萧远笑道:“那么,小家伙我以后就叫你艾琳卡喽!艾琳卡,来,亲一个!”

  天色渐渐地暗了。不过有艾琳卡在,萧远都不用再费力气去找蜡烛了,因为到了夜里,小凤凰通红的身体便会发出红色的光芒,将整个小屋都映得红彤彤的,漂亮极了。

  到了睡觉的时候了,附近找不到水源,萧远也只得作罢,直接上床睡了。那小凤凰却也挤了上来,硬是要钻进萧远的怀里,枕在萧远柔软的胸部上呼呼大睡起来。唉,真拿这只小家伙没办法!不过抱着小凤凰睡觉,就像是抱着一团火焰一般,非常地暖和。外面是寒风袭人,这厢屋里却是温暖怡人。

  一夜无事,天色渐渐亮了。萧远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全身酸痛无比,唉,都是这可恶的坚硬木板床害的,这小女孩的身体也实在太过娇嫩……简直无法吐槽。

  萧远打了个呵欠坐了起来,揉着酸麻的胳膊,却不见了小艾琳卡。咦,跑哪去了呢?“艾琳卡!艾琳卡!”萧远唤了几声,那小凤凰仍是不见回来,萧远正要下床去找,却突然发现自己右手的无名指上多了一枚红色的戒指。

  咦,这是哪来的戒指,昨天都没有的啊?萧远将手放近眼前来看,那戒指上还刻着三个奇特的文字,这是一种古老的象形文字,但萧远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三个字:艾-琳-卡!艾琳卡变成戒指了?

  有趣。萧远将戒指取了下来,道:“艾琳卡呀艾琳卡,我现在怎么找你出来呢?难道还要念一段咒语,再大喊一声:艾琳卡,出来!才行么?”

  萧远的话还没说话,那戒指便化作一道红色的流光,从萧远眼前闪过。再看时,戒指已变作了扇动翅膀的小凤凰了。小艾琳卡刚钻出来,便欢叫着飞到萧远肩上,在她脸上磨蹭起来。

  “呵呵,我的艾琳卡可真乖!”萧远笑着道:“艾琳卡,饿了吗?”小凤凰点了点头,萧远道:“我的项链上面有颗钻石呢,也给你吃了吧!”说着将挂在颈间的钻石项链取了下来,放在手中。艾琳卡瞧了瞧那颗钻石,却是摇了摇头,委屈地叫了起来。萧远为难地道:“啊,艾琳卡你不喜欢吃这个啊?可我没有红宝石了耶!”

  正说时,萧远忽然预感到一阵警兆,与前次在湖上被射落时一样,恐怕又是有危险靠近。窗外传来一阵腥风,萧远转头看去,那窗口外出现了一双闪着幽幽绿光的眼睛。那是一只灰色的大苍狼,萧远看得心惊不已,艾琳卡冲着苍狼尖叫了起来,像是在警告它不要靠近。

  但苍狼显然没把小凤凰这么个小不点看在眼里,轻轻一跃,就要跳进小屋来。萧远连忙拔腿就跑,那苍狼低吼一声,疾纵如风,追了过来。

  萧远逃出小屋,跑向树林,但那苍狼显然快得多了,紧追而出,纵身跃起,眼看就要扑到萧远了,却见艾琳卡似一团火球疾冲而下,撞在苍狼头上,张开小喙向苍狼的眼睛啄去。

  苍狼惨叫一声,一只左眼已被艾琳卡给叼了出来,苍狼受伤凶性大发,回头就向艾琳卡咬去。但艾琳卡的身形无比灵活,在空中上下游动,口中不断喷出小团火焰,将苍狼的皮毛烤得一团团焦糊起来。

  萧远则在一边看起了热闹,还一边给艾琳卡加油,苍狼吃够了苦头,知道奈何不了这只小凤凰,便转了身,又向萧远冲来。萧远吓了一跳,转身又跑,忽然一道白色的光芒闪过,那苍狼一声凄惨长哮,便倒在地上没了动静。萧远回头看时,那苍狼已被一支银白的骑士长剑刺倒在地。一名身着红色铠甲的年轻女骑士从树林中走了出来,剑鞘空着,这骑士长剑应该就是她掷出来的了。

  萧远心中不禁打起了小鼓,这女人该不会是和那卡伦一伙,来捉自己的吧?三十六计,闪为上计,萧远悄悄地向后退去,正想转身跑时,不想一转身却撞在另一个人的身上,那人连忙伸出手来,将萧远轻轻扶住了。

  眼前这人,也是个女孩子,大约二十来岁,穿的是一身白色的法袍,显得气质优雅,长得也是甜美,眯着眼笑容无比亲切。萧远脑中忽然闪出一个名字来:“娜米娅!”口中已是同时叫了出来。那女法师听了微微一笑,柔声道:“公主殿下,不要再闹了好吗?还是跟我们回去吧!”

  什么?她刚才叫我什么?萧远有点犯迷糊了,他从来没见过这个女孩子,但在记忆中,这个女孩子却似乎是她所熟识的人,不然也就不会突然在脑海里闪现出她的名字来了。

  艾琳卡回到了萧远肩上,冲着女法师叫了起来,显然是在警告她呢。身后那女骑士的声音又传来道:“公主殿下,请放心吧,皇帝陛下已经取消了您与罗菲德皇子的婚约,还保证说绝不会追究这次公主殿下逃婚离家出走的事。所以……殿下啊,您还是回去吧,您看,这野外多危险啊!”

  萧远回头看那女骑士,这次终于看到了她的面貌,飒飒英姿间亦不乏妩媚娇颜,一头飘飞的红发配上那身鲜红光亮的铠甲,真是又飒爽又美丽。萧远脑中很快又闪出另一个名字来:苏珊娜,她是苏珊娜!

  “嗯,苏珊娜……”萧远打了个招呼,大脑已是急速开动起来。看她们的样子,显然是没有恶意,自己看到她们时,有关她们的信息就自动从记忆的深处浮现出来,而自己以前肯定是没见过她们的,那么这些记忆……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这个女孩子的身体原有的记忆!

  创世神将自己送到这个世界来的时候,应该不是即时新造的一个身体,而是使用了一个已有的女孩子的身体,他将自己的精神和记忆注入这个身体后,原有的记忆便被挤压到了大脑的深处,在大脑记忆的管理层次上不占有主要地位——毕竟现在这个身体的思想和精神都是萧远的。

  那么,现在就可以解释这一切了,娜米娅和苏珊娜都没有认错人,自己现在的这个身体以前就是她们口中所说的——公主殿下!啊呀,不是吧,这么幸福?萧远禁不住有些喜出望外了。不仅有一双美丽的翅膀,还是一个绝色美丽的高贵公主?

  娜米娅见萧远发起呆来,便轻轻地摇了摇她道:“公主殿下,您没事吧?有没有受伤?”萧远连忙摇了摇头,他现在虽然拥有这个身体原有的记忆,但显然还没有完全了解,多说话可能会露馅,还是少说为妙。娜米娅又道:“公主殿下,这确实是皇帝陛下亲口对我们说的,只希望您能早日回家,绝不会追究任何事的,而且退婚的事也已经发了公告,公主若不信的话也可以先去附近的城市打听一下呀。殿下,我们还是回去吧,好吗?”

  萧远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看来这个小公主还是逃婚出走的呢,呵呵,有个性!唉,不管了,先走一步看一步好了,如果真是那什么公主也不错啊,这样就不怕有人来加害自己了。自己上辈子就一个苦命的穷小子,当公主这种事可是想都没想过,不知道会是一种怎样的生活体验呢?

  娜米娅见萧远答应了,终于长舒了口气。苏珊娜已经将披风解了下来,铺在草地上,娜米娅扶着萧远坐下来,然后从怀中掏出一个圆圆的黑色弹丸似的东西,丢给苏珊娜。苏珊娜将那黑丸用力向天空中掷去,黑丸在半空中炸开一圈黄色的烟花,这应该是她们的联络方式吧。

  娜米娅将萧远全身上下仔细地检查了一遍,确认无恙之后才放下心来。萧远还是第一次被女孩子这么仔细地检查身体各个部位呢,虽然这也是个女孩之身,但仍是感觉极为别扭,小脸涨得通红。苏珊娜则在一旁警戒,艾琳卡已经看出这两个女孩并没什么恶意,好奇地打量着她们。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