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文网
优秀文学小说推荐

天南剑侠传全文在线阅读,天南剑侠传小说免费版

小说:天南剑侠传

状态:已更新101.34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21-03-23 19:12:32

简介:康熙初年,明室遗孤李相如,肩负着反清复明的重任。经历重重磨难后练就一身奇功,本拟聚力推翻清廷,但他发现康熙是一位英明的君主,为天下苍生计,李相如决定放弃复明大志,在天南一带行侠仗义,终成令人敬仰的一代豪侠。…

天南剑侠传免费阅读

天南剑侠传免费阅读一、 顽皮相如

  “梁王阁榭水中央,乌鹊双星带五潢。跨海虹桥三十里,广寒宫殿夜飘香。”这是明代著名文学家杨慎描写云南昆明滇池的诗作。滇池是昆明的一个内陆湖,湖亘广袤,横无际涯,碧水蓝天,纵贯东西,穿州越府,千百年来,不知孕育了多少代天南儿女。在滇池西边,有一座山,名为西山,绵延数百里,那山连亘横卧,气势壮观,远远瞧去,宛若刚出浴的美人横卧,故又名“睡美人山。”

  西山脚下的滇池湖畔,有一个村落,往着四五十户人家,均以打渔种田为生,在村子最东边,四、五间草屋便临着滇池而建,草屋前敞开的院子里,一个三十八九岁的中年男人正坐在一张旧竹椅上,一边沐浴着春天的阳光,一边看书,意态悠闲自得。他身上的长衫虽然已经洗得发了白,但丝毫无损他身上散发出的儒雅之气。他手上的一本《孟子》,已经不知读了多次,翻了多少遍,里面的内容简直可以倒背如流,但他仍然手不释卷,一有空闲,便要拿出来反复温习,兴之所致,还要吟诵几句,用孔夫子的话说是“温故而知新”,方能领悟其中之真谛。

  当他看到“君子可欺之以方”这一段时,忽听一个孩童稚嫩清脆的声音大声叫道:“爹爹,爹爹!”他抬头一看,只见距院子数丈之外的滇池临岸,一个八、九岁年纪眉目清秀的小男孩,浑身赤条条一丝不挂,站在一个土埂之上,扯着喉咙大声叫唤着。中年男人眉头一皱,问道:“相如,你又怎么了,爹正在看书呢,你不要打扰我,玩你自己的吧!“那叫相如的男孩道:“爹,你瞧,我又想出一个新花样,保证你以前没有见过!”说着背对滇池,一个漂亮的筋斗,向后翻了一圈,“扑通”一声落入滇池之中,只溅起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水花,便没入水中,不见了影子。中年男人刚要站起身来制止,但已经不及,只得摇了摇头,说道:“唉,这孩子怕是孙猴子变的,怎地如此顽皮!”继而坐下,又低头看起书来。

  过了许久,那叫相如的男孩还未浮出水面,中年男子不由得有几丝奇怪,以往男孩常常跟他夫妻俩开玩笑,潜在水中装作被淹死的样子,结果每次都虚惊一场,已经不止一次了,为此这孩子屁股上藤条板子挨了不知多少,但总是屡教不改,夫妻俩摊上这么个闹包儿子,真是没一点办法。邻里乡村,这孩子捉弄人的手段令人头痛不已,因此周边的大人孩子见了他无不避之大吉。这男孩顽皮归顽皮,却聪颖异常,念书识字,常常过目不忘,同龄的孩子们都望尘莫及,总算给一家人多少有点安慰。俗话说:知子莫若父。中年男人对自己的孩子虽然知之甚深,但这次入水时间实在过长,加之他是向后翻腾下去的,万一在水中腿抽了筋,或者是被水呛了,又或者遇到食人鱼怎么办?这么一想,不由得也慌了。他是个不折不扣的旱鸭子,虽然常年生活在滇池边上,却怎么也学不会游泳,只能站起身来朝着茅屋里大声叫道:“青鸾,青鸾,你快点出来!”只听屋里一个女人的声音应道:“唉,就出来!”声音落处,从屋中走出一个三十出头面目姣好的少妇,她腹部隆起,走起路来不甚便利,显然是有了身孕。

  这是一家三口,男的名为李仕元,女的是他妻子,名为吴青鸾,那孩童自然便是他们的儿子李相如了。吴青鸾本是当地一个老学究吴文儒的独生女儿,吴文儒是这一带远近闻名的私塾先生,吴青鸾自小受父亲熏陶影响,也识得文墨。十年前的一个冬天,吴文儒一大早起来正要步行到数里之外的西鹭书院为学生上课,一出门,便见到门前的草垛里躺着一个人,他吓了一跳,近前一看,见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人,穿着一件又脏又旧的长衫,脸色发青,双目紧闭。吴文儒低下身子叫唤了两声,那青年并未答应,伸指到他鼻孔处一探,只感到气息微弱,想来是夜晚在草垛里避寒,由于天气太冷,衣衫又单薄,所以便被冻僵了。吴文儒见人命关天,课也不去上了,进屋叫上女儿青鸾,父女俩一个抬头一个抬脚将那青年抬进了屋中,放在床上,用被子盖上。吴文儒吩咐青鸾到厨中熬了一碗姜汤,扳开青年的嘴灌了下去,过了片刻,那青年呻吟了一声,这才慢慢睁开眼来。吴文儒见到他醒了过来,便问道:“年青人,你是何方人氏,为何会睡在我家的草垛子里?”青年看了看吴氏父女,用微弱的声音说道:“是你们救了我,真是多谢了。”吴文儒摇了摇手,说道:“先不说这个,你刚苏醒,还是好好休息吧!”又叫青鸾到厨中熬了稀粥,喂了给他吃下去,这才又去上课。那青年喝了粥,沉沉睡去,一直睡到了傍晚,这才下得了床。当晚吴文儒下学回来,青年便和他父女俩说了自己的身世。原来这青年名为李仕元,是湖南常德人,两年前家乡一场瘟疫,父母都死了,临死前,母亲告诉他有个远房舅舅在云南曲靖。父母过世后,李仕元想想自己在家乡无亲无故,便不远千里到云南投靠舅舅,且料到了曲靖,一打听才知道自己的远房舅舅五年前便病故了,也无任何亲人。李仕元一场失望一场空,只得又徒步返回湖南,不料剩余的一点盘缠在半途中被山贼劫了,囊中如洗,这天他冒着严寒,走到西山脚下,看到滇池湖畔有一户人家,本来想敲门讨点吃的,饥寒交迫之下,只走到门前的草垛,便一头栽了进去,失去了知觉,醒来后才发觉被吴氏父女救了。吴文儒察颜观色,觉得李仕元不象在说谎,又同情他遭遇可怜,于是便留了他暂住下来。接触了一段时间,吴文儒发现这李仕元不仅识文断字,知书达礼,并且为人谦厚豁达,时日既长,便喜欢上这个青年,加之吴青鸾从小无兄弟姐姝,突然间多了个同龄的男子,两人常在一起做事聊天,十分融洽和谐,慢慢地便情愫暗生。过了一年,吴文儒将独生女儿青鸾许配给了李仕元,因湖南再无亲人,李仕元便断了回乡的念头,入赘了吴家。一年后,吴青鸾生下了一个儿子,吴文儒为外孙取名为相如,一家四口过得其乐融融。去年五月间,年事已高的吴文儒一场肺病,两腿一蹬撒手人寰。吴文儒一死,这家中便只剩下了三个人,好在到了年底,吴青鸾突然有了身孕,这让夫妻俩着实高兴了一阵子。因为怀了孕,李仕元心疼妻子,轻易不让她出门,只呆在家中好好养胎,这时房中的吴青鸾听到丈夫的叫唤,走到院中,问道:“仕元,是不是相如又胡闹了?”李仕元答道:“不是他还有谁,唉,这孩子,真拿他没辙!这不,他适才跳入水中,已经一盏茶的时分还未上来,我担心他出事,所以叫你出来瞧瞧。”吴青鸾奇道:“他憋不了这么长时间,不会真有事吧!”当下两人走近岸边,对着湖面高声唤道:“相如,相如。”叫了数声,只见湖面静悄悄的,只有几只海鸥在湖面低飞盘旋,除外没有任何回应。吴青鸾也慌了神,说道:“仕元,莫不相如真出了什么事,这可怎么办?”李仕元顿足道:“可恨我不会游泳,你又怀了身孕!“吴青鸾道:“不行,我们划船进湖去瞧瞧!”话刚说完,只听哗啦一声大响,一个圆乎乎的小脑袋猛然破水而出,嘴里面两口水箭喷出,直射向岸边的李仕元和吴青鸾,尔后对着两人嘻嘻而笑。两人猝不及防,被吓了一大跳,为了避开水箭,同时后退了两步,吴青鸾避得急了,“啊哟”一声便一屁股坐在地上。李仕元慌忙俯身将她拉了起来,关切地问道:“青鸾,你没摔着吧!”随即指着水中的李相如骂道:“你这混帐小子,你不知道你娘怀着孩子的吗,你还要吓她?我…我…”又气又急之下,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只呼呼喘气。

  李相如知道祸闯得不小,不敢再闹,向岸边的父母作了一个鬼脸,“哗喇”又潜入水中。李仕元又叹了一声,说道:“这孩子,连自己的父母都要捉弄,真是前生的冤孽。”吴青鸾说道:“仕元,算了,男孩子总是这么调皮的,好在相如本性不坏,今后慢慢教就是。”李仕元点了点头,说道:“不要管他了,小心着凉,我们还是回屋去吧!”说着扶着吴青鸾慢慢朝屋内走去。

  刚走了几步,这时听到湖面上远远传来呼叫之声:“仕元兄,仕元兄!”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