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文网
优秀文学小说推荐

大晟赋全文在线阅读,大晟赋小说免费版

小说:大晟赋

状态:已更新75.23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8-05-11 20:55:00

简介:人生如戏,这一句还真是说轻了,想她乔羽洛的人生完完全全就是在拼演技。童星出道,好不容易在现代拼出了“国宝级美女”“新生代古装女神”等等“花瓶”称号,现在倒好,还要穿梭回古代,从头拼起!从丫鬟扮到嫔妾,从假装失忆女演到易容无颜女,原以为古代人民淳朴无华,却万万没想到,这根本就是个“没演技,不得活”的年代!神秘的大晟国,无道弑君的新王,韬光养晦的王爷,伺机复仇的马族,还有忠于旧主的将军。混沌的王朝…

大晟赋免费阅读

大晟赋免费阅读第一章 游戏古阙

  乔羽洛启动了光盘中的程序,一段悲壮的故事如水墨般渲染。

  故事中,一国之君欲废太子,而太子党羽连夜逼宫,弑帝为王。

  这是游戏“古阙”的开场。

  游戏中,玩家可选择加入三大阵营,辅主问天下:

  第一阵营,太子手下的大将,执掌兵权。

  第二阵营,太子之弟,韬光养晦,寻策而动。

  第三阵营,先王爱子,统领马族,候机边疆。

  乔羽洛顺着主线,仔细地玩着。

  第一次为游戏代言,她还是很认真的。

  羽洛十岁时,以童星出道,转眼十年间,她从演艺圈中的“水灵小妹”蜕变成了“国宝级美女”“新生代古装女神”。

  可羽洛并不满足,毕竟要想在这个圈子中长青,演技才是王道。而说到演技,一分灵气,两分底蕴,剩下的七分还是靠努力吧。论“努力”,乔羽洛是从不输于任何人的。

  为了一个小厨娘的角色,她就学了大半年的厨艺。除了演技以外,古琴、古舞、马术,都是古装剧的必备,就更不用说了,每周的课表加行程一直都是满满的。

  下个月末,大制作古装长篇《长歌吟》也要开拍了,她将演绎女主角从少女到老年的传奇人生,时间跨度之大,再加上角色、剧情的挑战,不准备怎么行?

  虽然辛苦,可只要能让她早日摆脱大众心中的“花瓶”烙印,一切都是值得的。

  游戏是相当引人入胜的,羽洛一边玩着,一边品味着其中历史的古朴与神秘。

  话说“古阙”原本就是基于历史的神秘猜想而成形的。其原型就是来自于历史长河中遥远而颇具争议的“大晟国”。

  就在半年前,马家沟地域发现了庞大的墓葬群,范围广至二十平方千米,出土的随葬陶器、玉器逾六百件。另外,还有罕见的有字随棺简帛。

  出土的器皿上大部分攥有“晟”的字样。经专家推测该墓葬群应当是王族的陵寝,可以追溯到史书中那个于千年以前,一度繁华昌盛的“晟之国”。

  可至于“大晟国”是否真正存在,目前还在解读当中。

  墓葬群的挖掘工程还在进行,据上周的新闻报道,疑似王寝的主墓室已被发现,专家与当地文物保护部门正着手于最后的挖掘与保护工作。

  羽洛抿了一口咖啡,一边赞赏着“古阙”的制作精良,一边也不得不佩服那些善于抓住商机的游戏开发商们。

  遥远的国度,未知的谜题,史书上若有似无的提及,让所谓“大晟国”的猜想成了当下最热门的新闻话题之一。“古阙”还真踏上了最高的时事浪头了!

  ——

  ——

  徐徐的清风凉中带柔。乔羽洛抬手轻拂额头。雪白的广袖在脸颊上划过,目光穿透纱质的裙衫,只见四周白雾霭霭。羽洛半闭着双眼,朦胧中仿佛感觉自己正置身于一叶扁舟之上。

  原来是梦啊!

  羽洛静静地闭着双眼,放任自己享受那片刻梦境的漂流。

  最近一段时间,每天都是起早贪黑,行程满满,她也的确是累坏了,以至于受了风寒,高烧不退。

  原本经纪人晓律是想把所有活动都退掉的,可唯有“古阙”的新闻发布会很早就敲定了,就连那活动用的白底蝶纹的广袖罗裙也是专门为羽洛量身定制的。身为代言人,多少也该亮个相吧。

  保姆车中的羽洛刚吞下了感冒药,睡得很沉。晓律不忍心叫醒她,只好半掩着车门自己先去与主办方商量,争取让羽洛只简简单单亮个相就算了。

  清风中还透着淡淡的荷叶香气,让人的心脾都凉爽了起来。羽洛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贪恋梦境过。

  轻微的摇晃感是让人放松的节奏,雾水相接,带走了她多余的体热。弥蒙的眼前仿佛有一个浅浅的影子,好像一座岛!

  “真美。”羽洛自语,她伸手想把雾拨开,却觉得自己无力得很,毕竟是梦呀!

  ——

  ——

  大晟国,疆留岛。

  疆留岛位于大湖秦茗的正中,被人们奉为仙人居第。岛上只有女人,她们是创国宸玄族的传人,她们广习天下奇术,自给自足,世代守护着一道叫作“纹门炉火”的神谕,那是源自先人的启示,预示着大晟天下的命运。

  日近残阳,族首姥姥站在了岛中央的鸣钟之下。

  百余年来,这是鸣钟第一次被族首敲响。

  第一位赶来的虎姨神色惊恐,语带颤抖地问道:“姥姥,该不会……”

  姥姥望向远方,默默地点点头,直到岛上的人聚集了,才道:“纹门炉火……就在方才,灭了……”

  话音未落,底下瞬间沸腾了起来。“纹门炉火真的灭了么?”“我们要怎么办?”

  只要是岛上的人,都谨记着祖上的铭言:纹门灭,天下覆,阵木散,玄者出。

  纹门炉火的熄灭,是意味着大晟的气数将尽么?作为宸玄族的传人,她们是否要出岛了?

  众议纷纷,姥姥顿了一下,用木杖敲扣地面。“就算纹门炉火熄灭,天下也不会一日而亡。”如是说着,才把闹腾的气氛缓下了。

  “姥姥,那我们该如何应对?”虎姨问道。

  “大家莫慌,一切皆有天谕。”姥姥缓步走向了众人中间。“如今之计,唯有等待,大家要加倍努力精进术业,如此才能在有需之时展现护助之力。”

  众人稍稍宽了心,点头称是。大家在姥姥的鼓舞激励之后,各自散去,唯有族中的八位长者不约而同地随着姥姥的木杖,往宸玄大堂走去。

  大堂之上,门窗紧闭,卜阵之势已起。

  九位长者围圈而坐,姥姥也在其中。她将桃木制的圆形木印——梵天木印——置于最中间,众人念念有词,挨个儿传递着纹门炉,每人用鱼骨沾了一点炉灰,点在梵天木印之上。待香炉转过一圈,姥姥以千年龟甲粉画符。

  所画之迹乃是预测未来的“天运王阵”。

  画阵毕,姥姥率众人在宸玄先人像前叩拜三下,取像下香火,点燃了梵天木印,火起,须臾而灭。

  印焦,裂三分。

  天将鼎裂,家国不存。

  三势各起,逐鹿大晟,此乃天下大乱之兆啊!

  姥姥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万鼓齐鸣,可她毕竟是族里的老人,经历的风雨多了,更懂得如何将自己的情绪包裹起来。

  面对这般阵势,其他人也相视不语。如此局势,该作何解?

  正当众人无所言之时,堂外一道清亮的女音慌张喊道:“姥姥,姥姥,不好了。”

  那女孩还未入得堂内半步,就被守在门外的虎姨拦下了:“云黛,你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势么?姥姥与长者们正在商议大事,岂容你这般大呼小叫?”

  “可是——”云黛下意识地往门缝里探了探,倒也没有看见什么。“可是,有外人闯岛!”

  虎姨摆了摆手:“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疆留岛是世人眼中的仙人处所,想入岛的多不胜数,虽然有雾陇相罩,可偶尔还是会有人误打误撞上门的。你找个人引他回去就是了。”

  “可来的是位姑娘,好像病着,还晕过去了。”云黛不自觉地提高了音量。

  “岛上不留外人的规矩你又不是不知道。”虎姨厉声道。云黛是她看着长大的,从小心善,又通医术,岛上的飞鸟走兽病了,她都悉心医治,更何况是个人呢。虎姨想到此,又补了一句:“你留些药给她,再引她出雾障吧。”

  “虎姨……”云黛摇着虎姨的手臂,还想娇缠一会儿,却听得堂门“吱呀”一声开了。

  “把她留下吧。”姥姥的神色中看不出她的思绪。只说了一句话,她就转身回堂中去了。

  此时堂门还未来得及掩上,一阵说强不强,说弱不弱的风卷入堂中。

  梵天木印上残留的星火突起,炙燃一瞬,木印焦而不裂!

  适才的三分之相竟又奇迹般地复合了!

  莫非……是天意?

  姥姥望向堂外,目光变得深邃。

  ——

  ——

  是日,大晟皇帝宣于淳驾崩。十日后,太子宣于嶙即位。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