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文网
优秀文学小说推荐

至上剑圣全文在线阅读,至上剑圣小说免费版

小说:至上剑圣

状态:已更新28.26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7-08-31 10:58:02

简介:路遇不平事,一剑平之!心感不顺意,一剑斩之!热血少年,白衫仗剑,自大荒部落走出,踏上了那浩瀚大州。战万族,闯魔窟,上九天,铸威名!剑舞苍穹,他恨生而动;直言所向,他敢教天崩!锻灵体,开神海,通天桥,长三花,生五气,入太玄,横推成仙,逆行证圣,一路斩尽世间敌,于万域中称尊!剑之所向,尽皆披靡;所到之处,皆为长安!…

至上剑圣免费阅读

至上剑圣免费阅读第1章 不屈的少年

  苍茫山脉外围一处地域,有熊部落内。

  “打死李长安这个小杂种,就凭他这副模样,也敢大言不惭说要送那个死老头子入后山,那等部落历代以来的圣地,岂可让这么一个给部落丢尽脸的死老头子进去?”

  “真是的,也不扫泡泡尿照照自己,一个根本连灵脉也打不通的废物,也敢强行要进入后山圣地,这遇见我们还好,教训他一顿出出气,若是遇见几位长老,说不定就直接丢出去喂野兽了。”

  “哈哈!飞哥说的是,使劲打,这个该死的小畜生,还想将那死老头子送进后山圣地,我呸!”

  古旧的村落街道上,几个身穿兽皮衣、体魄强壮的少年,一脸嘻笑地对一个白衣少年狠狠出手,拳打脚踢。

  “砰砰砰!”

  众人你一脚我一脚地揣向地面上的那个少年,丝毫不控制自己的气力,仿佛脚下的不是少年而是野兽一般。

  地面上的那个白衣少年,狼狈地趴到在地上,面对几个少年的大骂,他不发一语,只是用力地攥紧了拳头,死死地将一个东西护在身下,昂然抬头,眼中满是倔强不屈之色。

  “呦呵,小杂种,你还不服气哈,难道我说的不对?你那一个给部落丢进脸面的死老头子有资格被送入后山圣地?”旁边一个略显魁梧的少年不屑冷哼,他叫熊飞,是这群少年的领头人。

  “后山圣地是有熊部落族人的沉眠之地,我义父身为有熊部落的一份子,为何不能被送入后山圣地!”

  地面上的那个白衣少年李长安闻言,脸色有些癫狂地开口,一张稚嫩的小脸上全是愤怒,犹如沉寂多年的火山一下爆发而出,终于不再是保持沉默。

  这等表情将地面的那几个少年也震得有些愣神,飞踹的横脚略微有些停顿,似乎是没想到这个被他们打到在地的上年,也敢反抗?

  少年李长安,从他的姓氏就可以看得出,他并不属于这个部落。

  十六年前,在他还是一个尚在襁褓之中的婴儿时,被有熊部落一个中年人熊满云从妖兽遍地的莽荒之中带走,这个人也就成了他的义父。

  熊满云虽然是有熊部落的人,但是在部落中过的并不好,时常遭受族人白眼,因为在他年少的时期曾发生了一件事情。

  当时他和有熊部落的人曾一起去外狩猎,但是结果却是不那么顺利,路上遭遇到了一只三尾苍虎,导致外出狩猎的族人全部都丧生在大荒中,只留下熊满云一人逃出。

  回到部落后,当族人看到只有熊满云一人全身带血地回来,眼神中多了几分冰冷。

  出去一块狩猎的青壮年男子,是有熊部落的主力,如今可好,所有人的人都丧生在大荒之中,只有他一人回来,这让族人们怀疑是不是他为了逃生而让所有人垫背。

  他想解释一番,可是看到周围族人冷漠的目光,他沉默了,知道解释将会是无济于事。

  因为那群青壮年中大多都是他们的丈夫,孩子,这样的血肉之亲,用话语的解释没有什么效果。

  大荒之中,不信一切言语的解释。

  自此以后,他慢慢地受到了有熊部落众人的排挤,部落村民不在信任于他,也不再将他视为部落的一份子。

  他也从当初的族长候选人,变成了一个遭嫌弃的人,也没有村民们想要将自己家的女娃嫁给他,他孤单一人地生活在有熊部落中,每日借酒消愁度日,修为也逐渐落下。

  直到有一天,他从大荒中捡来了一个婴儿,颓废迷茫的生活之中才充斥上了一丝希望。

  这个婴儿就是李长安,他被熊满云在大荒捡来带进部落,收养为义子,名字来源于他脖子上的一块玉佩,正面刻着一个李字,反面刻长安。

  熊满云想来这应该就是他的父母为他起的名字,于是就这么叫下来了。

  这十六年来,李长安在有熊部落之中过的并不好,大荒之中看重血脉的部落里,出现了一个外姓人,那么他在部落的待遇可想而知,更何况他还是遭族人排挤嫌弃的熊满云所收养的。

  大荒之中,信奉实力,若是李长安有些修为还好,但无巧不巧地是,他还不能和正常人一块修炼,这也就致使他在部落之中受到欺辱,而无法反抗。

  幸好,他的一身剑术还不错,可以用来防身,他的义父熊满云实力也可以,也能庇护他一阵,但四年前,部落的少年都开始踏上了修行之路,他的一身剑术就占不到什么优势了,如今他的义父熊满云更是死去,所以,今天发生的这一幕并不稀奇…..

  “小杂种,还敢反抗?给我把他身下的灵牌夺来踩断,我看他还敢不敢这么嚣张了!”熊飞闻言眼中一冷,大声喝道

  “早该这样了飞哥,打碎那死老头子的灵位牌,这小杂种就会屈服了。”

  几个少年面露冷笑,四面八方地将李长安围了起来,准备拉开他的身体,将他身下的那块灵位牌夺来。

  那是熊满云死后,李长安为他立的灵位牌,是李长安心中最看重的东西。

  “你们敢!”李长安闻言怒喝,一脸杀气。

  当听到这群少年想要将义父的灵位牌打碎时,李长安怒了,他清秀的面庞上,露出了狮子狂怒一般的狰狞,这是义父的灵牌,谁都不能碰!

  “不敢?呵呵,我今天就当着你的面把他打碎!”熊飞闻言,眼中闪过一丝狠毒之色。

  旁边的几个少年已经撸开袖子,朝李长安抓取,想要将他拿下。

  “滚开!”

  李长安见状,用尽身上仅存的气力,一下暴起,踢开了周围一个少年伸出来的手掌,一只手握紧灵位牌想要逃跑。

  义父的灵位牌绝对不能这些家伙打碎,这是还能证明义父在世间生存过的东西,我一定要保护好它。

  我一定要将它送进后山圣地,接受有熊部落的供奉信仰,让义父在漆黑的夜里也能找到回家的路!

  一定!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