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文网
优秀文学小说推荐

庶女的嫡妻之路全文在线阅读,庶女的嫡妻之路小说免费版

小说:庶女的嫡妻之路

状态:已更新125.04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4-01-24 21:31:10

简介:穿越成为庶女,爹爹不亲,嫡母不爱,嫡姐、庶姐也都明争暗斗。什么?还让她嫁给那个风流成性,无所事事的逍遥王爷,成为生孩子的工具?心死出嫁,却发现一切都与她想的不同,无用王爷还是深情亲王?从此手握两府大权,看一个身份低微的庶女如何当家?…

庶女的嫡妻之路免费阅读

庶女的嫡妻之路免费阅读第1章 梅花香自苦寒来

  雪花纷纷扬扬的下着,这是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下了整整四天四夜都没停,让人只想窝在屋子里,哪里都不去。

  “九小姐还在绣那香囊?”一个名唤梅香的二等丫鬟轻轻的将窗户推开了一条缝,望向九小姐的闺房问道。

  “应该是的吧,昨儿个见着是还差了许多没绣呢,怎么着?梅香姐姐这是想问九小姐讨要?倒也是,九小姐那香囊上绣的梅花可不是正好合了你的名字。”同梅香交好的小丫鬟绿芷调笑着开口。

  “可惜啊,梅香姐姐你不是太太房里的,你若是太太房里的,讨九小姐一个香囊,可是再轻省不过的事情了。”一个叫柳儿的三等丫鬟随口接道。

  “你以为我不想吗?也是我那老子娘在太太面前没那么大的脸面,不然谁想到九小姐这院中来伺候啊。”梅香扫众人一眼,慢条斯理的说道。

  一屋子的大小丫鬟都楞住了神,她们虽然也千万个不愿意到九小姐院中伺候可谁也没敢这样开口在大庭广众下说出来,这梅香,倒也真是大胆的。

  不过谁叫梅香的老子娘曾在太太房中伺候过呢,再怎么不得脸那也是太太的人。打狗看主人,梅香料定了就算这些人嚼舌根说到了九小姐面前,九小姐也不敢拿自己怎么样。

  下人房的这些话语夹杂着风雪还是隐隐的传到了乔玖秀的耳朵里,不过就像梅香心中想的一样,乔玖秀还真不能拿梅香怎么样。

  “如果是以前的乔玖秀只怕会忍不住的要去与梅香理论,然后换回太太一句不顾脸面了吧。”乔玖秀这样想着,拿着绣花针的手连抖都没抖一下。

  “小姐……”乔玖秀身边的二等丫鬟锦绣欲言又止。

  这样的混账话锦绣听得多了,却从来没有在乔玖秀面前说过,不是她不忠心,只是这样的话说给小姐听,只是徒增小姐的烦恼而已,只是这一次,那些贱蹄子太嚣张了一些,居然敢传到小姐的耳朵里来,她真是担心小姐会受不了。

  “锦绣,你可知道我这香囊有什么来头?”乔玖秀漫不经心的看了锦绣一眼,问道。

  锦绣人是忠心,性格也不急躁,是她喜欢的类型,只是有时候还是看不透。

  “小姐曾经说过,这副香囊叫梅花香自苦寒来。”锦绣恭敬的回答道。

  这话小姐说了三年,锦绣也听了三年了。最初虽然不懂小姐这话的意思,可听得多了,慢慢的也就懂了。但如果可以选择,她真希望小姐不要做这梅花,梅花迎着风雪盛开,美是美,可到底还是苦了些。

  这乔府的小姐们,哪个不说含着金汤勺出生的,一出生就是牡丹,就是芍药,富贵逼人,谁知道到了九小姐这里,却变成了只能在苦寒之中盛开的梅花,叫人想想,就觉得不值。

  不过,这也怨不了谁,要怨也只能怨九小姐的生母六姨娘,持宠生娇,连太太都常常不放在眼里,生下九小姐之后,却被太太给打压得怎样都无法翻身,生生的拖累了九小姐。

  “是啊,梅花香自苦寒开,那些闲言碎语,不过是催得寒梅盛放的风雪罢了,你那么在意做什么。对了,等回头腊梅花开了,你记得帮我摘一些来熏干,放在这香囊里正好。”乔玖秀笑笑,平静的说道。

  乔玖秀是真的不在意,三年了,若是要在意,她乔玖秀能不能活过这三年都不知道。

  三年前这具身子的主人乔玖秀溺水,醒过来的就是现在的乔玖秀,现代某高校大学生。

  从最初的彷徨到最后的认命,她也经历了很多。

  她曾是父母捧在手中的娇娇女,她曾是老师满意的好学生,她曾是受人信赖的好朋友,一朝梦醒,却成了这大梁王朝乔府的庶女,主母不喜,下人轻慢。

  认命是认了乔玖秀这命,她回不去现代了,她只能做这个大梁王朝的乔玖秀。

  不认命是不认主母不喜下人轻慢的命,她也想过好日子,她也不想随便一个什么下人都可以轻慢欺辱她,要想出头,先得低头。她对着这当家主母,乔府太太低头了。

  太太说什么都是对的,太太身边的丫鬟奴婢她都敬着。她敢这样做,也就不怕别人说,笑到最后才是笑,不是么。

  乔玖秀轻轻的将最后一个线头缝进花蕊里,看着这香囊上迎着风雪盛放的几朵寒梅无声的笑了,笑得异常开怀。

  “九小姐这香囊可绣得真好,梅花像是活的一样,似乎能闻到一股香味。”锦绣由衷的赞叹道。

  乔玖秀轻声一笑,算是领了锦绣这声赞叹。

  她乔玖秀受得起这一声赞叹。没日没夜的苦练,三年努力,至少能当人家十年苦功。

  “九小姐累了吧,奴婢给你揉揉。”说着,锦绣就要上前替乔玖秀按摩。

  乔玖秀一边捏着自己的手臂,一边说:“不急的,你帮我倒杯热茶暖暖,刚刚不觉得,这会子觉得有些冻了。”

  “这会儿九小姐倒是知道冷了,刚刚奴婢说把窗户关好,九小姐可是怎么都不让的。”锦绣拎起一直在炭盆旁边热着的茶壶给乔玖秀倒了一杯热茶,半是埋怨半是心疼的说道。

  乔玖秀接过茶杯,美美的喝了一口,才看着锦绣笑笑,说:“不处在风雪之中,怎么能体会这寒梅的风骨。”

  乔玖秀并不介意锦绣的态度,若说这府里还有一个人能真心对自己好,那这人必然是锦绣。锦绣大自己一岁,既当自己是主子,又当自己是妹妹,这情分,她自然是记在心里的。

  倘若没有锦绣,她能不能撑过这三年呢?乔玖秀不知道。如果连个能放心说话的人都没有,内心是会扭曲的吧?那个名义上的生母,只是远远的见着几次,像是很怕和自己接触一样。

  正想着,有人站在门外喊道:“九小姐,太太传您去正房一趟。”

  没有人通报,丫头们都躲在屋里烤火,这声音严肃得有些突兀。

  “听声音倒像是太太院里的翠玉,锦绣你去看看,算了我自己去吧,免得人以为我端着小姐的架子。”说着乔玖秀放下茶杯自顾掀开帘子往外走去。

  “是翠玉啊,你且等等,我换身衣服就去见太太。”看着真是翠玉,乔玖秀和颜悦色的说道。

  “九小姐这就走吧,衣服也不用换了,太太传唤得急,九小姐要是晚了,太太那里奴婢可是吃罪不起。”翠玉急切的说道。

  “好吧,风雪太大,等我换双鞋子就随你去。”乔玖秀说道。

  “九小姐请快着些,太太催得急,不然奴婢也不敢催促九小姐,还请九小姐见谅。”翠玉说道。不管实际上是怎么用的,太太院子里的都是伶俐的,万万不会留下什么欺主的把柄。

  “我明白的,你进来避避风雪,我马上就好。”乔玖秀笑着说道,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回屋。

  锦绣知机的从屋里拿出来一件厚灰鼠织锦面披风披在乔玖秀肩上系好,又拿了一双软鹿皮的靴子替乔玖秀准备换上。

  “我自己来,你也要随着我去的,自己去拿件厚实的披风换双靴子。”说着,乔玖秀接过锦绣手中的靴子自己脱了家居的绣鞋换上。

  而锦绣也趁机换了一双木底的兔皮靴子,拿了一件厚实的镶棉披风系上。

  锦绣换好衣服,见翠玉没有催促的意思,顺手从柜子里拿了一个铜手炉,在炭盆里夹了几块炭火进去,往乔玖秀手里一塞,说:“小姐可别冻着了手。”

  乔玖秀接过手炉捧在手里,又对着锦绣笑笑,她这个贴身丫鬟总是事事替她着想。

  等两人都换好了靴子,系好了披风,也不过是半柱香的时间,乔玖秀看着在院外没有进门的翠玉,说道:“走吧,倒是累你在这风雪里久等了。”

  “九小姐言重了,这都是奴婢的本分。”翠玉轻声的说道,语气中倒确实是没有什么不耐。

  锦绣撑了一把彩绘的油纸伞,在乔玖秀身后半步跟着,为她挡住了大半的风雪。

  院子里全是积雪,负责洒扫的婆子不知道躲哪里避风雪去了,三人深一脚浅一脚的往正房走去。

  一路行来,三人都默默无语。只是乔玖秀的心里却像是揣了十五个吊桶一般七上八下。因为生母六姨娘的缘故,太太不喜欢她,这是府里众所周知的事情。平日里除了晨昏定省以及家宴之外,太太从来不召见她,这一次太太忽然召见,倒是不知道是福是祸。

  有心要找翠玉问问,可看她那沉默的样子,又明白自己是什么都问不到的。

  太太院子里的人嘴巴最是严实,据说曾经有一次有人学舌学了一句太太说的话,被太太知道了,问都没问就直接喊了牙婆来府里将人发卖了出去。打那以后下人们就知道了,太太最恨下面的人嘴碎嚼舌根。

  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管是福是祸,她见机行事就好。乔玖秀一边走,一边想着,脚下的步子不由得快了一些。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