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文网
优秀文学小说推荐

阴阳督司全文在线阅读,阴阳督司小说免费版

小说:阴阳督司

状态:已更新30.24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5-07-19 13:06:27

简介:  罗小吉今年二十二岁,看上去还算是个长得挺精神的小伙子。他老家在一个县城,高中读完,没考上大学,之后就出来打工了。两年前,他到了省会汉昌,这个有着接近一千万人口的内地大城市,经一个老乡介绍,和别人对班开出租车,成为了一名年轻的哥。…

阴阳督司免费阅读

阴阳督司免费阅读001章 下去报到

  罗小吉今年二十二岁,看上去还算是个长得挺精神的小伙子。他老家在一个县城,高中读完,没考上大学,之后就出来打工了。两年前,他到了省会汉昌,这个有着接近一千万人口的内地大城市,经一个老乡介绍,和别人对班开出租车,成为了一名年轻的哥。

  他跑的是晚班,就是从晚上七点跑到第二天早上七点,天天熬通宵,挺辛苦的,可也没办法,谁叫车不是自己的。

  现在私家车越来越多,黑车拉客也很猖獗,像罗小吉这种跑正规出租的,生意越来越难做。这不,今晚从七点到十二点,就拉了三趟活儿,今天的本钱还差不少呢,罗小吉有些烦躁,他把烟盒摸出来,准备点一颗烟,却发现烟盒里没烟了。

  罗小吉熄了火,走下了他这辆老款神龙出租车,街对面有家24小时营业的711,他等到行人灯绿了,便顺着斑马线过街。

  罗小吉走到斑马线中央,这时一辆黑色卡宴忽然冲了过来,显然,这辆车是闯红灯的,而且速度很快,肯定是超过这个路段的限速60公里的。这卡宴的司机,不知是喝酒了还是嗑粉了,看见前方有人,也不减速,也不鸣笛。

  最要命的是,这车开了远光灯。等罗小吉意识到一辆车正向自己冲来时,他本能的想要躲避,但卡宴这种档次的车灯照度还是很强的,人在强远光灯的照射下,会出现短暂的眩目。虽然罗小吉凭着感觉后跳了一步,但还是没能躲开这辆卡宴,他被撞了个硬生生。

  罗小吉现在正以上帝视角在观察着这个世界,他发现自己飘在空中,他看到,自己的身体躺在地上,卡宴停了下来,车内出来一个年轻男人,年轻男人晃晃悠悠的走到自己身体前,俯身看了看,然后,急匆匆的又跑回了卡宴上,驾车开走了。

  罗小吉明白了,这不是上帝视角,这是鬼魂视角啊!自己已经挂了!

  “狗娘养的王八蛋龟孙!靠!撞死人了就跑!你不得好死!”,罗小吉恨恨骂到。

  娘的,老子才刚满二十二啊!有没有这么背啊?罗小吉此时无比悲愤凄凉。

  这时,罗小吉眼前出现了个人,这人穿着身古代的青色差役服,腰里挎把刀,腰带里别着条锁链,长着张似人似鬼的大绿脸,额头突出,两眼黄幽幽的,大鼻头,厚嘴唇,两只耳朵又尖又长。

  这….这是谁啊?是人是鬼啊?看到眼前这“人”的尊容,罗小吉不禁有些害怕起来,虽然他已经挂了,但他也是刚挂没几分钟,他还保持着生前的思维方式。

  这“人”手里拎着张黄纸,罗小吉看了看,黄纸上写有几个大字:“幽冥天子颁发路引”,大字旁是几行小字,写着罗小吉的名字以及一堆不明觉厉的文字,还盖了个印章。

  啥玩意儿啊?我的名字怎么会在这黄纸上面?罗小吉现在是且怕且惊。

  这“人”说话了:“你可是罗小吉?”

  罗小吉点点头:“是啊。”

  这“人”把黄纸递给罗小吉,道:“我乃地府阴差,你阳寿已尽,拿着路引,自己下去报到罢。”

  罗小吉接过黄纸,这个阴差就转身离去,然后便消失了。

  路引?罗小吉大约记起来了,他听老人说过,人死后,魂要拿着路引,才能下去地府里报到,看来自己手里的黄纸,便是路引了。

  这时,罗小吉看见面前出现一个大黑洞,就像是个隧道似的,他知道,这隧道估计就是通往阴曹地府的了。

  罗小吉苦笑一声,看来,真的要去投胎了,只活了二十二岁,他是真的还没活够啊!他是真不甘心,可不甘心,又如何,阎王要你三更死,你便活不到天明。

  他进入了黑色隧道。待出了隧道,罗小吉发现自己到了另外一个空间。这个空间,没有太阳、月亮、星星,没有花草、树木、石头,甚至连一粒沙子也没有,能看到的只有一面巨大的黑色城墙。想必这就是阴曹地府了吧。

  罗小吉朝城墙走去,看到了一座高大宽阔的大门,大门上方,悬挂一面大牌,上写:“幽冥地府”。大门口有不少魂,手里都拿着路引,在门口排队,等待进城。罗小吉也排在魂群后面,他前面是个中年男人,罗小吉问那中年男人:“大哥,这大门就是鬼门关了吧?怎么,还要排队入关啊?”

  中年男人道:“是,现在死的人多,要排队检查路引。”

  罗小吉嘀咕着:“怎么搞得好像RB鬼子检查良民证似的。”

  终于排到罗小吉进城了,这鬼门关门口,守着两个武将,都披着铠甲,一个捉刀,一个提斧。这两武将几乎长得一模一样,都是高大魁梧,豹头环眼虬须,他们额头上都长着一个红色肉瘤,像是个灯泡似的,看上去挺威武凶悍的。

  “路引”,那个持斧的武将对罗小吉说到。

  罗小吉把路引给他看了看,武将看过后,说:“进去罢,下一个。”

  罗小吉进了城,跟着那个中年男人向前移动。移动到一个像是衙门的建筑前,又开始排队了。罗小吉问到:“大哥,怎么又要排队啊?”

  中年男人:“这是判官府,进去了判官们就要根据你在阳间的表现,对你进行裁决了。我刚才不说了么,现在死的人多,地府的人手都不够用了,所以得排队,排着吧,你都死了,又没什么事,急啥。”

  排了会儿,差不多到罗小吉进去了,这时他看见一个阴差经过,这阴差手里拽着条镣铐,镣铐一头铐着个魂。阴差拖着这魂,快步往判官府里走,边走还边骂骂咧咧:“你这厮,还跑!?跑得了吗?快走!”

  罗小吉:“这又是什么情况啊?”

  中年男人:“不愿意下来报到的,阴差们就要采取强制手段给铐回来了。走吧,到咱们了,进去吧。”

  罗小吉进了判官府内,便是一处大堂,大堂内摆有几张桌案,每张案后,均坐着个穿官服、戴乌纱帽的官员。每张案上,都堆满了许多卷宗,案前都站着一个魂。官员们全在翻阅卷宗,看上去都是挺忙碌的样子。看样子,这些官员就是判官了。

  罗小吉看见,刚才被铐进来的那个魂,正在受审,一个判官对那魂道:“许永彪,你在阳间时,贪赃枉法,草菅人命,为官一任,却祸害一方,本官判你先受火池之刑,而后入五等畜生道,来世为猪狗。若无疑议,便在批文上画押罢。”

  此时这个叫许永彪的大呼冤枉,求判官开恩。

  这判官突然“嘭”的一下,拍响惊堂木,威严喝道:“许永彪!休得造次!卷宗上都记得明白清楚,不得再狡辩!来人呐!带走!”

  这时过来一个穿着狱卒服的阴卒,架起许永彪,便带走了。

  那判官处理完这个许永彪,看了看罗小吉,道:“下一个。”

  罗小吉走到案前,交出路引,判官接过路引看了看,又拿出本簿子翻了翻。罗小吉心里有些忐忑,想着自己在阳间应该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吧?不知道偶尔宰宰客,多收个十几二十块的算不算…..

  判官翻完,对罗小吉说:“罗小吉,你阳寿未尽,回去吧。”

  罗小吉是又惊又喜,靠!这真的是死里逃生啊!

  判官又道:“老孙刚才喝多了,把你的阳寿二十三看成二十二了,就给你批了路引。你还有一年阳寿,明年今日,你再来报到罢。”

  这尼玛…..算是好消息吗?罗小吉颤颤道:“不是吧….二十三…还有一年….判官大哥,你再看看,是不是错了?”

  判官也不理他了,对后面的魂道:“下一个。”然后判官挥了挥手,一个阴卒便架起罗小吉往判官府里面走去了。

  罗小吉小心翼翼的问那阴卒:“大哥,这是去哪啊?”

  那阴卒道:“幽冥地府鬼门关,只有进路,没有出路。判官大人说你阳寿未尽,你得还魂回去,要走另外一条道。”

  阴卒把罗小吉架到一个厢房前,罗小吉看到这厢房门上挂着牌子,写着:“轮转藏”。

  阴卒推开厢房大门,里面黑咕隆咚的,啥也看不见,阴卒不由分说,直接把罗小吉给推了进去。

  进了这小黑屋,罗小吉只觉得好像是在坐电梯一样,飞速上行。

  “电梯”停了后,罗小吉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周围有几个穿白大褂医生模样的人。

  “复跳了!复跳了!”,医生们一阵叫唤,然后对罗小吉进行了一番检查,最后一个中年医生对罗小吉说:“行了,小伙子,你命大,没什么事了,就受了点皮外伤,等下去擦点药,交了钱,你就可以回家了。”

  罗小吉走出医院,云里雾里的。这是梦吗?也太真实了吧!

  这是市三医院,离他刚才被撞的地方不远。他步行到刚才那条街上,看见自己的车还停在路边。罗小吉走到车边,看见他车旁边蹲着个人,叼着根烟,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大叔,这大叔穿着件老款的中山装,梳着个中分,有点像电视里演的那些中统、军统的特务。

  罗小吉也懒得去打招呼,打开车门,准备上车。这时这大叔突然说到:“小伙子,你叫罗小吉,你刚去地府里报到了,判官说你阳寿还有一年,是不是?”

  罗小吉一听这话,惊着了。如果真是梦,这大叔怎么知道的呢?他关好车门,走到大叔跟前,也蹲下了。

  大叔递给他一支软白沙,罗小吉接过烟点上,说:“大哥,我刚才做了个梦,梦见….”

  “那不是梦,我下面有人,刚才正好就在你旁边”,大叔打断罗小吉的话,说:“进了鬼门关,还能上来的,不管是阴差阳错也好、命中注定也好,那都是万里出一的,就适合干咱们这行。怎么样,有兴趣吗?“

  罗小吉一脸疑惑:“咱们这行?是哪行?”

  大叔一字一句道:“阴-阳-督-司。”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