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文网
优秀文学小说推荐

诡弓全文在线阅读,诡弓小说免费版

小说:诡弓

状态:已更新99.54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1-11-24 22:43:57

简介:  昏暗的世界,空洞的生命,我的存在,还剩余什么?  又或者说,为了什么?  是那个游戏的世界吗?  在那里,是否拥有绚丽的色彩?  ——————————————————————————  喜欢的朋友请挪下鼠标,收藏和推荐,巷子这边谢过了。…

诡弓免费阅读

诡弓免费阅读第一章 盖你个失忆症

  灰暗的房间里,刚刚极限消耗体力的萧凡感觉全身上下都在以一种悲伤的频率跳动着。

  全身最大面积的贴着冰冷的地板也不能给予哪怕一点点安抚的作用,只是简单的进行着重复热传递的工作。

  疲惫的支撑起无力的躯体,用指尖抚摸着熟悉的地板,感觉了下自己现在所在的位置,萧凡拖着沉重的步伐,摸到了门的位置。

  温顺的阳光轻轻滑过窗户,随着微微的风飘进整洁而简单的大厅,熟悉的找到杯子的位置,萧凡轻轻的吞咽着杯子里的水直到杯子里的水光了,缓了缓自己的呼吸,然后缓缓的放好杯子。

  做个简单的个人清洁,萧凡无力的将整个身体丢在沙发上。阻止不了的悲伤疯狂而且迅速的淹没了过来,萧凡安静的承受着,因为他知道再多的动作来反抗也只是徒劳。

  摸出茶几上的烟,生疏的动作说明着萧凡只是个新的烟民,试了试火机与烟的距离,打火机发出沉重的闷哼,接着就是烟燃烧后嘶哑的滋滋声。

  轻吐烟雾,咽喉的刺痛帮忙分担着丝丝的痛苦,缭绕的烟雾慢慢的扩散着,最后消失,只留下淡淡熟悉的味道,淡淡的烟味仿佛介质般让记忆加速的冲击着抽烟的人。

  灭掉烟头,萧凡蜷缩起身体,双手紧紧的抱着膝盖,仿佛正在承受着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仿佛做错什么的孩子一般,萧凡记忆翻阅到小时候的那一张,一个小孩对着一个大人说着以后不哭的承诺,但是记忆中只有事情,却没有画面,却笼罩着黑暗,想着别人描述记忆时会出现在脸上的神情,萧凡的泪水再也止不住。

  把头深深地埋进膝盖间,不时传来断断续续的呜咽,再也忍不住一会便变成了嚎啕大哭,没有撕心裂肺,只是单纯的忍不住了,如同潮水绝提一般,直到累了,悲伤也停下了自己的冲击,任由主人就这样蜷在沙发上慢慢的睡着了。

  一缕轻风吹开盖住萧凡眼睛的刘海,一张清秀的脸上还留着淡淡的泪痕,略显苍白的脸上挂着因为睡着后才显得淡了一些的忧伤,轻轻弯着的眉毛仿佛在轻抚着脸上的悲伤,拥有温柔线条的鼻子下略薄的嘴唇,此时的它紧紧的闭着,似乎睡眠并不能使得它的主人轻松下来。

  混沌中,简单的线条慢慢的组合着睡眠东西,一条条的细线慢慢的拼凑出一张和蔼可亲的脸,矢量的脸却依旧显得有些模糊了,但却能够感觉到他的眼睛在看着现在无助的萧凡。

  感觉到有人看着自己,萧凡抬起了头,眼眶再一次模糊。

  “风叔……”

  萧凡努力的组合着一条条的细线,回忆着留在手上的记忆,回想着手抚过头发,头发下的额头,额头上有着几条皱纹,浓密的眉毛……直到下巴上的胡渣,但是以矢量组合而成一切依旧是那么模糊。

  萧凡不知所措的站着,一遍一遍的回想着,一遍一遍的控制着乖顺的细线,但是只要他一去注意整张脸庞时候,依旧是一张模糊的脸,直到一声叹息打断了萧凡现在所做的。

  混沌中的脸依旧模模糊糊的,随着叹息声的传来,一切都不重要的,眼前的就是相处了十几年的风叔,叹息声后整个混沌空间有恢复了寂静,就连萧凡自己的心跳声都停止了下来,萧凡站在那久久期待着声音的再次响起,但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你不是说你会一直都在的吗?你不是说要一直照顾着我的吗?一直照顾到给我找个美丽善良的女孩组合一个家庭的吗?你不是还要背着小萧凡和我一起去海边让他和我说说海的美丽宽广的吗?”

  “太多太多的事你都没有做完,而你就这样走了,但是现在你连话都不能再和我说下吗?你知道我最听你话的了,你知道的,你知道的。”带着哭腔的话语撕开了这寂静。

  萧凡在努力的忍着才没有哭出来,紧握的拳头没有痛感,或许是心中的疼痛压过了这小小的疼痛,掩盖在衬衫下的身体显得有些单薄,此时却在颤抖着,说明着身体主人在忍受着什么。

  他曾经和风叔说过不再哭的了,他害怕这一哭,风叔就会不高兴的抛下他,从此再也不理他了。

  “你不在的这几天我天天都准时起床,准时睡觉,仔细的叠被子,锻炼身体,还有你教我的盲人步,我天天都走好多遍,你喜欢的盆栽我都帮你照看的好好的,兰花已经开了,满屋子都是你说的幽香。”

  “每顿我都有吃三碗饭,顿顿都有你喜欢吃的鱼,饭后你再带我去散步,好吗?现在路上似乎有了点小变化,没有你的提醒我一个去的时候已经跌倒好几次了,还有一次差点找不到回来的路了。你最喜欢看的《三国演义》也快完结了,没有你的描述,很多地方都变得无味,我都不能好好的看下去了。还有……”

  萧凡不停的说着这几天的事情,大多的事情都因为少了重要的一员而变得不好,变得糟糕,萧凡甚至不敢停下来,仿佛一停下来,眼前的细线们留下一声叹息就会毅然的散去,融入无边的混沌之中。

  一声长长叹息止住了萧凡继续往下说,知道将要发生什么的萧凡紧张的瞪大着无神的眼睛,感受着这片混沌,一点都不敢放松下来。

  直到感觉到一只温暖而熟悉的大手轻轻的揉着自己脑袋,他才放松的闭上眼,熟悉的感觉让萧凡心头紧绷的弦稍稍的松了松,心头重新起了一股的暖流。

  “要好好的,好好的……”声音渐渐的远去,带着请求的语气,声音越来越弱。

  一股风再次好奇的跳动着,带起一丝的刘海,好像在轻抚着萧凡的额头,来抚去这些浓重的悲伤。

  醒来的萧凡再次紧绷起身体,努力的寻找着哪怕一点点的温度,至少这会让自己好受那么一点点,十几年前的自己也是这样子度过那段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的日子的。

  手表上轻轻传来了轻轻震动,摸了摸手表上的指针,漫长的一天已经到了快要黄昏的时候了,经过阳光洗礼的世界此刻都在轻松的呼吸着,并且舒展着自己懒洋洋的身体,它的毛孔在这一刻喷吐着自己的疲惫。

  萧凡洗了把脸,摸着镜子整理着自己现在的心情,试着微微提起自己的嘴角,只是他不知道镜子里面的那个自己笑的有点苦涩。

  做好准备的萧凡摸着门的把手,轻轻吐了两口气,这已经是这段时间他出门必须用到的动作了。

  “小凡,要出门呢,呵呵,张伯刚好找你点事,一起出去走走吧。”张伯是风叔之前学校的同事,平常也常到家里和风叔一起小喝点酒,打发着他这个年龄里不利索的时间。

  夏天傍晚的小区显得有些热闹,被工作或炎热的太阳困了一天的人们走出了有点沉闷的屋子,出来散去身上的疲乏和闷气,甩掉生活中的苦恼,发泄着工作上的不愉快。

  小孩们不顾汗水的嘻嘻哈哈,不知疲倦的玩闹着,老人们侃着自己现在日子是如何如何,有些阿姨说着小区里面的八卦事,总之什么事都满不过她们的,还有些和萧凡差不多大的人们打着篮球,发泄年轻时候多余出来的精力……

  在张伯的提醒下,有些心不在焉的萧凡总算一路无事的来到了之前和风叔一起常坐的位置,一根烟递到了萧凡的指间,这让萧凡愣了楞。

  “我可是个老烟民了,一天没两包就心头发慌,看你指间发黄就知道了。”说完点起了香烟,深吸了一口。

  “以前你风叔可是没有少劝我少抽些,还是一边抽着从我这蹭过去的烟一边劝我的呢,想起来还真是有点让人哭笑不得,现在这样倒还有些不习惯了。”

  这让萧凡点烟的手顿了下,嘴角又牵起了一丝的苦涩。

  “别这表情,张伯我可受不了,今天来就是和你说件事的,你要这表情我说不定会忘了怎么说下去了。”说着张伯俏皮的捏着萧凡的脸蛋,让萧凡一边的脸上扯出了点像笑的样子。

  张伯还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不过看着萧凡麻木的神情,似乎觉得没意思,停了下来。

  “好吧,这个样子勉勉强强吧,尽管我还是挺不满意的。”无奈的张伯这才放过萧凡那张白皙的脸。萧凡揉了揉被捏了的那边脸,继续等着张伯要说的话。

  “现在说事吧,老风走的当天我就得到消息了,因为有事情才晚回来了几天,我交代过那些家伙东西都不要动,他的遗物都是我来整理的,谁叫我和他最熟了。”说着他顿了顿,继续抽了口烟,示意了下顺便给萧凡也点了上。

  “其实老风这些年一直在找一个人,就是这张相片中的人了,相片中的女孩大概三四岁的样子吧,按老风的说的现在应该也十七八了吧,他说是她女儿,还好这女孩长的不像他,要不还真是……”

  “咳咳……跑题了,老毛病,人老了就是爱啰嗦,更年期症状,你可别介意。”说着还俏皮的揉了揉鼻子。接着把相片递到了萧凡的手上,萧凡轻柔的抚摸着相片,只抚摸到一个平面。

  “没事,张伯,您继续。”萧凡摸了摸相片,子摸到一个平面,又是一丝的苦涩。

  “刚说到哪了?瞧这记性。”说着还边拍着额头边嘟囔着“说到哪呢?”

  “相片的女孩不像……”有点木然的接着张伯的话,萧凡意识到了什么,下意识的又用手揉着眉毛,顺便用手挡着自己现在脸上的尴尬。

  “哈哈……哈……”不用说现在老顽童的张伯一定是不顾旁人奇怪的眼神笑得前仰后俯的。

  好不容易忍住笑的张伯在看到萧凡有点发红的脸时候又是“噗嗤”的笑了出来,直到好不容易忍住笑为止。

  “谢谢您了,张伯。”萧凡自然是知道张伯的用意。

  “靠,好不容易弄起来的气氛全部被你这句话捣乱了,好好的道什么谢啊。好吧,继续说事,刚说到哪来的……”

  “……”

  “不逗你了,老风说那是他的女儿,挺可爱的小家伙,我当时就说他怎么不去登个寻人启示什么的,那多快啊。说到这,你知道他为什么不让你叫他‘爸’吗?”

  萧凡摇了摇头,之前萧凡自己就有问过,在他眼里风叔确实是一个好父亲,但是风叔却希望萧凡以后不要再提这个问题,萧凡尽管不解,但为了不再让风叔为难也就没有再提起过这个问题。

  “他说他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可能是之前家庭的缘故吧,所以不愿意你称呼他‘爸’。这个我也就不好再问,他说什么不想再去打扰那女孩的生活,只是想知道她们娘俩的生活过的好不好,不好的话就暗地里帮帮忙,算是弥补一下,过的好的话这也能够让他安一下心了。你说这茫茫人海的,这样找个人哪有那么容易啊,这不还是没有一点音讯。”

  说着张伯轻轻的叹了口气,萧凡也不禁黯然。

  “这人还真就是死心眼,都怎么多年了,小女孩也长成大姑娘了,人脸上又没有刻字,说明是你的女儿,哪有那么好找的?登个寻人启示,找到了就说照片里小女孩长的漂亮,好奇看看长大了是什么样不就是了;或者找个托,说是像自己死了的侄女,想看看长大后是什么样子不就好了。”

  “说谎都不会,我都教他怎么做了他偏不,还怕什么打扰人家的生活,跟我同事一起这么多年,就算刺猬也变圆滑了吧。现在人就这样走了,一点责任心都没有。”张伯越说越是气愤,不知不觉声音都高了好多度。

  “还有就是你了,都变什么样了,卖烟的老李,拿菜刀的猪肉荣,近视一千多度的老赵都和我说了你现在的样子,还让不让人放心的,真想一巴掌盖你个失意症,也省得我们这群家伙为你操心。”

  “嘿,大嘴张你说我什么坏话呢?你怎么能带着萧凡抽烟呢,小心我叫那几个老家伙给你来个思想工作。”说着夺过萧凡的烟,本着不浪费的精神自己接着抽起了萧凡还没吸几口的烟。略尖又不失男人调调的声音,不用说就是张伯口中的老赵了。

  “我呸,小凡24了,你还管得着么?你是一见好烟眼睛就程亮程亮的,这拿烟的精确度还真高呢。小凡子,去弄两瓶茉莉清茶来,无糖型的,说半天嗓子都干了。”

  萧凡只能无奈的数着步子往小区便利店方向走去,张伯把不方便的自己差去买茶,不用说这两人又在给自己规划以后的生活。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